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AC3,吧】《两颗土豆》

    一个我和 @灯桑qwq 打ACU多人后扯出来的故事。

    军事竞赛夺旗一次过后,我闪退了。再想进去的时候不小心点成了三代。本来觉得,进去后退出来直接上大革命,结果卡住了。这时,灯也闪退了。于是她惨无人道地玩弄起狗哥,我默默无言,盯着“按下任意键”弹起了键盘。冥冥之中,有甚玩意儿告诉我,明天早上我醒后,世界会大变样。所以我给灯讲了个故事——

————————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熟悉的房间,听到的不是手机孜孜不倦的闹铃,窗外也没有那朦朦胧胧的初阳。

  我在无尽的白,连绵不绝至远方。

  但距离还有意义吗?无天无地,无声无光。当我低头,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当我抬手,空荡荡地一片。

  为何我还存在着。莫非此时我已经不被肉体局限,回到了最初的最初,只剩灵魂了吗?

***

  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我不清楚自己要干什么。我甚至不明白自己有没有活着。

  唯一、唯一在我精神中占了位置的,是每天的每天,每餐每饭……或者说仅有的,土豆。我吃的是土豆饼,喝的是土豆汤,洗的是土豆澡。就好像,自己变成了颗土豆。

  啊,我多希望做颗土豆啊!

  土豆再怎么肮脏,再怎么丑陋,经过时间的沉淀,总会抽发出嫩绿的新芽。我愿意献出身体,为生命的延续沦成祭品。那希望从我的裂口中出来,一点一点变成更多的希望。

  然而,我没有身体。

  我甚至不是一颗土豆。

  神明啊,何罪让您降此罚于我。我双手洁白,指甲缝里没有风干的血液,每天、都涂护手霜。您为何要夺去我的记忆,将我、和这颗土豆关在一起!

  它内里载了无数哀嚎恸哭,我里头载了牠的无所作为!那痛那苦进入了我的里头,那发出来的新芽是漆黑焦糊。

  我的背上,有了好大一只锅。

——————

灯:嘤嘤嘤这故事好虐啊

鼠:我再给你讲一下卷心菜王子复仇

灯:(听完后)我还想听卷心菜和胡萝卜

鼠:你来给这故事命个名

灯:土豆。

鼠:嗯

灯:等等等等,一个育碧土豆服务器

鼠:哦

灯:两颗土豆

鼠:哦↗↘↗↘

灯:三颗?四颗?

鼠:两颗土豆,就这样了。

评论(2)
热度(8)

2016-12-09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