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二)》【蛇院哈AU】

分级:T

警告:AU,斯莱特林!哈利,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Summary

哈利·波特发现了自己是个巫师,正在前往霍格沃兹的路上。在火车上,一个男孩儿找到了他。谁会知道简简单单一句话,一个姿势,能改变历史?


不,不是日更,不用妄想了。想摸鱼,这章少,就这么简单。说起来Snape其实挺难翻的,语调特别优雅。以及英文的对白格式真的折磨死人啊。

来吧闲扯几句,诸位要是有写小黄文或者想写小黄文的,打个商量,别用RB,DD这种词可以吗。低俗,写得再好也低俗。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

第二章 分呀分清楚



孩子们爬上古老蜿蜒的台阶,到了城堡大门前,而后他们在引领下穿过前厅,被交与到一名不知姓名的女巫手中。她跟海格做了短暂的交谈,之后海格就离开了,让紧张不安的一年级新生和她单独呆着。她开始领路,新生们抢着跟在后头。她欢迎他们,又介绍起学校,带着新生往弯弯曲曲的楼梯上走。终于在一扇门前,她说了下四个学院,就叫他们等着,自己进了大厅。


哈利紧张地四下张望。他不确定自己会去哪院。他记得德拉科说过他想进斯莱特林,同样记得海格说神秘人也是那个学院的,说斯莱特林是黑巫师的据点。可德拉科不像黑巫师啊……

  

在他能做决定前,等待的孩子们中有个之前和他一起进站台的红发男孩推开其他人到他面前。他睁得大大的蓝眼睛盯着哈利,眉毛轻轻皱起。

  

“在车站时你为什么不说自己是哈利·波特?”他问。

  

不安地咽口水,哈利的眼睛往周围投去,那些新生当下都激动地互相低语。他身旁,德拉科身体僵硬,不着痕迹地从一副随意姿态换到了个优雅又高傲的姿势。金发男孩儿眼睛看着这个陌生人,注意力却在哈利身上。

  

“那时实在没时间。”他含糊道,后退一步。

  

那男孩儿跟着他,贴得更近了:“你该和我坐一起的,兄弟。毕竟我们上火车之前就认识了。”他似乎很友好,伸出手来要跟他握手。可他不拘小节又热情得惊人,就有点像从黑漆漆的房间里出来紧接着拥抱太阳了。

  

“罗恩·韦斯莱,我的名字,顺带一提,”他对哈利面带微笑,又在往他身后看去时满脸阴沉。哈利转头望向德拉科,发现金发男孩带着厌恶的表情,“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你是马尔福,对不对?”

  

“正确。”德拉科慢吞吞地拉长了调子说。他的姿态跟在车厢里时截然不同,着实令人惊讶。

  罗恩的脸愈发阴沉:“我爸警告过我。他说马尔福都是黑巫师,从古至今。你该小心他,哈利。”

  

皱眉,哈利站远了,靠近德拉科:“德拉科一直对我很友善。我不喜欢你那样说他。”哈利几乎感觉到德拉科实体化的得意了,但决定还是待会儿再提。他对罗恩瞪眼,那男孩儿看上去哑口无言,有点被冒犯到了。他似乎想抗议,正好此时大门打开,一个面容严肃的女人瞧进来。她自称麦格教授,速速把他们赶到大厅。

  

长桌子边坐满了身穿黑袍的学生,他们的目光都去了一年级新生这里。哈利试着缩起身子,可是德拉科在注目礼中兴奋起来,挺直了脊梁,催促着哈利一同快快往前排走。

  

麦格教授跑到最前头,站到放着顶脏帽子的凳子旁。有一会儿哈利在想他们要玩什么把戏,然后帽檐裂开了,开始放声歌唱。

  

那首歌应该是关于分院的,介绍了四个学院的特点,但哈利满脑紧张激动,几乎是没听。它一唱完,学生们就礼貌性地鼓掌,随后麦格教授抽出张名单开始读。


  第一个上去的是阿伯特,汉娜,一名娇小的扎马尾辫的金发女孩儿。她进了“赫奇帕奇!”。一个接一个,学生们被分着分进了四个学院。当格兰杰·赫敏被叫道时,火车上那个头发乱蓬蓬的女孩跳到前方,眼看激动到要爆炸了。分院帽用了一小会儿把她放进了格兰芬多,她笑容大大的,蹦蹦跳跳去了欢呼雀跃的餐桌。德拉科很快就上去了,帽子几乎是刚碰到他的头发就把他扔进了斯莱特林。

终于,到哈利了。他缓缓走上前,犹犹豫豫迟迟疑疑。他坐到凳子上,戴上分院帽。挡住了大厅中所有人的窥探。

哼嗯……你是个有趣的孩子,波特先生。他听见。哈利的眼睛往上看,意识到是分院帽在说话。就在他脑子里。让我们来看看。优秀的头脑,毫无疑问。有点紧张,完全在预料之内。看上去你渴望证明自己。那个混血论调让你很在意,我明白了。还有……哦,这是什么?你真的非常有潜力,波特先生,而斯莱特林一定能帮到你。

他脑海中闪过海格的话语,这让他皱眉。他不想加入黑暗阵营。噢不用担心。没有哪个学院是单纯的恶,波特先生,抑或是纯粹的善。毕竟人人各走各路。这让他稍稍安心了。那么,听上去我们有结果了。祝你好运。“斯莱特林!”

万籁俱寂。

哈利摘下帽子,递给麦格,她木然接过,震颤中死盯着他。哈利走向了德拉科的那张长桌,每迈一步肩膀瑟缩一点。当他走到一半,德拉科站起来,用力地鼓掌。

就像打破了什么魔咒,斯莱特林们都开始鼓掌,开头很小声,而后愈发热烈。德拉科往旁边让开,哈利就能做到他身边,黑发男孩儿给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很长一段时间,麦格站在那里,长在那里。她转头张望身后全员到齐的教授,然后清清嗓子,念出下个名字。慢慢地剩下的新生各有所归,哈利看向教师席,瞧见了海格。他察觉到他的视线,大手弱弱地挥了下,冲他微笑。哈利放松了一点。哈利发现有个教师在和之前破釜酒吧遇见的洛奇教授交谈,那男人话说道一半就住嘴了,坐得更直了些。

“德拉科,你知道那是谁吗?”

德拉科扭头——他刚刚在跟布雷斯聊天,顺着哈利的目光看去:“那是斯内普教授。他教魔药。我们的院长。”

哈利微微点头,眼睛在那人身上,他又跟洛奇说话去了。疼痛突然袭来,像是把火焰顺着脊椎烧到了额头。哈利不住眨眼,小心翼翼地碰自己的疤,害怕它是不是突然流血或者开裂了。

“你还好吧,哈利?”

德拉科的声音让他从这种茫然的状态中挣脱出来,他看向了金发男孩。他点头,含糊应了声。不很久,火辣辣的疼痛消失了,哈利转而聆听起邓布利多的演讲。他说了几个不知所谓的词语,他们的碟子就突然装满了烤鸡、土豆、和肉汁。哈利依然很饿——火车上吃的零嘴不太填肚子——他想着矜持一些,却忍不住胡吃海喝起来。

“所以,”德拉科问,端着盘子等沙拉自己跳进来,然后倒上酱料,“和麻瓜一起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我只知道这些。他们没有魔法,所以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要不然就是有机器帮他们干。他们……”哈利停顿了一下,豌豆和胡萝卜把自己挖到了他盘子里,“机器就是……一些帮助麻瓜干他们不能自己做的事的设备。比如洗衣服,或者长距离通话。”

“好奇怪啊。他们不用扫帚飞路粉之类的吗?”

哈利不知道飞路粉是什么,但他不会在一桌知道那是什么的人面前问:“不。他们有汽车和公交车,还有火车,还有飞机。”

“麻瓜都干什么?我是说,做什么工作?”

“我姨夫给家公司做工,坐办公室的。怎么了,你父亲都做什么?”

“他不工作。他给圣芒戈跟魔法部捐钱跟时间。”

“什么和什么?”

德拉科先吃了几大勺沙拉,喝了些南瓜汁,这才开始闲扯魔法部的事儿。它是什么,都做什么,还有为何——在他看来——有时候挺蠢的。

谈话进行得异常顺利,一年级生,偶尔也有高年级的讲自己的故事,每每停下来给哈利解释些名词。高年级在解释的时候总不太耐烦,不过也许因为他是哈利·波特,也可能因为他坐在德拉科旁边,明显他的家族很有威望,他们并不抱怨出口。

终于,晚餐接近尾声,斯莱特林被领着下到地窖。还是有段距离的,哈利担心他自己一个还能不能找到路。德拉科和潘西似乎都没有这种烦恼,在一边愉快地聊天,但是哈利观察到布雷斯·扎比尼正谨慎地记下每个转弯,如同生死攸关般。

他们最终来到一面墙前——在哈利看来是面足够普通的墙了,要是放在当前这个挂着移动壁画和按着传送门的地方中的话,但一个年长的学生——他戴着代表级长身份的徽章,大声道‘火灰蛇’,一条通道就出现了。

当他们进到公共休息室,新生们不约而同地为华丽的复古装潢惊叹,还有那些窗子,外头能见到鱼群穿梭——很明显他们正在黑湖底下。

在他能好好打量这房间前,哪里传来脚步声,斯内普教授随之出现,黑袍子夸张地在其身后飞舞。他穿过扎堆的学生们,直到找到一个能让所有人视野不受阻的地方,清了清喉咙。

“欢迎来到霍格沃兹。在诸位就寝前我有几句话要说,若无人介意。一年级生们,我得指出几条……规矩,望你们谨记。当你身处学校地界,一举一动即代表整个学院。意为,任何打破校规,等其它愚蠢行径,不亚于败坏全体,包括我本人。”最后那句话厉声而出,新生们的眼睛睁大了,有些惊惧,“同时,级长将尽力方便诸位出行,但切记不止你一人需要援助。”他漆黑的眸子扫过德拉科,让其微微僵硬,又搁到哈利身上。他对上教授的双眼,随之缩起脖颈,手指紧张地纠缠起来。停顿,斯内普等他们细细捉摸,而后点头。“很好。我在此祝你们在霍格沃兹的生活顺利。啊,波特先生,”他拖长腔调慢吞吞地说,如同这词在他嘴中留下了如何诡异的味道,“几句话,若你愿意。”

哈利吸气,点头,跟着教授出了公共休息室,进入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据其中的桌椅和书架判断,这是他的办公室。

“是,先生?”他问,几乎没从喉咙眼抠出声音。这个男人只能说是令人生畏。

“我单纯想警告你,波特先生,你在外的名声在这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好用。鉴于我不希望面对你四处张扬的后果,现在我便告诉你。不要,那样做。”

他确确实实不解了,哈利看着他:“我为何要那样做呢,先生?”斯内普对他眨眼,看上去有些疑惑他怎么会问这问题。当他开始皱眉,哈利继续又说道:“要是我试图用我的……名望来驱使他人,他们也只会因为……好吧,因为一个空名头这样要求了。这样够清楚吗?”他停顿,眼睛往下看,再抬起,“我不想他们因为我是大难不死的男孩才喜欢我的。一个月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我希望他们喜欢我是因为我争取到了他们的喜欢。”感到尴尬,他耸肩然后缩了下身子。他说的太多了。这是他很长时间里第一次跟成年人说这么多话。平常要是他说的太多,弗农姨父就会抡他一下,所以他全身心戒备起来,准备好躲闪,要是斯内普也是一样的话。

斯内普盯着他,黑色的双眸难以捉摸,它们打量他的面孔,似是在寻找什么。哈利并不知道他有否找到,但教授后退一步,对他点头:“很好,波特先生。那就,继续如此。”很明显谈话结束了,哈利点头,礼貌地,呐呐地说了声再见,退回了公共休息室。

他开始对自己能否融入这里报以绝望。


*TBC*

评论(22)
热度(242)

2017-04-10

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