—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八)》【蛇院哈AU】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几乎丧失动力。心路历程是沉迷音乐剧。

    原来月更就有回复。那季更好了,年更也行。

————————

第八章 魔镜啊魔镜


时光慢腾腾地转,哈利日日夜夜沉浮在挣扎与背叛的感情中。他的沉默让人无法忍受,他的脾气变得暴躁粗鲁,即便是面对潘西和德拉科。不久,众人就齐齐背对他了。魔药课是最难过的。哈利和斯内普教授之间长出了条裂缝,他仍是在做力所能及的最好,但就是不对了。有人问过,哈利回避,拒绝,沉默。他们也没傻到去问斯内普教授本人。

“圣诞节要到了,期待吗?”

哈利看着潘西,耸肩,却也点了点头。圣诞从来不是他最期待的节日。组成部分有旁观达利拆开一座一座礼物山,做饭,打扫卫生和一些灰姑娘的活动。

“我猜。”

“我给你做了很棒的东西。”潘西小声地招供,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有些学生一早就回家了,公共休息室空旷地诡异。

哈利简短地笑了一下:“我确定自己会喜欢。”

“你还要跟着德拉科去他父母家吗?”

“据我所知。”

过去的两周,哈利和潘西聊得稍多一点,而不是德拉科。没发生恩怨,只是德拉科很爱多管闲事——也不是说潘西不是——只是……哈利感觉自己面对潘西更自在,对德拉科更有所保留。哈利合上魔咒课本,出于焦虑,啃咬自己的大拇指甲。他困。这三天他每晚被噩梦折磨。

哈利抬头,听见了振翅声,小小地对头顶盘旋回转的斑斓蝴蝶笑笑。他抬手去抓,直直穿了过去,手心隐隐刺痛。

“你真知道怎么让我开心。”

“不是我,”潘西回道,用超级吹宝泡泡糖吹出了个大泡泡。它大声破掉了,一只亮蓝色的泡泡飘摇向天花板。

“是我。简单的小魔法最让你着迷了,嗯?”

哈利往边上挪了挪给德拉科腾出空,抬起头。金发男孩坐下,哈利不老实地脚甩到了他膝头:“我童心未泯。”

德拉科嗤笑,戳戳哈利的脚踝:“所以,你要告诉我们你怎么了,还是要今年在恶咒中度过?”

哈利露出个歪歪扭扭的笑容,推了推眼镜:“我保证圣诞之前就没事了。只是一点事儿没想通而已。”

“很好,”德拉科挪到沙发另一头窝起来,他俩的腿缠在一起,踢了下哈利:“跟你住一起越来越难受了。”

当晚,哈利再次被噩梦惊醒。明亮的绿光和翻飞的黑袍在脑内重播。寝室里的黑暗使人生厌,他床周的幕帘在暗中如同橱柜的墙壁。感到难受,哈利换上衣服,穿上鞋子,去了公共休息室。

平时,这房间点着壁炉,一两个学生未眠。当它无人,黑暗,事物摆设似乎高大阴森起来,像是一排排不祥的指手画脚的人。阴影在舞蹈,被照进来的古怪幽光打断步子,窗外便是湖水还有一闪而逝的黑影。

第一次,哈利彻彻底底地后悔进了斯莱特林。

无法忍受了,哈利快步走过通道,到了走廊,爬上层层台阶。他选了人迹罕至的道,躲在物体和阴暗的角落,但愈发地,他对自己的能力自信起来,不会被发现的。毕竟,教师太少了,霍格沃兹太大了。

漫无目的,只是不想呆在森冷地窖,哈利去了图书馆。不提其它,他许是能找到扇有光的窗子和本书来杀死时间。他要到了,就听见微弱的脚步和低语。心跳上喉头,他躲进处无光的小壁龛里。

费尔奇的声音近了——他温和地跟诺里斯夫人聊‘那些美好的日子’,无论是什么吧。他似未觉这走廊中的响动,转身去了另一条。他的猫缠绵地呜叫,大概是闻到他了,但费尔奇告诉那生灵跟上,牠便踱步在他身后了。

当他的声音不可辨了,哈利长舒口气。他是多傻啊?当然有谁守在图书馆,那样的公共区域夜游学生不少去。为这愚蠢摇头,他寻了与管理员相反的方向,选了见到的第一个能藏身的空房间。若是知道费尔奇在此,便没理由四处游荡。

房间却不是空的。正在中央,柔柔地反射玻璃窗透进来的苍白月光,的一面全身镜。好奇这般物什在废弃教室里何事,哈利走上前,双眼无所事事地追寻自己的倒映。

直到有只手落在他肩上。

哈利跳起,扭身,去找那只手的来历。他见无人,回想之下也觉不出任何。他回望镜子,目瞪口呆。

没有见过照片,哈利不确定自己如何知道,但他就是知道,那是他父母站在身后,他的母亲的手搁在他倒映的肩上。他眨眼,万分惊奇,又回头,似是不知如何看不见他的父母站在那。无人。他凝视倒映,父亲母亲笑了,骄傲地笑了。

哈利伸出只手,指尖颤抖地碰到了镜面。也许这是扇传送门呢?镜子能照见死人吗?一朵小小的脆弱的希望在心中绽放。但他碰到了冰冷坚硬的玻璃,于是只好眨回泪。

他在收回情绪,镜里又出现了其他人。有些哈利从未见过,五官却是与自己相似。有些他一眼便认出——德拉科和潘西站在最前面,和他肩并肩,金发男孩将胳膊搭在自己肩上的姿态如此放松随意,哈利从不奢望在公共休息室以外的地方见到。德拉科的父母紧挨着,在他的父母身后。

每一个每一个都在笑,在挥手。对他。

哈利也轻轻挥手,擦掉固执的要溢出的眼泪。倒映德拉科翻了个白眼,玩闹似地敲敲倒映哈利的肩膀,即使真实的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妈妈的手收紧了,哈利,尽他所愿,想感受到那重量。

他部分想跑回寝室,摇醒朋友们,拖到镜子前。他部分叫嚷道留下永远不离开。它吵赢了。毕竟啊,没人会为半夜三更被叫醒感谢他。不是吗?

坐在镜子前,双手抱着膝盖。愚人般的安抚。哈利凝视,感谢这图画,诅咒这绝望。

***

哈利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凝视了多久,身后的响动揪出他的恍惚。此时第一缕晨光已穿过窗户。男孩急急扭身,理智全无地对无论谁发火,然后看到了斯内普,对地板上小小的身影睁大了眼。

在脑子行动前,身体站起来,哈利背贴虚无的慰藉,魔杖在手。“你想干嘛?”他嘶声,安静却一触即发。

斯内普无视他的话语,换到一个能看见镜面的位置,哈利想着或许他也能见自己所见。

“容我一问,波特先生,”斯内普的声音是他从未听过的安静,甚至是……干净。像是被抽出了黑暗与溃烂,“你看见什么?”

觉得自己似跌入梦境,哈利回首望向镜子。他自己挡住了他的朋友,但他能见到父母。詹姆斯·波特站得笔直而骄傲,威严又包容。莉莉,正好相反,笑得真是温柔,眼里的光芒暖洋洋的。是的,不是梦了。

“我看见到了我的家。”在末尾跟上个‘先生’的冲动无比强烈,哈利却闭紧嘴。不知何故,他感觉那能毁了此刻的微妙。

斯内普挤出点破碎的气泡声,哈利猛然明白过来那其实是声笑。苦涩悲痛的笑,多少年月前在不见天日地腐烂死去。

“你比我当年聪慧,”这人说,走至男孩面前,双眼落到镜子上,“你知道这镜子是什么吗”

哈利哽住,微微耸肩:“照出我们的愿望?”他豁出去了,毕竟,哈利知道自己所见正是自己所愿。

“差不多,”教授回道,他的手,像哈利一样抬起,也如此只碰到玻璃。却,似已让这男人满足了,嘴角滑过丝欢迎般的微笑,“它照出内心最深的渴望。最想要的,高于一切的渴望。”

有一会儿,万物无声。并不是说这真相哪里不得了了,他甚至还需要咽下口失望,因为它不是什么魔法传送点。最终,斯内普再次说:“你之前问过我,波特先生,我为什么想要你活着。”他的手在镜面上描摹,当哈利也看过去,他见到他母亲的手与这男人的重叠了。她的微笑柔软,甜美,还有谅解,“那就是,我们在这面镜子里看到了同一个人。”

挪出教授身前,哈利站到他身边,眼神在镜子和斯内普之间流转。镜中人影似都褪色,如若幽灵,直到剩下的只有莉莉,鲜明温暖带着笑意。“妈妈……”哈利喃喃道。

教授什么都没说,但他应该说什么的。他垂手,后退一步。最终,莉莉像其他人一样,褪色了,而后镜子里的倒映剩了斯内普和哈利。最终,这黑发男人看向了哈利。他的双眸,仿佛是第一次,柔软而近乎温暖。哈利有点想到,这让斯内普不太像记忆中可怖的蝙蝠样的人了,反而像个老友。

“许多人在镜子前迷失了自我,波特先生。我相信我们有倾向步入他们的后尘。走吧。”他宽大的手掌放到哈利背后,轻轻引领着这有些不情愿的男孩出了房间。

他们一起回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在他进去前,有份强烈的愿望使哈利猛地转过身去,凝视斯内普。

“先生,”他说,有点别扭,“寒假我不在这儿……但如果您不介意,我想继续接受您的指导。如果,”他的声音断了,被彻夜的感情侵蚀殆尽,“如果您不介意,当然。”

有那么一刹,斯内普将给莉莉的微笑给了她的儿子:“很好,波特先生,”他点头,“假期结束后,我在办公室等你的到来,时间照旧。”

并没有说再见,并没有尴尬的分道扬镳。却是有,却好像在说你好。两人转身,各寻各床。


*TBC*

评论(11)
热度(77)

2017-05-26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