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三)》【蛇院哈AU】

分级:T

警告:AU,斯莱特林!哈利,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Summary

哈利·波特发现了自己是个巫师,正在前往霍格沃兹的路上。在火车上,一个男孩儿找到了他。谁会知道简简单单一句话,一个姿势,能改变历史?


前几章翻太快了真的。我能一小时一段也能一小时两页。所以这次慢慢来。不,其实是因为电脑送去修了,于是这章手机翻的。我要告诉你们,作者简直是把before当and/and then用的。所以继adverb后,before成了第二个我最讨厌的玩意儿。

噢对了说一下:我是妄想鼠,用的时候请取最后那个字儿,怎么组合都可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

第三章 搅啊搅起来 



当哈利回到公共休息室的时候,里头已经热闹成一片了。有人打牌——会爆炸的那种——也有人摆开了棋盘。哈利走了走看了看,无视掉高年级生投射过来的视线,往寝室的那条走廊过去,想好好睡上一觉。将自己世隔绝。

他进到寝室,德拉科早就窝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盖上了被子读书。他抬头时哈利找到了自己的床,正换上睡衣:“不喜欢人多?”

“感觉不受欢迎。”

“他们会欢迎。”

德拉科继续看书,哈利好奇:“你在看什么?”

“《血亲兄弟:我在吸血鬼中生活》。”

哈利眉毛挑起:“吸血鬼呀?”

德拉科点头,微微笑:“对啊。我爸见过只。其实我也见过。就是当时我四岁,所以不记得了。”

“帅。我小时候干得最厉害的事儿只是九岁时为了躲我表哥,爬上树然后掉下来摔断胳膊而已。”

“躲你表哥?你干什么了?”

“他打断了我的鼻梁,第四次了。所以我狠揍他的肚子,还吃掉了他的纸杯蛋糕。”

“你表哥弄断了你鼻梁四次?”

“六次,事实上。还有断过三根肋骨。以及脑震荡,他把我推下楼梯的时候,”他说完这句后住了嘴,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低下眼盯着床单,紧紧咬着嘴唇,“别在意我说了什么。”

“哈利……”德拉科把书放到一边,爬下床,坐到哈利的床边,“除了这些呢?”

哈利小小地耸肩:“一些事。我……我不想说。”

德拉科几乎不可见地点头,站起来。哈利看着他离开,感激他没有想要拥抱他,或者吐什么陈词滥调。德拉科回了床上,哈利从一摞课本里抽出《神奇动物在哪里》读。

这一周就在奇幻的魔法和走廊中度过了。分辨出自己身处何方,下节课的教室怎么走跟哈利想的一样难。值得庆幸的是和其他一年级相比,他们没遇上太大问题。

当周五到来,斯莱特林新生兴奋极了。这是他们第一节魔药课。高年级可是讲了不少不着调的故事,就算只有一半是真的,凭教授对自己学院的偏爱,魔药课也会足够有趣。

哈利似乎是唯一一个不对所谓偏爱感兴趣的。像他之前跟教授说的,这种影响力飘渺。他宁愿因为课业优秀拿分,而不是因着袍子上的徽章得分。归根结底,他们是来学习的不是吗?

他们聚集在教室外头,听见某人大喊:“马尔福!”然后罗恩·韦斯莱推开了人群站到金发男孩面前,“你居然敢?”

“我敢什么呢,韦斯莱?”德拉科拖长了调子,马尔福继承人模式全开。哈利翻了个白眼,不知怎么已经习惯他这样了。百分之九十都是装出来的。

罗恩夸张地指向哈利,几乎打到这瘦小男孩的脸。哈利退步,吓到了,但是红发男孩没注意到。

“你带坏了大难不死的男孩,就是这个!你究竟在火车上做了什么?应该是什么黑魔法吧。”他的蓝眼睛对德拉科眯起,仿佛这样能把他拆开,看穿他的鬼把戏。

哈利被惹毛了,插到两人中间。他的绿眸子死盯着那男孩喷火:“他除了对我好什么都没干!走开罗恩!”

“但是哈利,”罗恩张大了嘴,“你怎么会说那种话?他是个假惺惺的斯莱特林。”

指着外袍上的院徽,哈利愈发不快:“以免您忘记了,我同样是斯莱特林,所以小心您的言行。”

他得到声讥笑:“好吧你现在是,但不该这样的。你是活下来的男孩!你应该进格兰芬多!”

有那么一会儿,哈利凝视他,道:“但我喜欢斯莱特林。更何况,我们被允许换院吗。”

“当有生命危险的时候,”那个褐发女孩——赫敏?——在后头说道,“《霍格沃兹——一段校史》里写着。”

轻轻地耸肩,哈利说:“好,我想这就是了。我并不处于危险中,如此我猜想自己只好做名斯莱特林了。现在,若您对我的朋友再友善些,我会很感激,”他后退一步,站在德拉科与潘西之间,“不能因为他们属于斯莱特林,您就厌恶以待。”

罗恩看上去对这大反转疑惑极了,他正想开口回应,就有人清了清嗓子。一年级统统不看闹剧,转向教室门口站着的斯内普教授,他看上去很是不耐。不过,他的眼眸牢牢地盯在哈利身上,似是沉思了千万。也并非哈利有十足把握能知道这男人都在想什么。

“要是诸位完整落幕了,就都进来开始此次的课程,”斯内普不再看哈利,转向了罗恩,“啊,又一个韦斯莱。诽谤同学,格兰芬多扣五分。”这男人而后转身滑进了教室,身后跟着大部分的学生。哈利在他后头蹙眉,他这样的扣分方式不公平了。他抱歉地看了眼罗恩,那男孩看起来愤怒至极。他在哈利和教授之间来回看了几遍,显然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终换上一副阴沉样子。罗恩对哈利点头,接受了他的无声道歉,找了个位置坐下,盯起了斯内普的后背。

一上课,教室四周的蜡烛就亮了不少,至少到了可以支持书写的程度。学生们摆开文具课本,斯内普则开始了演讲。讲完后他转向哈利,眼神强烈。

“波特先生,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哈利脑内纠结了一会儿,灵光一现,想起与其他学生一起做的预习:“呃……是什么安眠药,对吗?效果很强的那种。一……剂生死水?”

斯内普的表情更加强烈了,若是真的的话,哈利强忍住躲到桌子底下的欲望。他只想着能让地窖把自己活吞下去。在这种地方,说不定呢?也许他能走运。

“不完全对,恐怕。是一生死水,”他停顿,“若我要牛黄,能在哪里找到?”

哈利绞尽脑汁也记不起牛黄是什么,但因为产地太有趣了他反倒记住了:“呃,牛胃里,先生?”

“正确,“教授可以说是轻快愉悦地答道,他嘴角扬起了一个放在任何人身上都能叫微笑的弧度,“那么,舟形乌头和狼形乌头有什么区别?”

喉结滚动,哈利摇头:“我……我不知道,先生。”他的脑子飞速运转,眼睛看着斯内普试图想起什么。教授的表情让他察觉到了什么。那人面色揶揄。这……是个陷阱。哈利蹙眉,脑袋一歪:“有区别吗,先生?”他在赌,只能赌了。

斯内普深呼吸,视线从没离开哈利的双眼:“并没有。他们,事实上,是同种植物的不同称谓。斯莱特林加十分。”他转身不再看他,德拉科跟着他的动作跳了一下,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大大的笑容。哈利熟悉他了后,便知道他笑成这样实属罕见。他回报一个同样的笑容,缩了缩脑袋。

剩下的课是在处理恶心渗人的材料和教授极少的指导下度过的。临近下课时,在德拉科的帮助下——他挺擅长干这些的——他们熬出了一锅接近完美的药水。潘西,正好相反,正怒视达芙妮,那女孩事不关己地盯着前方,而她们的坩锅徐徐飘着黑烟。她转头跟哈利对上眼,用嘴型说'下次我们一组'。哈利内心有点小骄傲。

从来没人愿意跟他一组的。这感觉真好。

他们收拾好东西要离开时,斯内普慢悠悠道:“波特先生,若你能留一会儿。”哈利紧张地点头,担心自己是不是惹麻烦了。教授说他名字的语气总让他觉得自己做了错事。他悄悄对德拉科摆手,对方说会在外头等他,然后走到讲台前。

“先生?”

一时半刻,斯内普仅仅是看着他,几乎如同他第一次见到哈利般。然后他眨了眨眼,好像回到了现实。

“我很高兴你懂得课前做预习。为我们学院树立好形象,”他的表情似是在考量什么,甚至脑袋微微歪到一侧,“基于你是我院为数不多的没有魔药基础知识的学生之一,我愿意提供一个机会使你不落后于同级生。因为你个人而拉低斯莱特林的平均分着实惋惜。”

哈利睁大了眼点头。德拉科讲过魔药大师的意味,有机会与一位共事能带来巨大的好处。

“非常感谢您,先生。”他回答,站直了身子想配得上教授正式的语气和用词。

“非常好,波特先生。明日两点我的办公室见。小心不要迟到。”

再次点头,哈利几乎在尖叫了:“是的先生!”他小跑出教室去告诉德拉科。

他们往大厅走的时候哈利说了来龙去脉。德拉科的表情有些苦闷,对于哈利说的斯内普决定教导他的事儿只是短短应几句。

哈利被罪恶感蚕食了——他能有这样的机会一点都不公平,不是吗?应该给别人的,比如德拉科,他有天分又有热情。缩起肩膀,哈利小声说:“对不起。”

“为什么?”德拉科问,嫉妒被困惑小小地冲刷走了。

耸耸肩,哈利模模糊糊地往他们来的方向示意:“如果我们现在回去,斯内普教授说不定能让我们换换。”

德拉科迷茫地盯着他:“你在说什么呀?”

“辅导的事儿。我相信斯内普教授更情愿辅导一个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人。我可以看书自学的,就像其他麻瓜孩子一样。不是什么大问题。“

睁大了灰眼睛,德拉科歪头:“你不想要那些课程吗?”

哈利耸肩:“想吧,我猜,但你真的很喜欢魔药,所以你应该更想要的。”

有一瞬间,德拉科看上去在思考这个主意,但他摇头:“不要,斯内普教授问的人是你。要是我们试图互换他不会高兴的。更何况,他选你是有理由的。即使是因为你跟不上其他人的进度。”德拉科高高抬起鼻子,但他是在笑的。哈利面色一亮,拿肩膀撞他,金发男孩夸张的“呃哼”一声,把自己丢到了一边,像是被什么大东西撞到了一样。他们走进大厅,德拉科迅速开启马尔福继承人模式,全然无视掉正翻白眼的哈利。

吃午饭时第二波猫头鹰来了,哈利从德拉科那里拿走预言家日报,打开看了看放在头条的古灵阁被窃。虽然是这周开头的事儿,媒体却是乐此不疲。哈利顿了顿,放下报纸:“柒壹叁。”

“嗯?”潘西从魔法史课本里抬头,放下手中的火腿三明治,“你说的什么?”

“被抢的那个保险库。不过是……”有几人看了过来,哈利住嘴,漠然地耸肩,向潘西眼神示意他待会儿再说。她点头,调头看书去了。

“啊妈妈来信了!”德拉科愉快地拆开信封来读,“希望你一切顺利……爸爸爱你……爱心包裹……哈!”德拉科使劲儿拽哈利的袍子,他靠过来才松手,“我妈妈说她希望你能在斯莱特林交到朋友,还有在霍格沃兹开心,还有下周会送东西来。她希望我们做超好的朋友。”

哈利都要发光了。同学父母的夸赞闻所未闻哎!朋友,被马尔福的家人接受,单单被喜欢这一点就奇妙极了!

“我希望能见见她。”

“唔,我圣诞假会回家。如果你不回家的话,我可以问问你能不能来。如果你愿意。”

圣诞节还遥遥无期呢。哈利不敢相信他们居然计划得那么远,不过他点头:“我很想去。谢谢,德拉科。”

德拉科张嘴要说些什么,可格兰芬多那边的巨响让他转过头去。一名男孩被冻在椅子上,魔杖在手,栩栩如生。幸好看上去只有一个受害者,不过桌子上有什么东西在冒浓烟,那个头发乱蓬蓬的女孩和那个韦斯莱一边咳嗽一边想把烟扇走。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咬下自己的三明治,从哈利那里抢回报纸。

“下午是飞行课,你激不激动?”

哈利在往布雷斯的方向看,他塞了满嘴鸡蛋沙拉三明治。哈利想了想,有点紧张地笑笑:“激动。不安。更激动就是了。飞行……似乎……似乎不太可能。”

“飞行棒毙啦!我妈夏天的时候给了我人生中第一把扫帚,没有比这更放飞心情的啦。”布雷斯咬了口三明治。他经常讲自己母亲——因为继承了所有过世夫婿的家产而异常富有——还有她又给他买了什么。要不是听得多烦了,哈利肯定自己会嫉妒的。

一架纸飞机绕哈利头顶两周,降落在桌子上。哈利好奇地打开,里头是打着卷儿的乱糟糟字迹,写着:罗恩就是个死鬼啦,但我们还跟你好哟!F & G。P.S.我们会和他谈话的。哈利微笑,看了看格兰芬多那边,弗雷德和乔治齐齐对他竖起拇指。他小声笑了,感激地把纸条塞进口袋。

“哈利,你头发怎么了?看上去跟德拉科一样。”

哈利看潘西,眼睛翻上去看头顶,看到了刘海。确实是德拉科那样的米绸色。他喷笑,瞧见格兰芬多那头弗雷德和乔治咯咯咯个不停。

“别担心伙计!”弗雷德叫得整个大厅都听见了,“只有十分钟!”

“我们猜的!”乔治也叫。

哈利翻白眼,脸上却在笑,他真的感到开心。虽然很蠢,他觉得,被恶作剧时高兴——可是另一个学院做的——没有恶意,还挺好笑的。

“你觉得如何?”哈利轻轻地推了推德拉科的肩膀,“觉得我做好马尔福家的准备了吗?”

德拉科手托着下巴,仔仔细细心无旁骛地研究哈利的脸。

“我不清楚……”他沉思了一会儿,“样子上是够了,而且你是斯莱特林,加分……但是眼镜我不确定。马尔福毕竟都是完美的,”德拉科坐直了,从哈利鼻梁上摘下眼镜,叠好了谨慎地放到一边,哈利甩了甩头发眨眨眼,“完美。”

哈利眯起眼,试图分辩出模模糊糊的一坨德拉科:“除了现在我看不见了。”

“来。”德拉科拾起哈利的眼镜,轻轻地放到他的手里。

哈利戴上,揉揉眼等视线聚焦。他对德拉科笑笑,摸摸自己头发,有点好奇自己看上去什么样,头发苍白翘起,极不马尔福地散在脸上。德拉科做了个鬼脸,然后自我厌恶了下,回去看报了。哈利吐舌,对着三明治咬下去,等待着最终的翱翔天际。


*TBC*

评论(26)
热度(120)

2017-04-14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