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Narno】工口十五题(十)

分级:T

警告:以下内容ooc,ooc,ooc

    越来越不想写小黄文了。也许到了性冷淡的年龄。

————————

十、一丝不挂的被囚禁在家里

  千算万算,阿尔诺并没有算到拿破仑会在出门的时候穿走了自己的衣服并且锁上了门。

  诅咒那个腿短的小矮子被裤子绊倒。

  确认门确实打不开后,他放弃了一枪崩开门闩的想法。不,他不是傻,只是不喜裸奔不走窗户。

  理论上说他应该有衣服放在他这里的。但要怎么解释,怎么想都很可疑,有这种尺寸的衣服是因为期望自己能再长高一些吗。

  阿尔诺栽到床上,一点也不想停止取笑拿破仑的身高。

  虽然,虽然据他所知,今天没有安排好的行程。他不负责保准无临时召见。

  常年不规律作息让他神采奕奕了一会儿,埋在柔软的枕头中,好像吸了一吨拿破仑的古龙水。很快他的头脑昏昏沉沉,这让他猛地坐起来,去书架随便拿了本书回到床上。

  翻了几页,大致是兵法书,于是阿尔诺将它扔到桌子上,又跑了趟。这次是本诗集。他快速过了一遍,为里头甜美、充满芬芳的词句合上书页。诗集飞去了桌子,现在他手里大概是一本传记。

  拉丁语的。

  阿尔诺·维克多·多里安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拉丁语废居然会在书架上放一本拉丁语书。

  沉默地盯着封面,他决定不再去换了。

  哦来人了。他的直觉简直比超能力好用,瞬间就分辨出是他诅咒了一万遍的男人。阿尔诺端坐在床头,膝盖上摊开本书,长发有些乱糟糟,盯着被诅咒者一颗一颗解开外套扣子。

  “你醒了。”拿破仑似乎很惊讶地说。

  “嗯,”他咒了第一万零一遍,“我的衣服呢?”

  “扔了。烂到连抹布都做不了,”他突然看向他,“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吧。”

  “不。我想自己也并不想记得。所以我猜你有备用方案。”

  “事实上,我刚刚出门去了被你叫做临时住所的地方,给你包了几件衣服。”

  “谢谢?”

  “不客气。”他将手里的袋子扔向床的方向。那个棕色的东西画出了优美的抛物线掉到了地上。

  阿尔诺看着拿破仑,拿破仑看着袋子,拿破仑看着阿尔诺:“你会做饭吗?”


评论(2)
热度(35)

2017-02-08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