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电影向】《了不起的阿尼马斯》

    群里的脑洞,最正常的那个。你们知道,这个阿尼马斯改的特别炫酷,特别会培养刺客。就是,跑直线的时候怎么办,游泳的时候怎么办,啪啪啪的时候怎么办。那群圣殿是怎么做到面无表情的。

    不擅长欢脱向,应该写成了冷笑话。

————————

00

  我的名字是索菲亚·里金。

  我是一名圣殿骑士。

  作为阿布斯泰戈研究部的领头人,我们的首要目标一直是找到著名心理医生金苹果。它藏得特别好,快把我们找疯了,所以我们把一群刺客搞疯了。

  虽然三五年前圣殿就不再需要实验体,只要DNA样本即可进入记忆,但是找真人应该方便一些吧。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精神正常并且身材正常的实验体了,卡勒姆·林奇。

  本来我们有他爹的,但是食堂把他喂得太好了现在已经塞不进阿尼马斯了。早就说了那种随便点的制度会出问题,现在不少实验体纷纷效仿,我们想着加强机械臂的承重量,但上面经费一直没下来。

  总之,今天是卡尔的第一次,进阿尼马斯的日子。我已经确保了他行刑前看到的最后一人是我,现在只要在他醒来的时候同样见到我,就会建立某种不可名状的联系,这样之后的洗脑容易的多。

  但是,呼,但是我爹,大团长艾伦·里金,可能走路撞玻璃上了——你知道的,我们喜欢在整个阿布斯泰戈的范围内放历史文物——在我即将成功的时候突然插手。这下好了,他不会轻易相信我了。

  因为圣殿骑士们,从入团的那一刻起就被教导喜怒不言于色。我面瘫着脸,面对空巢老人也不好发作,就把气生在了卡尔身上。

  要是我多在父亲身边呆呆,不那么醉心科研,也许他就不会那么煞费苦心地吸引我的注意力了。

  算了,反正卡尔只是工具而已,从来没接触过圣殿和刺客,他也不知道两方胡说八道最有一套。配不配合,大不了向实验体17号那样提取样本,找个同步率高的来干。

  现在他被塞进了阿尼马斯,我对控制台一点头,开始投影。


01

  卡尔的膝盖撞到地板上,我眨眼,感觉自己的也中了一箭。他的空中刺杀很漂亮,是我见过同步率最高的。

  阿尼马斯设计得像VR一样,给阿布斯泰戈娱乐的话应该能赚上一笔,这样就有经费了。为甚我们要用这种模拟器?很多进去的实验体,运动量上去了,出来后跟开了作弊器一样,拿着扫把放倒了我们不少安保。而且造价要比初始高上不少。

  这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并且看得懂,显示器上的数据。还有,这其实,非常——很好他终于要同步直线了!

  卡尔吊在空中原地奔跑。我提议过下面装个履带之类的,再不济球也行,仓鼠那样的,至少脚踏实地。但后来我就明白了这种设计的初衷。看着卡尔极为辛苦地空中踏步,我抬头看了眼父亲。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我有点担心。

  父亲面无表情。我用洞察之父发誓,自己看到他的嘴角在动。

  接着他开始骑马了。动作豪迈地趴在空中前后抖动。

  控制台那边,终于有谁忍不住了,笑出声。就像打哈欠会传染那样,全体围观群众都开始哈哈哈哈哈——

  我抽空又看了眼父亲,发现他抱起胸,右手接住额头,一幅无比绝望的样子。我再次用洞察之父发誓,他笑了,绝对笑了。

  估计着到时间了,我停下来:“都憋住了憋住了,他要出来了注意。”

  之后率先恢复了面瘫脸。我们在这上面训练有素,全都收了声。我看了一圈,包括父亲,很欣慰他们控制住了自己。

  父亲甚至皱起了眉,一幅发现了大问题的样子。


02

  卡尔和其他实验体见面了。我说了很多遍,将实验体不加管束放在一起的后果就是看他们互通信息。他身上携带的东西,很重要,我一直是担心的,后来就不担心了。刺客方实验体一个比一个脑子有坑,能直接把卡尔吓来圣殿。

  而且阿布斯泰戈食堂真的很好吃。

  真的。

  之后我去找他谈心。第一次,他已经流血,有出血效应了。这就是要疯的前兆。我爹还说动作要快点,上头克扣经费了。把食堂开销限制一下,怎么克扣都无所谓啊。

  说起来,我爹那次找我过去,不只是说经费的事儿。他知道我抗议阿尼马斯改良很久了。他愧疚,我也很愧疚的,是应该多陪陪他,这样这人也能少任性些。等我什么时候早上不画烟熏妆再说。

  我去找卡尔谈心。他的出血效应越发严重,掐住我脖子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好像有人站在身后一样。我想起了阿尼马斯的投影,在安抚的笑容转成其它什么之前回到了面瘫。

  过程非常不顺利,卡尔唱歌很难听,嗓子里塞了只死老鼠一样。待会儿我得去洗洗耳朵。面无表情看着,他被塞进阿尼马斯,我抬头瞧了瞧二楼,父亲在。

  我就知道。没有圣殿骑士能抵挡住这种诱惑。

  

03

  “请不要玩弄实验对象。”我对大厅中欢乐的海洋说道。

  他们变本加厉。我捂脸,深吸一口气——父亲这几天逼得是很紧,全体加班发际线后退,但这不是他们报复他的理由。我抽空看了眼二楼。父亲的保镖正忙着擦玻璃窗,他本人拿出方手帕擦嘴角,放下手里的水杯。

  卡尔闭着眼睛,动作激烈地、一脸红潮地、操着空气。

  我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他加快了速度。

  “别笑了都别笑了!”我喊道,对趴在控制台上的那一坨,“他快射了各就各位。”

  圣殿训练极为有素。我们面无表情看着他越来越快,然后其中一个技术人员和他同一时间叫起来:“我好像按到了实时转播!!!”

  我已经做好找新实验体的准备了。

  

04

  卡尔发现全阿布斯泰戈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

  食堂每次都给他加一小碗炖肉。他好奇问了问,答案是鹿鞭。自从他拒绝碰它后,加餐内容变成了牡蛎。

  

05

  那个按钮被移除了。

  我得再三保证上次绝对是意外,卡尔才肯进阿尼马斯。流程非常顺利,该笑的还是笑。阿布斯泰戈工作环境压抑,总不能做黑心老板剥夺他们为数不多的乐趣。

  机械臂把卡尔放到地上,他开始攀爬了。我们注视着他四肢并用到了天花板,又被拉到地上,再爬一遍。

  到顶,再爬一遍。

  到顶,再爬一遍。

  到顶,再爬一遍。

  到顶,再爬一遍。

  到顶,再爬一遍。

  到顶……

  卡尔最终跳了信仰之跃——因为现代没稻草堆估计刺客把它从必修课里剔除了——然后摔断了腿。剔除的原因一定有‘风险过高’这条。

  之后他被迫做轮椅主动来找我谈心。

  “你为什么把它给我。”卡尔并不看我手中的项链。

  “物归原主。”

  “在你们从我母亲那儿夺走以后。”

  “那就让它在那座房子里待上几十年,在你不确定会不会回去的情况下。”

  “你们杀了我父亲。”他笑了起来。

  “没。”还养得白白胖胖。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我们是为了阻止你的父亲以信条的名义伤害更多人,伤害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他这次说的很慢,“口口声声说暴力是人类自我毁灭的方式。而我看到的,如果是真实的,你们用起暴力真是得心应手。”

  暴力不是,愚蠢才是。

  “暴力是什么?”

  “伤害无辜之人!”

  “那叫‘迫害’,没有正当理由的伤害;暴力只是‘伤害’,不管有没有理由。”

  “你想表达什么?”

  “暴力的性质取决于使用者。一个人用它保护自己保护他人,一个人用它伤害自己伤害他人。后者太多了。圣殿骑士则明白怎样正确地挥舞它。”

  “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卫道士?名正言顺地使用暴力,哈!”

  “我们所做的,是必须的。像是你的父亲,为了保护刺客的信条杀了你的母亲,他做了必须做的。我们带走了你的父亲,为了找到金苹果,这也是必须的。

  “你说,暴力就是伤害无辜之人。那什么是无辜?那些不是坏人的。那什么是坏人?你和我会有不同的答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这取决于自己。”

  “……”

  “是的,我们确实是卫道士。因为人类的愚蠢会将他们送上自我毁灭的道路,而暴力,正是他们达成毁灭的工具。”之一。

  “你们真是,疯了。”我看他接过项链,离开了。


06

  我爹居然回来了,经过上次的事儿。

  卡尔这次非常配合。他凌空趴在房顶上,那几个笑点低的已经在他保持了十几分钟笑倒在控制台上。

  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看一眼笑一次

  然后他们哪个又该死的按到了什么按钮,把投影关了。卡尔凌空趴在空气上,跳下去,手里抓着空气跟空气打了起来。

  演技好评。

  “别开了,就这样。”没人有时间和心情去开的。

  卡尔在音效的配合下突然飞起来,被机械臂提起来又落下,喝前请摇匀那样了好几十趟。

  (假设悬崖高度九十三米,实验室高度十一米,仅有机械臂下落记作距离。上升速度与下落速度同步的情况下,卡尔要在实验室里用多少时间才能完成此次信仰之跃?附加:落水时压力为?)

  “信仰之跃……”卡尔摇匀了。

  他在凌空蛤泳。然后爬上了船的样子,毕竟一边爬一边摇。他坐到了空气书桌前,手拿空气苹果,嘱咐对方藏好他。

  我们有古西班牙语翻译系统却没有拉丁语翻译系统。经费不全花到食堂上就根本不会不足啊。

  总之,因为找到了金苹果所在,我全然忘了警告他们。总之,卡尔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地笑吐了的圣殿。

  我瞟了眼父亲,他抖得像羊癫疯那样。

  我用洞察之父发誓,他在憋笑。


07

  父亲在里头念演讲稿,我和卡尔坐在后台。

  “谢谢。”我接过他递来的咖啡。

  “不用谢,答应我改进阿尼马斯就好。”他啃着苹果说。

  “嗯。”有经费了。


*END*

评论(34)
热度(242)

2017-02-26

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