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十五)》【蛇院哈AU】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前方灵翻注意。

不过说起来还要了某篇授权,那个是灵魂之作,必须灵翻。

————————

第十五章 贤者之扔


“回去,波特。下面两道屏障极为困难,我会尽快回归确保贤者之石的安全。”斯内普命令道。

德拉科摇摇头,双手抱胸:“没门。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对吗?我们能帮上你的。我们会跟着。”

“蠢货,”斯内普回道,声音危险地低沉,“这不是游戏。如果贤者之石有危险,那我们都将面对极大的危险。你们三个甚至无法施咒保命。我独自去。”

“教授!”斯内普正往门走,哈利叫道,“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尽量帮你?你要是有需要我们也可以回去找人。”

斯内普紧皱眉头,随后短短点头:“很好,但是你们必须听我的话,不问问题。如果我告诉你们跑,你们跑,即使代表要把我一个留在险境中。明白了吗?”

一年级生们点头,斯内普甩开通往下个房间的门。年轻的学生们跟着他进去,哈利被熏天臭气呛住,双手捂住鼻嘴,眼睛聚起泪水:“什么东西?”

“巨怪。”

哈利看向斯内普,他听着异常震惊,然后跟着他的眼神看向了地板山昏迷不醒的巨怪。这不是个好兆头。巨怪躺在地上呻吟了一声,斯内普绕过牠,往下一扇门走。哈利快步跟在后头,然后是德拉科和潘西。

身后的大门轰然闭起,被紫色火焰挡住,与此同时面前的那扇门被黑色火焰遮住。七只瓶子在架子上一字排开,旁边放着卷羊皮纸。斯内普瞥了眼瓶子,捏起左数第三只瞧了瞧。他又晃了晃,然后皱起眉。

“通行药水未被动过。意指穿过此处的某人持有我熬制的盈余药剂,七名教授之一,”斯内普面有所思,转身从袍子里掏出两支魔药,“我多熬了返回的药水。取最右的容器瓶?”潘西握住了瓶子,斯内普点点头,“喝下去,同这些,”他给德拉科和哈利各一瓶,“去找帮手。我将尽力牵制窃贼。”语毕,斯内普自袍内取出另一瓶魔药喝空,穿过了黑火。

哈利打量斯内普拾起又放下的药剂,将之捡了起来。他把返回药剂塞进德拉科手中:“去搬救兵。我不会让他独自对敌的。去找麦格,告诉她经过。走!”他拔开瓶塞,一口气喝干了然后扑入火焰。

“哈利!”潘西尖叫,她冲过去,但黑色火焰高涨,让她踉跄后退。她对火墙惊喘,而后喝下斯内普给予的药剂,等德拉科照做,两人冲出紫焰。

火焰人畜无害地分开。他被围在黑暗中,然后毫发无损地到了另一边。

“蠢男孩!”

斯内普的叱责下,哈利缩了缩脖子,揉着颈后。他不能让这男人独自死去。如果斯内普有危险,就其它房间来看确实有,他就需要帮助。哈利会竭尽所能。他们从狭小的前厅进入房间,斯内普走位稍靠前,两人的魔杖在手,而哈利感到后颈犹如针扎。

“你!”哈利叫道,被这景象震惊了,他的双眼睁大,心怦怦跳。

奇洛在镜子前转身,越过斯内普,看向哈利。他笑了,干瘪又恶心,慢慢走近。

“你还期待谁呢,波特先生?他?”奇洛斜了眼斯内普,“那个痴呆海格?”他大笑,声音嘶哑,然后摇头,“不,波特先生,正是本人。没人能预料到是可、可、可怜的奇洛教授,嗯?”

“我怀疑该是你,奎里纳斯,但我想不通为何,”斯内普气势汹汹地迈向他,“为何?你拿贤者之石有什么好处?”

“不是为了我,西弗勒斯。你以为我如此虚荣?”奇洛转身,走向厄里斯之镜,手指抚摸着镜框,“不,不,是为了他。”

哈利痛喘,他的疤像那晚禁林里时一样像是要撕裂开。他张嘴要说什么——无论什么——也许警告斯内普,但没有声音。只有一阵反胃感汹涌,他掌根按着太阳穴,尽力不出声。

“他?”斯内普再下几阶台阶,动作谨慎,“谁?”

奇洛歪头,手放到镜面上:“我怎么得到它?!告诉我!”

“这不是我的任务。我不知道。”斯内普依然在往奇洛靠近,“你为谁要石头?”

奇洛猛然转身,睁大了眼盯着斯内普:“还有谁?最伟大的,最优秀的。”

“他死了!你真这么愚昧?”

“哦你这可怜的无信者,”奇洛手腕一转一抖,斯内普被送到墙上,“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奇洛靠过来,哈利膝盖发紧,近乎被动。无法呼吸,哪里都在疼。哈利往后爬,挥舞握不住的魔杖:“离我远点!”

“哦哈利,亲爱的、亲爱的男孩儿,”奇洛再挥魔杖,哈利站了起来,他的身体突然软下来,“来。”

奇洛转身,哈利脑中的烧灼剧烈了百倍。他没法尖叫。他没法逃跑。他只能往前走。他停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倒映。他能听见斜后方斯内普艰难的呼吸,而那一刻他只能站在原地,像颗没用的肉瘤。

“你看到了什么?”

哈利凝视镜子。他看着自己的倒映没有褪去,而是将手伸进了口袋里,掏出了块拳头大小的血红色石头,又扔了回去。他无法动弹,却可以感觉到口袋里之前并不存在的重量。贤者之石。是贤者之石!

“怎得!”

“哈利猛吸口气,眨眼。

“我……我看到了……”他重重一咽,试着思考,“我看到了妈妈和爸爸。他们站在我身后。在微笑。”

“他撒谎!”

哈利呻吟,这低沉似嘶声的词句让他只想捂住耳朵,可他四肢太沉了。

“让我……见他。”

“主人,您是——”

“安静!我想见这男孩儿。”

哈利原地转身,却不是自己控制的,他长大了眼,无法掩饰惊恐。奇洛站在他身前,缓缓解开自己的头巾。斯内普在墙上挣扎,盯着不到两尺外躺在地上的魔杖。奇洛绕开最后一圈头巾,斯内普僵住了,膛目结舌。哈利的心跳如雷,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斯内普这么害怕。

“西弗勒斯斯斯。再见到你很高兴。”

毒蛇似的声音让哈利从咬紧牙关吸了口气。他的身体火烧火燎,疼得他泪水流下脸颊,奇洛高兴地咯咯笑。

“等会儿再解决你,叛徒。现在,我要解决那男孩儿,”有种湿润的嘶声和似是而非的扭曲笑声一并出来,“你总是一肚子坏水,不是吗?好了……说得够多了。”

奇洛又转向哈利,让他张大了嘴。即便疼得不行,他也震惊无比。奇洛后脑勺上有张畸形的脸。红得像炭火的眼睛深深看来,鼻子裂开,薄薄的嘴巴像蜥蜴。没有形状,没有边界,却荒诞可怖。

“哈利,”那脸说,“我的男孩,你有贤者之石,是不是?”

哈利痛苦地左右甩头:“没有!”

“别撒谎!你也许打败了我一次,但这次我能杀了你!”

哈利的身子沉得像铅,但他跑起来。每迈一步都好像过了永远,疼痛顺着脊背绽开,他跑离奇洛后脑勺上的侏儒似的伏地魔。他重重摔在台阶上,贤者之石从他口袋里跳出来,在石台阶上蹦跶。哈利挣扎着呼吸,看着奇洛-伏地魔冲过来,扑向贤者之石。

哈利翻身,手往外够,指尖碰到了石头。他双脚使力,试图再近一点。快了……!奇洛屈腰先握住了,哈利的手指蹭到了他的皮肤。年长的巫师尖叫一声,贤者之石掉在地上,他的皮肤红肿,起了水泡。哈利惊异地看着自己的手,感觉身体轻了不少。他站起来扑上去。

疼痛在他脑袋里炸开。他在尖叫,他知道。他的手指抠在奇洛脸上,奇洛的皮肤因为看不见的烧灼开裂起泡。他踉跄后退,痛苦地叫出来。哈利翻过自己的手打量着,惊叹极了。他又能呼吸了。他一动,全身的重量压向奇洛,死死抓着他不松手。

他眼前朦胧一片,几乎又无法呼吸,五脏六腑像是被扯开,整个人感觉好似沉石水底。他必须抓紧了!就几秒。会有转机的!援军会赶到,斯内普被解救。他只要抓紧了!

他听到有个女人大叫他的名字,然后一切陷入黑暗。

***

声音是哈利最先感觉到的东西。他能听见有谁轻柔的呼吸和衣料的摩擦。他脑子被什么迷雾糊住,像是他睡了几百年。一开始他只想回去——浑身疼得难受,而且头重脚轻,即使是躺着的时候。

但很快记忆涌上来,保护贤者之石,弄出极大的声势,哈利被激得坐起。他呻吟着,脑袋抗拒他的动作,但他看了看四周。根据床位和空间判断,不提自己身上穿的睡衣,哈利把自己搞进了医疗翼。

他的动作被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察觉,斯内普从书里抬头。那男人整体看着不错,更多是不高兴,但哈利的心脏被慌乱揪住了。教授受伤了吗?因为他们想的那出愚蠢的冒险……

这情绪一定显露在他脸上了,因为斯内普翻了个白眼:“别那么一惊一乍地给我看,波特先生,”他慢吞吞地说,“这整年你都表现地无比格兰芬多了,我以为。”

哈利不好意思地对教授笑笑。他真的很像个格兰芬多了。罗恩会很高兴的。

“我昏迷了多久?”他问,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窗外太阳斜落。

“三天,”教授轻巧地说,啪地合上书,注意力移到哈利身上。

他惊喘。整整三天?明天这学期就结束了。几小时后他就要回到德里斯家,恐慌冒头威胁着他,哈利绝望地希望能被转移注意。幸好,邓布利多教授正巧现身。

“您好,先生。”他不太安逸地打招呼。上次和校长的接触少说也是怪异的。

“你好,哈利。很高兴见到你起来了。”哈利的面颊有点发热,他微微耸肩。

“还有西弗勒斯。你感觉如何,我的孩子?”

拉下脸,斯内普瞥了眼医疗翼最后的一扇小门,约是庞弗雷夫人的办公室。

“和两天前一样好。”他气道。

邓布利多笑笑:“波平只是确保万无一失,西弗勒斯。”

一声冷哼。

校长又转回哈利:“现在,我确信你有些疑问。”


*TBC*

评论
热度(80)

2018-04-27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