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Narno】《魔法少女拿破仑》

    我和@灯桑qwq 打了会儿可恶的机器。在经历了霸道总裁拿不允许离太远或者离太久的任性要求后,他出bug了。你们知道开鹰眼时建模没头发,你们知道坐马车的时候建模会摩擦。于是现在请想象一只没头发的发光破轮在马车里摩擦的场面。非常激烈呢。

    经过商讨后,我们一致认为,拿破仑其实是个魔法少女。

    然后我试着用一个比较成熟的文风,但是,这篇文(段子),它好粗野啊。

————————

  今年是1800年。经过硝烟与血泪洗礼的法国人民,终于掌握了魔法。

  我的名字是拿破仑·波拿巴。

  我是一名魔法少女。

  今夜我将前往歌剧院。近日保王党的动作让我很是在意,自从上次在大街上放魔能炮后,他们沉默了不少。没有什么是一台魔能炮不能解决的,可很明显他们需要两台。

  所以,我对今晚的行程心下有些许不安。

  而我的魔法少女直觉是对的。

  当前方不远的街道拐角燃起冲天火光,我的马车急停到路中央——并不是说开太快了我磕牙了,和走路速度差不多我就喜欢跟着摇摆——仿佛和空气固定在了一起纹丝不动。

  忍不住,我敲了敲木板,希望车夫能给出回应。然而他的身子像是被胶水固定住一样,并不理会。于是我准备下车变身。

  但突然,从车窗我能看见房顶上有个戴兜帽的身影。那人几下落了下来跑过去。这让我收了手。

  啊!我的朋友!我这样叫。

  他似乎听见了,绕着看不见的障碍物转了个弯回来。我刚要迎接他,却见他直直的跑了过去。

  所以我仰起头颅,继续摇摆。好不容易坐着比他高了,不能低头,皇冠会掉。

  马儿似是明了我的心情,长吁一声,掉头冲向了一旁的建筑。虽然我不记得自己给牠施过穿墙术,但牠连带着车夫一并进入了墙壁,轮到我时堪堪停下。

  啊……他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内。这次他哪里也没去,就站在窗外看着我,偶尔蹲下往马车底瞧。我可是不会再自降身份了,并不给他机会地摇摆。

  但是,他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在他第四十二次蹲下的时候,我悄悄低头。哦,原来是我加在靴子上的穿墙魔法发挥了效力,脚踝以下的部分都陷进了地板。

  他的表情,我的余光告诉我,他的表情很是无辜。

  “……”

  阿尔诺冷静地合上手中的笔记本。不自觉活动左手无名指,才想起自己只是松松套了件里衣,连腰带都没扎呢,裤子挂在胯部。

  这时一只赤裸的手臂越过他的肩头,坚定地按住他搁在笔记本上的手。

  “应该留给一个人隐私。”

  “你在要求一个刺客。”

  “我在要求一个朋友。”拿破仑后退一步,容许阿尔诺转头。他模仿婴儿那样不着寸缕,但肩头披挂着刺客的大衣,下摆几乎拖到地上。

  “We'll have later for such talk. 现在,在我能再次升起任何念头之前,”阿尔诺手臂搭在椅背上,整个身子都转过去了,“……算了,真是太荒谬了。”

  "I've even arranged to make fewer grammer errors."拿破仑背起手,这让他肩上的衣服要滑落下去。

  于此多里安甚是美妙地扬起嘴角,长发像是调好的热巧克力披散。他站起来的时候,波拿巴的手滑进他的发丝里,强迫他的耳朵靠近自己的嘴唇。

  “现在正是时候讨论隐私,Assassin。”他让最后一个词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蹦出来,感到肩膀上多了两只手。


评论(6)
热度(27)

2016-12-24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