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谜之随笔】我给你讲个故事-雨露来

赞美太阳。

其实第一篇和第二篇之间有真正的第二篇,但这玩意儿想写就立刻写了,不然搞不出来。

————————

  晚十点差一刻,我出门回来不久。进门时开始下雨了。我在外头站了好一会儿。初夏晚春的湿热。

  有多久我没见过阴云布满的夜空了?

  无所谓。

  回家放下手头的物什,毕竟雨下得再大也不过是明早的积水。也许明天天不明就甚也没了。

  我绝不像上次那样跑出去。装逼一次是装逼,两次是傻逼。而且被冻着很不好受。他不是计程车随叫随到。

  我坐下来。觉得自己提前老了。

  然后,眼前一亮。

  我想着是不是下闪电了,可闪电通常随雷来。你知道,这事常有发生。蹲马桶时突然眼前一黑,好像小说里那样高手对决打了个天昏地暗但地球上没人知道个卵。

  茹茹不动。

  眼前又一亮。

  我决定上楼看看洗手间里的窗户开了多大。爬楼梯时,天窗传来阵阵雨点敲打。下大雨了。

  洗手间里,没有他。但是窗户开着,我想了想,没关。出来后天雷一声轰响(老子闪亮登场),打雷了。嗯,打雷了。

  我蹦下楼梯,绕着柱子转了几圈,不知道对谁叫喊‘打雷了’。其实没有兴奋的理由。

  然后我又窜上楼。去了另一个几年没客的卧房。里头闷热,我觉得像回到了前年夏天的蒸笼。我打开窗子,知道那缝隙一存在,这闷热便不存在。

  我看着窗外。

  蓝色和橙色是对比色。

  路灯是橙的,天空应该似乎是蓝的,但太暗了不知道。

  耳边又是一阵阵的雨声。水滴从纱窗穿过来落到我脸上。我想了很多,也想了没甚。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我突然想哭泣。我想到了他。

  为何,我的勇气去了哪里?我为甚不敢冲出门去,看看他会不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我为何哭泣?

  我没哭。也许我哭了。我的眼眶是干涩的,我几近失去欣赏自然的能力。我看雨,想他。

  我想象雨水打在玻璃窗上蜿蜒而下的痕迹,我想象灯火被扭曲后的奇景。窗子就在我身边。我没去看。

  然后雨停了。

  我的耳边雨声敲打。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