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五)》【蛇院哈AU】

分级:T

警告:AU,斯莱特林!哈利,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Summary

哈利·波特发现了自己是个巫师,正在前往霍格沃兹的路上。在火车上,一个男孩儿找到了他。谁会知道简简单单一句话,一个姿势,能改变历史?


对不起江南,把他和抄袭垃圾放在了一起。

文笔是个甚东西,我去做了点儿谷歌百度知乎。总结出,它是一个能让作者“更好地讲一个故事”的玩意儿,而不是“讲一个好故事”的物什。完。呀,加上“可能会讲坏一个好故事”这条。于是,文笔可以盖住一些缺陷,但不能让一个烂故事变成好故事。

日常扯淡。还有谁能推点儿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

第五章 学点儿新东西


就这样练习了几个小时,直到斯内普来终止。大男孩看起来想抗议,但是教授严厉的脸和哈利累到不行的样子让他不情不愿地同意了。他整理好用具,恭喜哈利成了找球手。哈利只能给出大大的笑容,喘得说不出话。

感谢教授,他让哈利休息了几分钟,然后才领着人下了地窖。当斯内普示意他落座时,哈利不能更感激了。黑发男人走到书架前谨慎甄选,抽出了一本磨损严重的旧书。他将它递给哈利,男孩眨眨眼,打开了封皮。前头写了句谏言,纸张已经泛了黄,墨水褪色到无法阅读。他只能看出比起教授上课时在黑板上的字迹,这文字要秀丽得多。

“时至今日,这本书已经被淘汰了——内里的不少配方或是被改进或是被废除。即便如此,其对原料与相对反应的说明极为优秀,因此我们将使用这版。请从第47页开始阅读。”斯内普坐回他的办公桌前,拾起羽毛笔,从堆成小山的作业中抽出一张。

那瞬间哈利对书眨眼,然后对斯内普眨眼:“抱歉,先生,您是只想让我读这个吗?”教授看上去不太耐烦,不想重申自己的话,所以哈利迅速接道,“并不是说我为此不知感激,只不过,若是只需要读书的话,我在公共休息室或者寝室就可以做了。我不想浪费您的时间,先生。”他低头看那本书,不安地使手指滑过封面。很长一段时间,寂静无声,他最终抬起头,发现斯内普望着他若有所思。

斯内普移开视线,抬起笔:“那本书有一定价值,波特先生,而我并不相信在你与你的室友手中它能保持完好。“哈利张嘴就要反驳,更多是出于条件反射,但斯内普又说道,明显猜到了他的心思,“此举并没有半点针对你的意思,不过是长时间与未成年人共事下的经验教训。即便你足够小心,你的某些同学却不会谨慎行事。现在,请开始阅读。”谈话结束。

小小地耸肩,哈利翻到那一页开始读。这本书的讲解的确比课本上的好很多。有些他需要德拉科的帮助才能理解的东西,这上面都解释得很清楚。哈利几乎是趴到了书页上,不过在达斯利家待了多年,他早就练成了让观察对象不自知的本事,有那么几次,哈利看到斯教授在看自己。可那男人的眼睛依然难以琢磨,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感兴趣。

对一个段落眨了眨眼,哈利开始第四次重读,仍是不太理解。最终他轻轻地清了清嗓子引来斯内普的注意。男人抬头,一边的眉毛挑起,看起来不期待哈利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先生,为什么牛黄不能解除某些毒药的效果?那些毒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斯内普的表情微妙地不再那么不以为然了:“因为牛黄对毒剂的液态成分起到了吸收剂的作用。”眉毛挑得更高了,他想知道哈利能否理解。

“所以……如果毒药里头没有液体,牛黄就没用?像是佩妮姨妈用的除鼠药一样。”哈利咬嘴唇,希望自己的回答有点儿价值。

向前靠了靠,斯内普点头:“正确,波特先生。斯莱特林加五分,因为狡猾。”哈利雀跃,而斯内普,如果没错的话,看上去不那么冰冷了。然后他回去做批改了,哈利重新打起精神,回去做阅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哈利又问了几个问题,每次教授都只给一半的答案,让他自己想另一半。随着时间推移,哈利肯定自己会厌烦这种模式的,但现在却是很有新鲜感——一个成年人认为他有自主能力。

大约四点,斯内普终于抬头,告诉他他可以走了。哈利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训练过后那样坐了一段时间让他肌肉酸痛——小心地将书放到教授桌上。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先生。”他说得诚心实意。他现在能理解对了,即便只读了那本书的四分之一。教授最后眼神肃穆地看他一眼,点头。他往门外走,教授又说道:“下周六两点,波特先生。”

哈利转过去看他:“先生?”

他嘲弄似地挑眉:“你可是还没看完那本书。”

“嗯,没有,但我觉着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哈利耸肩。

斯内普面色晦暗,看得哈利不禁瑟缩:“我不做无用功。你会好好记住这点。”男孩因着害怕而不是理解点点头。

“两点整。”他便回去批改了。

有一瞬间哈利不知所措了。他只是点头,小声地说了句‘谢谢您’。若是教授听见了,他就是不加反应,所以哈利溜出门了。

当哈利回到公共休息室,德拉科和潘西、布雷斯一起快要写完作业了。他一边呻吟一边把自己扔进软乎乎光亮亮的沙发上。身心俱疲。他揉了揉太阳穴,又把眼镜推上额头揉了揉眼。

“可怜的哈利,”潘西柔柔地说,站起来去到沙发一头坐下,缓缓慢慢地往他那里靠,轻笑着见他把头放到了自己膝上,“头疼?”

 哈利点头,在她冰凉灵巧的手指抚上他脸侧笑笑,闭上眼长叹一声。

“我可以来点儿阿司匹林。“

“来点儿什么?”

哈利咧嘴,眼睛睁开条小缝缝瞅她:“麻瓜治头疼的药。”

“想让我们带你去医疗翼吗?”德拉科问,声音因为潘西的手有点模糊。她一双柔荑轻盖在他耳处,不温不火地揉弄。

“我不太想动,”哈利如实说了,笑着挖苦道,“不能让其他谁来吗?”

潘西咯咯笑了,哈利能感觉到她笑得花枝乱颤,自己也跟着笑了。

“噢你听上去可真斯莱特林。”她吻了吻他的额头,在他皱起鼻子时笑得更烈了。

“你造,”哈利慢慢地一点点地让自己躺得更舒服,眼睛始终闭着,在潘西揉捏自己脖颈的时候发出愉快的哼声,“我真不明白我被分来这儿的时候每个人都那么吃惊。分院帽从不出错对吧?”

“因为那个人,人们对斯莱特林有挺对偏见的,”布雷斯解释,“我认为他们觉得我们都有那个发展趋势。黑魔王格林沃德甚至不是霍格沃兹毕业,所以他们没法说什么。可神秘人是斯莱特林,做下了那些个事,我想现在他们觉得我们都一个鬼样子了。”

“我猜是因为他的很多追随者也是斯莱特林……”潘西的声音很低,几乎是在微语了,哈利觉着她应该是不想引起别人注意,“但他消失后,很多都进监狱或者叛变了。”

“叛变?”哈利疑惑。他睁开眼又眯起来去看她的脸,毕竟眼镜应该掉在他头发的哪里了,“比如谁?”

“比如我父亲,”德拉科的声音也就比耳语高一点儿,哈利发誓自己听到了里头的羞愧。

他点了一下头,他肯定追问下去了,要是不明白这话题的敏感。对他俩都是。他没说什么,在潘西回来继续按摩时卷了起来。

“况且,”布雷斯说,打破沉默,“他们约着是认为既然你的父母都是格兰芬多,你自然也是咯。”

哈利笑了笑,对揉走了自己头疼的潘西感激不尽:“这个,我不是我父母,对吧?”

“并不,哈利,”布雷斯笑着赞同,“你绝不是。”

***

“我简直不能相信你居然现在才开始写这个作业,”潘西一边盯着德拉科一边打哈欠,“更讨厌的是,你居然有脸拉着我和哈利陪你。”她激烈地指向哈利,他只是眨呀眨了眨眼。他并不介意,真的——这个点他还不睡的——但他觉得她不会为此高兴的。

德拉科讥讽地对她笑,挥舞着自己刚写完的天文课作业:“放宽心,潘西。这才刚刚到午夜。我知道你要睡你的美容觉,可你已经念叨了一整晚了。

怒视他,潘西推着德拉科的肩膀把他推得东倒西歪:“首先,是你叫我一起参与这种蠢到家的冒险,现在你还来埋怨我了?棒极了,马尔福。你的社交方式太高明了。“她的冷笑和德拉科常用的那种一模一样。

“伙计们……”哈利呻吟。他真是受够这两个人了——德拉科咕咕叽叽个不停,直到他们同意配他来写作业,而他和潘西一周前就写完了,现在潘西就时时刻刻发牢骚。不知是这样,他们还吵得越来越大声,宵禁早过了很久了。

“你们能至少小声点儿吗?”

两人齐齐瞪眼看他,一点儿都不在乎他的恼怒。在他们继续掐之前,一声安安静静的‘喵’传过来,于是三人齐齐惊恐地看着了诺里斯夫人站在那儿,尾巴一摇一摆就像在享受歹毒的愉悦一样。她叫了又叫,喵地愈发大声,很快他们就听见了费里奇拖沓冗长不稳的脚步声。

怕到叫不出声儿了,三人手忙脚乱地冲上最近的楼梯,上了一边儿它才开始转动。费里奇的声音现在更近了,慌不择路,这些一年级生跑进了面前一扇门,他们拿出一瞬交换了个惊魂未定的眼神,当即散开来各自找了个黑暗的角落躲好。

门开了,费里奇一瘸一拐地进来,和他的猫咕叨自己要对揪出来的学生做甚可怕事儿。哈利的手捂在嘴上,捂住呼吸,都不敢转头去看那个男人的位置。最终管理员放弃了,骂了几句,出了门。等了一小会儿,确保他彻底离开了,哈利松了一口气,从藏身处溜出来,看见德拉科和潘西也出来了。

现在他们放松下来,看了看四下,意识到自己在何地。潘西倒吸一口气,眼睛张大了:“这里是三楼!邓布利多说过不能进的!”

德拉科眼睛一亮,赞同地点点头:“是,对啊,嗯?来到处看看吧。”

“你疯了吗?”潘西嘶嘶嘶,“你听到校长了!他说过我们可能会死得很惨!”

对她的惊慌失措,德拉科嗤鼻:“噢得了。那种人都是脑子有问题的。况且,无论这里有什么东西,价值一定很高。谁会无故把什么地方列为禁地啊,除非藏着很有意思的玩意儿,”他的灰眼睛闪亮亮,“也许他们藏了什么宝藏呢。”

潘西不舒服地哼唧,两人都看向了哈利。他根本没有在什么黑漆漆的或许很危险的走廊里胡乱戳唧的欲望,可每每他不赞成德拉科时,另一个男孩眼睛会黯淡下来,神情失落又爬满了不屑。最终,哈利耸肩:“到处看看而已,不打紧的不是吗?”

他得到了德拉科的笑容和潘西的怒容。金发男孩跑向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他试着拧门把,纹丝不动。他的眉头皱起,神色又忽得亮了,心情愉快地抽出魔杖。他回头对着跟上来的潘西和哈利:“我见我父母用这个用了一百遍了。”他冲着门抖了抖魔杖,谨慎地说‘阿拉霍洞开’。锁头喀嚓了一下,德拉科大力地推开了门。

长着三只头颅的大狗算是哈利最意想不到的玩意儿了。那生物本来在睡觉,但门响声叫醒了牠,于是牠不友好地对他们展示了自己的狂吠和有力的大嘴,中间的脑袋喷出的涎水直直飞了过来。三人尖叫,德拉科在慌乱中把哈利敲倒了,他和潘西从门钻回走廊。狗的脑袋齐齐咆哮,牠的爪子踏在活板门上,要不是哈利躺到在地肯定是看不见的。他爬起来够到了门,甩到了大狗脸上。

大口喘息,他刚转身就被死死抱住。德拉科很快放了手,开始上摸下索:“牠怎么你了?你受伤没?”没找见伤口,男孩呼气,站开了,潘西接替他紧紧抱住了哈利。

“梅林啊,太可怕了!”她在他耳朵边儿大叫,哈利压下了捂住耳朵的欲望点了点头。

惊魂未定,一年级生们迅速地下了地窖,还好没再撞上什么麻烦。他们一进公共休息室,德拉科就夸张地瘫倒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坨天文课作业。

哈利倒在椅子上,还是浑身发抖:“那是个什么东西?”

“三头犬!”潘西打抖,“野蛮至极,牠们。歹毒恶毒残暴。谁决定的把那东西放到学校里是个好极了的主意?”

“校长,很明显,”德拉科说,脸埋在抱枕里声音模模糊糊。他抬起头来看向两人,“我都说了他是个疯子。”

耸耸肩,哈利回答:“不一定。”他简单说了下自己发现的那扇门,德拉科的眼睛重新亮起来了。

德拉科坐直了,把落在眼前的浅色头发拨走:“我就知道他藏了东西!”

潘西恨铁不成钢地把他按回去:“没门儿德拉科马尔福!你的白痴点子今晚差点把我们都搞死。”她转身要回寝室。哈利还不想动,眼神描着壁炉上的浮雕。其中有只很恐怖的巨龙,他模糊地想着海格说的祂们被‘误解’了是不是真的……

等等。

“潘西!”他坐起来叫道,“还记得我说过,海格从被抢劫的那个保险库取过包裹的事儿吗?如果那里藏的是那东西呢?”

德拉科在沙发上瞅他:“那个包裹多大?”

耸耸肩,哈利用手围了个圈:“大约这样?”

另一个男孩呻吟:“就这样?呃,真是半点都不值。”

潘西正相反,看上去很感兴趣:“有道理,”她念叨着,眼睛没有焦距,“也许海格能知道点什么,毕竟他去取的。”

“没错,我们该和他谈谈,”哈利点头,开始有了主意。这真是个谜题,就像他偷看的他姨妈的小说里一样。潘西和德拉科看上去都鄙视要和巨人谈话的点子,却没反对。

今夜于此落幕,三人各回各床,哈利梦中龙与地精共舞。


*TBC*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