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NAN】三无玩绳标小段子儿

@大泰迪的nutella与晕菜 
有心情会扩出个短篇。大体是早上棍把拿搞起来带他玩儿绳标。
想写双E电脑送去修了没大纲没中纲想写细纲想写双E好吧想写双E
有种自己这个月爬墙去了热圈的错觉。并不。热是一时,冷是一辈子。
————————

拿破仑在此站了有一会儿,目光凝在东方。那里的地平线在一会儿之前尚是寥寥微光。此刻彻底有了色调,柔柔地倾洒下某种冰冷明媚的金黄。他眯着眼,睫毛上似乎结了晨霜,于是入目之景皆无比闪烁。
“解释一下。”他对蹦上来的发光的阿尔诺说。对方今日换了常服,省去兜鍪和大大小小的皮包,腰上挂着把入鞘马刀。
“你是指我蹦上房顶还是指我把你丢在房顶。”阿尔诺怀抱大衣和外套,用它跟拿破仑交换了肩上的天青色外衣,接着无偿递出了灰色大衣。
“为何在早上把我拽起来连穿衣服的时间都不给从窗子就像你刚刚那样蹦了上来。”
拿破仑在冬天的风中穿戴整齐,戴上双白手套,问:“我的帽子呢?”
“介于你待会儿会有抱着帽子还是抱着我的烦恼,我帮你做了选择。”
“什……噢。”云层渐厚,连冷光都要逝去。
“像你之前很感兴趣的,”他点了点右手臂,“看起来要下雪了。”
拿破仑裹紧了大衣,并不想再展示自己的睡衣了:“要干吗赶——”
只见多里安一点头,揽过他的腰,跳下屋顶。他死死抱住他的脖颈,眼睛迎着第一批雪花,肺叶迎着第万缕冷风,在即将成为白色的巴黎上空飞荡。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要传到拉丁区呀。
***
“你还好?”
“……”
“再来一次?”
“……好。”

评论(11)
热度(25)

2017-04-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