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AC】《无名之徒》 - 序 【Narno】

去年那个不正经的万圣节相声的正经版。没想到啊,我只打算PWP了事儿的,但还是写个剧情向假装这cp不冷。

是的剧情向

哦对了多cp的。

————————

有些东西有些东西有些东西,需要事后支付。


  晚上七点,天色已黑,阿尔诺顶着一对翅膀站在蒙蒙细雨中按了拿破仑的门铃。他等了一会儿,左右看没人,便把那双蝠翼般的翅膀伸展开,甩飞其上的水珠。事实上它们更像对骨架,一层薄薄的、近乎透明的肉膜将骨头连在一起。

  阿尔诺又按了下门铃。很快,骨翼上又挂了不少雨水,如若凝在蜜糖块上的水珠,蜿蜿蜒蜒顺着筋络落到地上。在他第三次按下门铃的时候,他又扇了扇翅膀,正好把前来开门的拿破仑吹得长发飞舞。

  拿破仑·波拿巴,穿着睡衣,从眼皮底下瞟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把门摔到他脸上。

  阿尔诺决定直接推门进去。他手还没放到把手上,就被再来开门的波拿巴糊了一脸毛巾,拽住手腕拉到室内。进门时多里安很自觉地收拢骨翼以免撞到门框,然后由着对方将自己推倒在布艺沙发上。

  他把毛巾拽下来,视线内不见拿破仑拿影。面前有壁炉,里头烧的是真柴,不时蹦出星火一二,落在前头的焦糖色石砖上。拿破仑只开了壁灯,将阿尔诺围在沉沉的暖色调中。他捏着毛巾,盯着火焰,听着浴室那边的响动,百无聊赖地伸出右手,从昏黄的火中抽出一缕来把玩。

  无形无根之火跟着他的指尖游动,很快便散了。他又抽了一条,这次注了点魔力进去燃烧,像蛇一样缠到了手上。阿尔诺放任它抚摸手心,穿梭指缝,一对赭石般的眸子流光溢彩。

  那方传来咣啷呛呛,等阿尔诺再抬头时,拿破仑拿枪一样拿着把电吹风。他心虚地掐了火,把右边的翅膀展开。波拿巴坐到他身旁,面无表情地烘干这把骨头。

  热风吹上去痒痒麻麻,他下意识动了动,就听:“你要是敢甩我就把它剁了炖土豆。”

  相安无事。

  右边完了换左边。两边完了拿破仑又走开,哐哐咔咔把电吹风放下。多里安往火里出神,眼睛一眨不眨,直到波拿巴端了两杯咖啡过来。

  他捧着自己的杯子,没有去喝。拿破仑几乎要饮掉半杯了,他终是放下它,空出手来。

  阿尔诺伸出左手。

  “你怎敢,再将它带到我面前。”波拿巴说。他攥紧了马克杯,眉骨投下深深的阴影,眼中炉火的反光跳动。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