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Narno/Arnap】【ABO】不知轻误昔人几岁(波拿巴!B/多里安!A)

分级:NC-17

警告:以下内容涉及ABO,yaoi,pwp,ooc等

声明:这就是Beta X Alpha。我为自己把ABO写成这样而感到愧疚。又名《Humanity and Beastliness》。

简介:波拿巴正跟多里安阐明ABO有多荒谬,然后多里安的高热期到了。

ABO世界观详细请点我

这是拿诺,这是拿诺,这是拿诺。不是诺拿,不是诺拿,不是诺拿。有拿诺拿倾向,有拿诺拿倾向,有拿诺拿倾向。

每两千字换个画风,注意,注意。

我不喜欢ABO【拍桌,一点不,只是觉得这对应该有各种au。(假装不冷的样子)

最后,有谁能勾搭我呢(`・ω・´) 这里妄想鼠,请多指教。

————————

  春末的白昼逐渐赶超黑夜。正值傍晚,巴黎的浪漫夕阳不因四季交替改了轨迹,公平又眷恋地洒向污秽与美好。凉风扫过远离宜人范畴的气温,刚与初夏交接的热气变得更不难耐。却是忽地,奥斯忒耳的羽翼扇动得更快,那热也成了风雨欲来的沉闷。不多时,云雾齐聚,斜阳也终是敛去了最后一丝光影。

  路途上的旅人加快脚步,他们可停不下,他乡的异客呀,得在这天狂怒前找到处容身所。而上苍哪会等待凡人?喜怒无常的诸神可从不像他们远在东方的同类,莫是宙斯又惹得哪位女神垂泪?

  第一滴雨水自九重之上降临。只是这不由全能的父创造的物,也洗不清净界之下,地狱之上交错盘根的罪欲。人性的谈论何时休过。而这淫釒苹口欲之界便如驳杂的奶水,再多再恶也不过又掺了滴墨。

  年轻又老迈的准将咽下嘴里苦涩醇香的饮料,放下瓷杯,凝视雨幕中黯淡的花都,静候友人的回答。亚诺点起最后一盏灯,姗姗落座。他执起自己的杯盏,欲饮上一口,却在见底的白瓷下不得而终。

  “所以,你认为Beta比Alpha更优秀。”

  “Oui。无数哲人先辈或多或少思考过这点,在他们的大多被当权者勒令销毁的手卷中为数不多流传下来的那些,也因煽动的原由被禁止。但真相经得起时间考验,Alpha的优秀,也只是先天罢了。而伟人的诞生历程中,后天是不可去除的因素。”

  “也许是因为你身为Beta的自尊心作祟,”亚诺挑眉,但随即轻笑,换了口吻,“也许是因为我身为Alpha的自尊心作祟。”

  “吾友,此世自尊心一文不值。无论‘高贵’如Alpha,‘低等’如Omega,都会在高热期丢了人的外皮,同野兽一般无二,”拿破仑喷了喷鼻息,“高热期,多么高雅的说辞!”

  “而我们降生于此世。别忘了,Beta同样有高热期。”他故意在最后那个字眼上打转。

  “是。但相比Alpha的五周一巡,Omega的三周一访,Beta的十二周几乎无伤大雅。一年又有几个十二周?”他反问,也不求答案。后面跟着一串沉默。

  木柴燃烧间的噼啪声响轻易被雨声掩过。两人间默契却不无声的沉默因着敞开的窗户透出一股寒意。亚诺突然一阵口干舌燥,合上窗户的念头跟扣紧衣领的动作终让他伸手够向友人半满的咖啡杯,啜饮一口。

  拿破仑看着他动作,又开口:“高热期的Alpha本能寻求交釒苹口欢对象,现有的抑制剂仅能暂缓,除非闭门不出,否则必得通过完全释放度过。即便是平常,高热期Omega散发出的信息素可以使得意志薄弱的Alpha当即抛弃理智,加入兽釒苹口欲的狂欢。若有坐怀不乱的Alpha,也必然有倾城之姿的Omega。身居高位的Alpha面对的行刺还少?防得了这面放不了那面,总会被人揪到空子补上一刀。

  “况且再身强力壮又如何。上位者靠头脑,而非蛮力。若放到以前一夫当关的时代,自然Alpha的地位无人可赶超。但现在,个人武力越来越不够看的现在,就算他能以一敌十敌百,我照样能一枪送他归西。”

  “能抵抗天性中属于野兽那部分的,却是最平凡无奇的Beta,”亚诺接口,“有压迫自然有反抗。起义者绝大多数是被迫害的Beta,与他们相抗衡的偏偏也是军队,大量Beta组成的军队。手握权利的Alpha被逼的如同丧家之犬。......你意指--”

  “我意指,之后的天下是Beta的天下。”他笑笑,眼中的灰色迷雾凝聚成睥睨。他阴云般的眼眸凝视亚诺,窗外的冷光与室内的烛火在他面庞雕刻出憔悴却锐利的五官,他的神情好似在说--“我的时代即将来临”。

  亚诺回望他。眨眼间他发觉他面庞上温暖的那边不见了,转而被参不透的黑暗取代,而他看着他冷冽的脸浑身发寒。他转过头,才发现灯盏不知为何因着刮进卧房的风雨灭了。亚诺准备掐断寒冷的源头,刚起身,又因为自己深处终于燃起的火苗跌坐回去。

  拿破仑看着他又一次站起来,脸颊不正常的泛红,回身似要关起窗子,却仿若木偶断线般扶着窗沿。彼时拿破仑捕捉到一股跟雨水净化后的湿润不同的气味。它完美地与湿气融和,但又明晰到与众不同。他不能说出它未被冠以的名称,甚至很难找到相似的任何。它是干净的,却并不纯粹,其中有些冰冷,又藏着递进的柔和。

  他看他从腰间掏出一只小银瓶,轻柔地一边拔出瓶塞,一边对他说:“完美的巧合。刚刚还与你讨论高热期,现在它就来临幸了。”

  准将起身,走向窗前。愈靠近友人,那股干净的味道愈发强烈。最终他的右手搭上他的左肩,他的左手止住他拾起搁在窗沿上的银瓶的动作,他的眼望进他翻腾欲念的赭石色眸子。如若塞壬的嗓音穿透未被束缚的奥德修斯。

  "May I?"

  他听到亚诺渐沉的呼吸,衣料的互相摩擦,世界之外的落雨,银磕上木头的清脆响声。他感到手底滚烫的躯体,皮肤上无温度的水滴,十指相扣的双手,腰间不属于自己的火热,打在面上的吐息。

  “身为Beta的你却依然被作为Alpha的我吸引。”

  “身为拿破仑·波拿巴的我被作为亚诺·多里安的你吸引。”

*之后的内容请点我

*或者走这里: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30301

~END~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