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全员现代传说生物AU】《你的羽翼织玫瑰》-序

分级:T(暂时)

警告:零考据,现代AU,传说生物AU,轻松向,傻甜白,特别扯,无逻辑,OOC等

简介:埃莉斯·德·拉·瑟尔来纽约看望朋友,在机场一见钟情了伊薇·弗莱。她决定追她,但她不知道她是谁。

CP:RA,LE,WC,Shaytham,Adewale/Edward,NAN,RothFrye,Elise/Evie,Elise(Liberation HD)/Aveline,Shaun/Desmond

声明:重复,零考据。预计中篇,甜掉牙的恋爱故事。一篇预热——怎样写AU,怎样写这些玄学的东西。

————————


  埃莉斯·德·拉·瑟尔摆手,压下了戴斯蒙·迈尔斯倒酒的意图。她的食指急切地敲击吧台,先是扫了一眼灯光昏暗、饮客稀疏的酒吧,再说:“阿尔诺不在这。我是追着他的气息过来的,刚刚。”

  “他确实在这,刚刚。”戴斯蒙慢条斯理地拿起一只玻璃杯,用块鹅黄色的布子擦拭。

  “你知道他在哪。”埃莉斯停下来动作。他们头顶上一排排挂着的高脚杯开始不自然地摇晃。

  “从后门出去的,”酒保的脑袋朝左后方指了指,并没有抬头,“他和拿破仑在一起。要我说你现在过去很大几率会坏了好事。”

  红发女人早不见了踪影。戴斯蒙象征性地挑眉,给自己翻个白眼:“不愧是一起长大的,一个比一个冲动。”

  他把杯子透过光看了看,轻轻地将其放下。玻璃和桃花心木几乎磕出了回声。

  埃莉斯从后门出来。这家名为‘酒吧’的小酒吧后头连着条巷子。地形复杂,初来乍到许能绕上一俩小时,相比其它酒吧后巷干净得惊人。她再次试着锁定阿尔诺的位置,却感觉像是个罩子挡着一样朦朦胧胧。

  断定了两人还在这里,她四处走了几步。白天下了场连绵之雨,夜晚成了一地水坑和泥泞,抬足落脚间尽是湿润的碾压声。水坑借来的百轮银月跟着支离破碎。她停下,面前是空气,所以她在空气上敲了敲。

  就看空中泛起道道透明涟漪,本该空无一物的地方隐隐有什么东西。她又敲了两下。

  又敲了两下。

  又敲了两下。

  又敲了两下。

  又敲了两下。

  敲碎了。

  结界碎成不规则碎片,暴露出里头的俩人。高的那个把矮的压在墙上,埋首于对方颈间,深亚麻色的发辫散开披在肩头。一片寂静中吞咽声格外明显,埃莉斯刹时嗅到了空气中飘荡的血腥味儿。

  “我想我恋爱了。”她冷静地说。

  “……咳,好时机,”阿尔诺·维克多·多里安呛着了,出声前他不忘舔掉自己留下的牙洞,掏出手帕擦了擦一脸血,“好吧,对象是谁?”

  “不知道。”埃莉斯理直气壮地回答。

  “那我换个问法。男的女的?”

  “女的。”

  “在哪认识的?”

  “没认识,在纽约机场看到的。”

  阿尔诺发誓他听到了拿破仑·波拿巴的嗤笑。深吸一口气,他瞟了眼好整以暇地靠在墙上的一副看戏模样的拿破仑,说:“所以你半夜三更追我到这就是为了告诉我你在机场一见钟情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

  “所以你在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马今夜飞来纽约的情况下不去接我反而在这里和男朋友鬼混,”埃莉斯露出一个微笑,“理所当然,你不会知道她鼻梁上的雀斑有多可爱。”

  “你连她脸上有雀斑都看清了,却不去搭讪?!”

  “不,她走得太快了。事实上,我想她对我笑了一下。”埃莉斯两眼放空,不知盯到了哪里。

  捏着手帕的血族竟无言以对。

  “最好查查她的航班号,这样快,”她自语道,“我会再联系你的。”

  她抖出一对羽翼舒展开来。这幅白色翅膀长而有力,根根羽毛泛着乳白色的光,其上像是被灼烧一般黑色斑点遍布。红发的黑天使几个腾跳攀上房顶,就着森冷月光破空而去。

  埃莉斯可是下了一场羽毛雨。阿尔诺伸出手接了一片,看它在指缝间飞灰成光点:“脱毛更厉害了。早就告诉过她翅膀对天使来说很重要,不注意保养这样掉下去迟早变鸡翅。”

  “走吧,”装死的拿破仑出声,“给我个坐标。”

  阿尔诺随口说了自己家。突然他直直盯着他,看得正在调罗盘的拿破仑毛骨悚然才开口:“我倾向于走路。你的结界就那样被埃莉斯敲碎了。敲碎的。别想让我走你的——”

  “晚了。”半吊子术士莞尔一笑,扳下开关。

  戴斯蒙从后门探出头,随手驱散了残留的法术粒子,觉得下次得警告这群人不能闹腾。

————————

注解

Elise的设定是黑天使不是堕天使。完全懒得处理希伯来神话。扯出来各类‘传说’生物。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