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谜之随笔】我给你讲个故事-月黑风高

    还是,真准备有空写几篇这种不用动脑子的玩意儿了:D

    离传说中的序列八还有三个任务了!(就是按顺序来,任性)然而手头俩翻译四原创不想爱了。日更七千五是怎么做到的?简直像写完一本日记一样不可思议。

————————

  这么说吧,我现在躺在沙发上,窗外大风呼呼作响,头顶上的吊灯一闪一闪。住这地方,一遇上坏天气就有断电的可能。

  好吧。

  我拍拍手。真断了。

  其实没什么大影响,边儿上就是蜡烛,反正晚上了,我睡觉也不开灯。眼前窗外黑布隆冬一片,要说平时外头那根灯柱真是烦人,除了亮就会亮,当着月亮。现在终于不亮了,也看不见月亮了。

  我继续躺着。

  沙发不好睡,这点我深有体会。但我不想起来。我听着外面的风声,再想到自己赖在这人造壳子里足不出户,就觉得应该干上什么。

  狂风呼啸的夜晚,电与机械的城市漆黑一片。这时会不会有谁伫立在风中的高楼顶或无人的公园,长发和衣袍飞舞,唯有一双眼眸明亮?

  狼。我下了定论。

  说得我自己想出去了。

  于是我跑上楼,对着衣柜左看右看。首先,我头发不长;其次,我没长衣服;最后,我眼睛不亮。

  管他的。

  我拿起黑夜之主留下的烂床单,不带手机不带手电筒地出门。这时候开灯简直破坏气氛。不过开灯了我就不出去了。

  一出门我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嘿,但我没后悔。印象中的家门被我抛在身后,在风与尘埃中行至远方。耳边是尖啸与嚎哭,眼前是分不清的轮廓,我的头发顺风在脑后张狂,身上的黑袍如羽翼猎猎舞。

  我忘了自己要去哪了。

  我停下。身上那些宠溺风的部件还是在飞。我觉得自己现在是帅气的,是洒脱的,是无与伦比的。但总归没人看到。

  这样想想我似乎迷路了。虽说有光破坏气氛,但我为甚不带幅地图出来。而且我冷,该带张纸拧鼻涕的。

  我点头。抽鼻子。

  然后我看见了他。那应该是黑的,没有光,但我看见他了。当然他想让我看到的时候就会看到。

  黑夜只有一种款式的袍子?

  我低头看自己,抬头看他。制式工作服?要是情侣装就浪漫了。

  我对他说他挡着风了。然后他就开始掉肉。皮肤肌肉血管全萎了‘叭唧叭唧’地掉地上。很好,现在只剩骨头架子了。骨头架子漏风。

  我又说下来。他飘下来,飘到我旁边排排队。这天气让我担心他会不会被刮走。无所谓,反正不会死。

  他递给我张纸,我接过拧了鼻涕又还给他。他全身上下磕磕碰碰‘咯咯咯’的,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怎么着。

  我困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冷的时候困你就要死了’?我暂时不想死,我想他陪睡。

  我抱住他的脊椎骨,让他把我送回去。他还是‘咯咯咯’地,我烦了。我拽过他的头骨,亲了他的牙,然后他安静了。

  之后他送我回家,陪我睡了一晚。

*END*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