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ACU】《卷心菜王子复仇记》

  一个我和Codex昨天痴汉棍四个小时之间的故事。 @Codex_燕然未归 

  

燕:我不知道从哪里看的,ACU好像有个彩蛋,Arno会说自己小时候被马车撞过,如果不是德拉夏尔家的人就直接死街上了。

鼠:哎哎哎是吗,我谷歌一下……没有啊。

燕:也许是从谁的文里看到的。

鼠:换一种方式,搜一下他有没有被马车撞过。

燕:你这太直白了吧!

鼠:Has Arno ever been hitted by a ca...bbage?

燕:整个画风一变好吗,我已经脑补出Elise和Arno在地窖里玩,Elise拿卷心菜砸Arno了。

鼠:你可以把它当私设嘛。

燕:不要虐Arno了!你知道Shay也有个卷心菜梗吗?

鼠:开头的cabbage farmer。

燕:我脑出了地主间的恩怨情仇。

鼠:我们来写地主AU吧。

燕:我拒绝。

鼠:当五岁的阿尔诺被刚认识——

燕:当时Arno八岁。

鼠:当八岁的阿尔诺被刚认识……

————————

  当八岁的阿尔诺被刚认识不久的红发女孩儿带着溜圈时,他突然发现人群都朝自己离开的方向汇去。他不自觉抓住了胸口,那里面是父亲给他的怀表,心下涌起一股不祥。他跟着人流向那个一切开始的地方奔跑。

  很快地,他看到了人群在走廊上围成一个圈,不断有惊呼传来。小阿尔诺内心的不祥愈发清晰了。成年人的身体把内里的光景遮得严严实实,不知哪来的力气,他双手拨开人群,往里头奋进。

  父亲的怀表掉了。  

  女士因为过紧的束腰而晕倒,被人喂下嗅盐。男士则交头接耳。几个警卫守在边上,长枪在阳光下威风凛凛。这一切阿尔诺都看不见,他捡起怀表,眼里只剩下他的父亲。

  啊他的父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浸染血液。空气中的香水、扑发粉和血腥味儿混在一起,令人作呕。

  那是阿尔诺第一次闻到血腥味儿,而他希望是最后一次。

  突地,小阿尔诺嗅到了另一股被掩盖的味道。在香水、铅粉、汗臭下藏起来的蔬菜的清香。

  他能知道,是因为午饭吃了沙拉。而他现在饿了,要带他去吃晚饭的父亲已经不会动了。阿尔诺想吐,但他早把杀害他父亲的卷心菜消化掉了。

  是的,夏尔·多里安尚且温热的尸身旁,不止有飞溅出的血迹,还有一片片卷心菜残骸。

  阿尔诺的父亲被一个卷心菜农——很可能是偷渡进来的——用卷心菜砸死了。

  正当他迷茫无助,不知所措之际,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只手。那是一只成年男子的手,光滑细腻,保养得当,指甲修得整整齐齐,与父亲的截然不同。阿尔诺抬头,看见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的外貌与他的父亲没有半点相似,还戴假发,却同样有一股不可名状的气质。

  Arno。他说。

  小阿尔诺的父亲已经回不来了。他转头,看见男人身后竟有与他玩耍了五分钟的红发女孩。她的裙子绿得像颗卷心菜。

  再次看了看男人,阿尔诺暗自做出了决定。

————————

鼠:就这样,Arno被卷进了卷心菜兄弟会和……

燕:胡萝卜?

鼠:……和胡萝卜骑士团之间延续了千年的不为人知的争斗。


你是一根圣殿胡萝卜吗?

不,我是一颗刺客卷心菜。

愿胡萝卜之父指引你。

评论(4)
热度(47)
  1. Codex_燕然未归重度幻想曲 转载了此文字
    卷心菜兄弟会和胡萝卜骑士团!

2016-08-06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