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一)》【蛇院哈AU】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1823/chapters/409958

分级:T

类别:M/M

相关作品:哈利·波特

人物配对: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波特

出场人物:哈利·波特,德拉科·马尔福,潘西·帕金森,布莱斯·扎比尼,西弗勒斯·斯内普,赫敏·格兰杰,纳威·隆巴顿,罗恩·韦斯利

其它:AU,斯莱特林!哈利,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相关系列:狡猾与野心第一卷


Summary

哈利·波特发现了自己是个巫师,正在前往霍格沃兹的路上。在火车上,一个男孩儿找到了他。谁会知道简简单单一句话,一个姿势,能改变历史?蛇院哈AU

第六卷已坑(我知道状态显示是已完结,其实不是。抱歉)


从AO3追到汤不热,才意识到有俩作者。非常棒的作品,哭到晕厥,看到坑了又晕了过去。是的坑了,在卷六,因为没有热度没有评论作者们觉得人生无趣。然后因为直到坑了都没有R级描写,所以清水同时无差。

我目前见过最好的,没有之一的Drarry同人。同时是最好的,唯三的同人。大概,如果不是坑了。苦于没有好的蛇院哈AU,为从某同设定烂文手中解救广大同胞,虽然不知道为甚几乎没见人提过,我去要了授权。就是这样,看不爽烂文被捧而已。特别是文笔。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


第一章 特快专线


国王十字路,哈利决定了,是个糟糕透了的地方。太多人来来去去,对他这样的小男孩不予理会,而向保安求助的结果也只有轻视和嘲笑。所以,当听见那个红发妇女念着‘麻瓜’跟‘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时,他即刻跟了上去,为终于找到这个新世界成员放轻松。不说别的,至少这是他没疯的证据。

这当口,那名妇女——一名韦斯利夫人——早早将自己庞大的家庭赶过魔法屏障到站台上去,正在看上去受不了这么多关注的小儿子身前忙活。她完事儿了一边整理他的袍子,抹掉他鼻子上的顽固污点,一边千叮咛万嘱咐,她就把注意力转到了哈利身上。他没办法不觉得不舒服——毕竟在达斯里家他还是被无视来的好。韦斯利夫人关心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因为察觉到他太瘦了而蹙眉。

“你真的该多吃东西的,亲爱的。你瘦得像几天没吃饭了!”她的表情并不是批判,真的,可哈利同样觉得一丢丢羞愧。若他去思考了,这话是无比接近真相的。

哈利跟她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只有一点点戒备:“我会记住的。”感觉到尴尬让自己面颊发热,他躲到火车后头去放行李。他之前见过的一对双胞胎也在放行李,就试图在被发现前溜走,但是其中一个看到他了,还挥了手。

“需要搭把手吗?快来帮忙弗瑞德。”不等他回答,两人抓起他的箱子抬进了车厢。他们转过来,右边的那个人在看到他额上的疤痕后睁大了眼。

听上去有些窒息,他脱口而出:“哎呀天啦,你是哈利·波特!”

这把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过来了,他们开始窃窃私语,伸长了脖子瞧他。早就难受得不行了,哈利憋出句谢谢,全力冲进了火车。在那么多人中,哈利勉勉强强听见双胞胎中的一个对妈妈叫道:“妈,妈!你刚刚告诉哈利·波特他太瘦了!”

他的神经让他坐立难安,比起钻进能找到的第一个空车厢,他决定到处走走。把刘海拨到额头上,他顺着过道下去,睁大眼睛看着学生们谈天说地,制造明显是魔法属性的物件。

“嘿,那边那个!”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说,哈利转了个身,看到服装店里那个金发男孩正盯着他。他不觉得他介绍过自己的名字。

有些奇怪古怪地笑了,哈利朝他挥手:“你好。”

男孩儿冲过来,笑容极为坚定:“我记得你。我们在摩金夫人那里见过。”哈利点头。“你看上去不错。有地方坐吗?”他摇头不。男孩抓住他的胳膊做回应,几乎是把他拖进了自己的车厢。

里头有三个人——两个正互相分享糖果的高大健壮的男孩儿和一个黑发的朝天鼻女孩儿。他们统统惊讶地看着男孩兴奋地展示他。

“这是潘西,克拉布和高尔,”他介绍道,听上去很正式,好像自己在什么盛大的晚会上。他说到谁的名字,谁就挥手,紧绷地微笑,“而这位是……”男孩冲他眨眼,突然意识到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不觉得上次见面时我们交换过姓名。我是德拉科·马尔福。你的名字是?”

吞咽一下,哈利缩起脑袋:“哈利·波特。”他咕哝,竭力压下将要爬上脸的红晕。他宣告完,一片寂静。

最终,潘西开口,面色猜疑:“你在撒谎。你不可能是哈利·波特。”

哈利瞬间愤怒了,火大地给了她一眼:“是的我是!为什么我要撒谎?”就她的表情来看,那是个蠢问题,但在她回答前,一只手举到他面前。

“太棒了!我正要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哈利·波特呢。这可省时间了。”德拉科的微笑要变成傻笑了。

哈利歪头,不去接那只手:“你为什么要找我?”

蹙眉,德拉科缓缓放下胳膊:“为了和你成为朋友。”

绿眼睛眯起:“你想和我成为朋友,即使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为什么?”

一声讥笑是他的答案。“因为与哈利·波特成为朋友在之后使我占据有利地位。我父亲建议,”见哈利对这套说辞无动于衷,德拉科嗤笑,“哦得了。这是件好事儿。况且,在知道你是哈利·波特前我就想跟你做朋友了,记得吗?所以有什么区别?”

那倒是真的。也许他不喜欢,但哈利理解德拉科行为背后的理由。更何况,这是第一次交到朋友。或许朋友就是这样的。他微笑,伸出手,德拉科愉快地握住他,狠狠地晃了一次,接着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所以,你最期待哪节课?”

“呃……”哈利迟疑,最终坐进了舒适的毛绒绒座椅,“不清楚,真的。在受到信前我都不知道魔法。我姨妈和姨夫抚养我长大的。”

潘西发出抗议的声音,在大笑跟愤慨之间,但在德拉科,他不太高兴地皱起眉毛,的注视下她紧闭起嘴巴。

“他们让你跟麻瓜住在一起?”德拉科看着哈利,满是不敢置信,“他们为什么那么做?好吧……我猜我知道原因,但那太疯了。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在量身的时候那么安静了!”

哈利点头,闷闷不乐地低头盯着脚上磨得厉害的鞋,轻轻地踢起来。他觉得自己真的不属于这里,“对。”

“好吧,你会喜欢上的!”德拉科的声音坚定又平缓,哈利抬起脑袋,看到他笑着点头,“我最期待变形课了,”德拉科的嘴角弯了弯,见哈利一脸茫然,“那是教把一个东西变成另一个的。”

“噢,”哈利有点傻地点头,“有一次我让我姨妈给我套上的毛线衫缩小了,那算变形咒吗?”

德拉科看上去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尖尖瘦瘦的下巴歪到一边,衡量道:“我不认为。那应该是缩小咒。如果你把毛线衫变成了鸭子,就是变形咒了。所以,我该说你魔咒课会很好。”

“我最期待魔药课了,”潘西慢吞吞地说。她的声音很尖,但不跟佩妮的那样讨厌,就像糖浆那样,“我爸爸很会熬制魔药。”

哈利张嘴想问另两个男孩儿,克拉布和高尔,他们最期待什么,但他们在对面的座子上忙着些看上去就痛苦又不愉快的事儿。不安地挪挪身子,哈利望向窗外,绵羊、奶牛跟一望无际的绿原野。他从来没真正在别人周围久呆过。他不被允许交朋友,就算可以,他也确信没人会对自己感兴趣。

“零食推车!有谁要零食吗?”

哈利见一个面色和善的老妇人推着辆小车,进来车厢的时候叮当作响。克拉布和高尔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哈利站在那里瞧,每样都买了点儿,觉得这就能拯救自己的饥饿跟好奇心了。最终他给了女巫一大把加隆,礼貌又安静地看着她清点、找零,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饿了呀你?”潘西轻轻笑道,看着自己的预言家日报。

哈利冲她笑笑,打开南瓜糕的包装一口咬下去。他向其他人示意那一大堆,德拉科靠过来捡起只巧克力蛙。那只蛙从盒子里跳出来,德拉科一伸手臂逮住它,然后好奇地打量盒子里的卡片。

“我又得到梅林了。克拉布,你不是需要梅林吗?”

“你有他了?”

德拉科交出卡片,克拉布接过,塞进裤子口袋里。德拉科扭头看着哈利拧开瓶南瓜汁:“你为什么这么瘦,顺便一提?你甚至比我还瘦。”

哈利脸红了:“我,嗯……”他该说什么?‘哦,我的亲戚让我饿着,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样,我猜。”他吃喝完了,又拿了袋多味豆。他捡了颗白的,觉得应该安全,扔进了嘴里。谢天谢地是棉花糖味儿的,他开心地咽下去。他举起袋子,德拉科直接抓了一把。而后,金发男孩儿开始娴熟地一颗颗把不好吃的口味跳出来。

“我打赌,很多女孩儿都想要那样,”潘西说。她夸张地眨眼,“哦我穿袍子看起来胖死了,你不觉得吗?”她的声音更高了,有些和汽笛相似。她翻了个白眼,笑了起来。

“我猜你不喜欢这样咯?”哈利问。

不甚在意地挥手,潘西摇头:“嗯,并不。我只是想让人以为我喜欢。当他们真信了的时候很好笑啦。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和我们同级,顺便说——喜欢那些玩意儿,每次见面我都编造些‘美容秘诀’。比如把麦片涂在头发上就能让其更好看。”女孩儿又咯咯笑了起来。

哈利对她轻轻皱眉:“听上去挺残忍的。”

“哦只是恶作剧啦。况且,她也很坏的。她喜欢散布谣言,说别的女孩儿有多丑。她值得一点教训。”潘西耸肩,翻了一页。

德拉科嗤笑,张开嘴想说什么,但门突然打开,一个褐发乱蓬蓬的女孩探头进来:“有人见到过一只蟾蜍吗?”几个乘客摇头,然后她蹙眉,“好吧,但如果你们看到了,很大几率是一个叫纳威的男孩的。如果你们能让他或者我知道,那就太好了。”她收回脑袋,喀嚓关上了门。

她人一走,德拉科就和潘西越过哈利头顶交换了个眼神:“你觉得?”黑发女孩问。

“麻瓜种,应该是。”他皱起鼻子,像是闻到了恶心东西般,然后两人大笑。

在他们中间,哈利皱眉:“麻瓜种有什么好笑的?”

“嗯哼,他们最糟糕了,不是吗?”德拉科说,好像这是世界上最显而易见的东西一样。

稍稍直起身子,哈利坐好了,凝视另一个男孩的眼睛:“我的母亲就是麻瓜种。”

潘西和德拉科双双眨眼。显然他们都忘了。很快记起,德拉科举起手做了个安抚的姿势:“ 毕竟我父亲是这么说的。但所有人都知道纯血的魔法更厉害。”

依旧皱着眉,哈利把多味豆的包装贴近胸口,想着是否就此离开:“我不是纯血,但我认为说我魔法不好并不公平。我都没试过呢,不是吗?”

跟潘西最后交换了个惊惧的眼神,德拉科耸肩:“我猜大家都默认了,或许?我不清楚,我从来没遇见过不是纯血的人。”他皱着眉思考。

有一会儿,车厢里鸦雀无声,只有克拉布和高尔打闹的响动。潘西往窗外望去,似是绝望地想找些事做。“哦,车站在那!”她大声,“我们最好换上校服——还有几分钟就到了。”

潘西去洗手间换衣服了,男孩儿们迅速解决。哈利套上袍子,把自己胶带固定的眼镜塞回鼻梁上,正好看到德拉科换上衣服——他的身体就像他的面庞跟头发一样苍白。哈利跌回座位上,无所事事地摆弄一根甘草棒,然后放进嘴里咬碎。

“你很不错,哈利。”

哈利看向德拉科,耸肩:“谢谢。”

“我是说……”德拉科迟疑了一瞬,挠了挠后颈,“我是说你对我来说很不错。”

哈利微笑,感激地点头:“你也不赖。除了那张脸。”

德拉科小小地发出被冒犯到的声音,在过于夸张的白眼下并无说服力:“我想我们谁也不欠谁了,对吧?”

“我认为。”

“很好,现在我终于能这么做了,由于它已经烦了我一路,”德拉科抽出魔杖,轻巧又娴熟地挥舞。他朝着哈利挥了一下,“恢复如初。”

哈利的眼镜啪嗒一响,哈利摘下来,在惊叹中打量:“好帅啊。”

潘西回来了,将换下来的衣服塞进个小袋子里,才把自己扔进座椅:“那个女孩儿,之前来的那个,在和谁说话。她听上去就像把课本吃了一样。”

哈利的表情扭了扭。他记这些东西不是很好。历史总是他最差的科目:“这就有点让人不安了。”

“没错,比其他事情都让人不安。”火车减速时潘西就站起来,当它终于停下,他们一起出去。

哈利见到海格时异常高兴,他们聊了会儿天,等一年级生到齐。德拉科牢骚了几句,还是加进了谈话,但看上去依然在抗拒。他们往小船过去,然后被分成了小组,哈利、德拉科和潘西跟一个叫布莱斯·扎比尼的男孩爬上了一艘船。如此,小船滑行在冰冷安宁的漆黑水面上。

当他们最终站在它面前,哈利抬头,第一次见到霍格沃兹,他无可自制地扬起一个笑容。它是如此宏伟,在黑暗的包围下散发微光。哈利的心脏剧烈跳动,他迫不急地想走入进去。它真是陌生,但不知如何,他只觉得自己终于属于了哪里。


*TBC*

评论(43)
热度(233)

2017-04-09

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