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Narno】《每次你坐在椅子上的样子都像在说‘坐上来,自己动’》

分级:G
警告:以下内容涉及yaoi,ooc,原创酱油女角等
声明:新年第一天就塞了这个我诚挚道歉。
简介:”我从不知道你居然读这种东西,拿破仑。“


    我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你也不,对吧。【微笑】


————————

  “每次你坐在椅子上的样子都像在说‘坐上来,自己动’。”

  “哈?”第一执政从文献里抬头,“注意礼貌,多里安公民。显然您半夜从窗子爬进鄙人的书房是项高危活动——告诉我屋顶上的狙击手没事。”

  “好好好,执政公民,您说了算,”刺客逛自家后花园般信步到他对面的那张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哦别这样,我可是特意换了身衣服的。”他拍了拍身上不反光的紫绛色面料。

  拿破仑看向窗外巴黎赭石般的夜空,轻飘飘地给亚诺一个眼神,埋头钻研手上的纸张去了。

  “你刚才是在用眼神表达‘还不快上来’?”刺客把左胳膊搁到扶手上,左手托起下颌骨。

  “鄙人在替您悲痛。上次去您那儿……拜访交流时,无意看到您的书架上码了整整齐齐一排诸如《攻略寡妇三十六计》《霸道执政爱上我》《与骑士同居的日子》,的,作品。还以为是哪位少女寄放在那处的,不成想是您自己的兴趣。”

  “那些是莱昂的珍藏,”亚诺摸摸鼻子,“我没欠你钱吧,拿破仑,总觉得下一秒你就会甩我一脸二十万法郎的欠条。”

  “莱昂?”拿破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甩甩头。

  “嗯,好吧,其实是艾莉森干的。”他毫不犹豫卖了店里的姑娘。

  “你是说乔烈瓦小姐?”第一执政‘啪’地合上文献,扔到一旁。他的手指交替着轻击扶手,“亚诺啊,你的剑比你的舌头锋利多了。”他拉长了尾音。

  刺客如若一道影,瞬间贴近,赤裸的指尖沿着他的下唇描画。这只手上也许不久前染血,也许指甲缝间塞着风干后的肉块。那亚诺可是在用人命为拿破仑涂抹不可见的艳红口脂了。他轻语:“这样我能在你身侧拔剑而立,这样我能亲吻你的双唇。”

  “你应该脸红,”拿破仑说,“应该在几步之外脸颊像是熟透的苹果,飞起的红霞从鼻梁连到耳尖。手指紧绞衣摆,低垂下脑袋,心里小鹿乱撞般期待与羞涩。慢慢挪过来像脚下生根,最终被我一把揽住腰肢,跌落在我怀里。抬头看向——”

  “阁下,您一定要告诉在下,您私底下看了多少那般爱情故事?”刺客的手指戳进了第一执政嘴里,“无意冒犯,但您给您妻子写信时的甜腻言语是否就摘自那儿?因为实在是,只有涉世未深的富家少女才会为其心跳。”他看了眼一旁的文献,思量着封皮下是不是什么惊世之作。

  “我涉猎广,”拿破仑口齿不清地说,“刚出狱那会儿朱诺为了让我转移注意力塞了一打骑士与寡妇的爱情传说给我,没钱买书了就看看。”

  “意思是每次我偷偷塞你大衣里的法郎被你吃了。”

  “……是你。”拿破仑抽出亚诺的手指,“怪不得那段时间和你上床都有种被嫖感。”

  “别想转移话题,”刺客试着跨坐在他身上,又立刻站起来,“啧,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哪有人真的那样谈恋爱,而且你居然真的结婚了。”他开始解腰带。

  只听金属与皮革‘噼噼啪啪’掉了一地,不知触到了哪,闷响过后烟雾爆裂开来。亚诺开启鹰眼,感知中金色人影蹙起了眉头。他解开发绳,一撩长发,闭合上泛金的瞳仁,在亲吻第一执政前说:“拉瓦锡出品,绝不会把巴黎变成伦敦。吾友,你最好看着我。”

*END*

评论(5)
热度(119)

2016-01-01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