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Narno】《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万圣节贺文,吧】

分级:EX

警告:以下内容全釒苹口胡扯的

    哇啊啊啊这东西很迷我先说了。本来我真的真的只想写一篇正经的万圣节贺文,小小的现代AU,拿遇到了恶魔棍立下契约,但是、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有谁想看正经版的吗,本鼠庄严发誓绝对不会是这种东西。

————————

  都坐好了坐好了啊,要开场了要开场了肃静。手机甚的都给本鼠关上,拍照录视频的,闪光灯关上,调成震动,别打扰到其他观众。吃法棍的一会儿自己拿扫帚把渣扫了。哎吃拿破仑的也是。吃爆米花的甜的加黄油的都送上来一份。好好好开始了【拍惊堂木。

  我们这故事吧,得从拿破仑·波拿巴还是个愣头青时说起。年轻人嘛,二十来岁,南墙撞塌不回头,棺材钉死不掉泪,天大地大老子最大,就爱想那些有的没的。整天搞那些恶魔崇拜啊仪式啊,半夜在林子里头光屁股跳大神宰牛羊祭祀啊,邪教不知道加了多少了。

  当然咱们的小波尼还是挺要面子的,都知道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啊啊,那么容易被发现,那么容易败坏自己名声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去做?但真要这样讲,本鼠这故事没开始不就结束了吗,怎么能吃到爆米花。

  所以啊,这人表面上一本正经,事实上啊,二十多岁了,叛逆期还没过呢【敲扇子。白天板着个脸儿,那小身板小眼睛看着老实巴交的,您还真想不到他他他这三更半夜在自家地下室里搞甚名堂。哎大家都知道,没有本鼠去不了的地方,他这nian儿啊,我就真进去了。

  来来来给你们说一下哈:

  丑说在前头啊,也不怕您笑话,咱就在边边儿角和小波尼同进同出,眼看着他——哎现在可不能说。打头一进去吧,黑不溜秋一片,这人差点儿踩着我尾(yi)巴,还好本鼠闪得快。然后就看他掏出个小火柴盒,‘嚓’就给点着了,之后点蜡烛。地上点一圈,两边架子上也是,登时就差点把本鼠惊出去了。但我是谁啊【摇扇子,甚大风大浪没见过。

  我就看见地上,离得近哈,画着个五角星。五个角上五支白蜡烛,蜡油淌了满地。然后再抬头,这天顶上也是个五角星,血糊淋垃的。这时再往四边看,黑绸子挂在墙上,架子上全是书,邪门得要命。

  哎呀心下咱觉得不妙,您说吧,这种人老鼠满地跑随便抓过来一只放血都不带手软的。怎么办呐这可怎么办。我在那里慌,然后,小波尼从怀里掏出把明晃晃的刀子,往自己手腕上划【拍扇子!嘴里还念念有词‘隐藏在黑暗中的钥匙啊’——哎不对。

  总之吧,这血哗啦啦地流,地上那个五角星开始发光!说时迟那时快,屋子中间噼里啪啦裂(三声)开个洞,从里头竟然钻出个人来!说他是人吧,也不太对,哪有人脑袋上长犄角,背上长翅膀的。他那翅膀还,‘呼扇’,‘呼扇’,飞起来了。

  当时我上牙贴下牙直打颤,想走也没处走,急哭了都。突然,从洞里钻出来那个人,直愣愣看过了,眼睛血红血红的。本鼠当机立断,左右后脚抓地借力,前爪叉开架把式,脑袋后缩咯噔一下四脚朝天晕了过去!

  后话呀,咱就不提了。

  哎这,您还想再听?这这这是为难鼠啊——哎呦,别扔法棍别扔!那我就再给大家讲一段,可千万别声张,别说是我说的!

  就说过了一段时日【拍惊堂木,本鼠虽心有余悸,但架不住好奇心害死耗子,就去小波尼家看了看。不去还好,一去那可就不得了了。站在他家门口,就看到他卧室的窗子大开。您可别小看这个,当时多少度啊,零下几几的,这雪都比我高!我想,这大冷天的开窗子,脑子坏了吧。

  然后,我就又进去了。唉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一楼见不着人影,本鼠就去了二楼。唉呀这楼梯高的,爬地我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就去他卧室看看吧对吧。不该看的啊不该看,小波尼,还有那天把本鼠吓吓过去的那人,贴的特别近。

  还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亲上了!我的亲娘唉我怎么就没走呢,要长鸡眼的啊。不止亲上了,他们还、他们还——\\\\\\\\\

  我不说了,打死也不说,不打死更不说。感谢诸位捧场哈。


评论(3)
热度(21)

2016-10-29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