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十四)》【蛇院哈AU】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还有两章(。

但是标题都比较难以捉摸。

预计灵翻。

以及问一下朋友们,有没有战后V胜利,光明面自此韬光养晦卧薪尝胆,最后把V推倒的文。其实推没推倒无所谓。但是有没有没有?

————————

第十四章 往下


草药课挺无聊的。斯普劳特教授讲了一遍魔鬼网的魅力和性质,然后拿出了装着幼苗的小容器。发绿的枝条在玻璃罩内蠕动,激烈地敲打着罩子,哈利很确定玻璃被魔法加固了,不然一定会碎。

“隆巴顿,为什么你不上来这里呢?”斯普劳特教授命令道,示意这个格兰芬多上前。

纳威有些紧张的小期待,往前迈了一步,斯普劳特教授就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拉进了。他咽了咽,环顾了下教室,然后对教师笑了笑,虽然有点无力。

“现在,我们都知道魔鬼网会紧紧抓住任何挣扎的东西,不如来亲眼看看吧,”她掏出了一只小玩具,施了咒让它嘎吱作响,“因为我们无法伤害活着的生物,我们会用这个。现在,隆巴顿,请把这个扔进里面。”

纳威抓起玩具丢进里头,然后吓得后退几步。那植物扑上来,藤条缠住玩具然后收紧了。很快就传来‘咔嚓’一声,玩具四分五裂,而魔鬼网也安静了下来。

“啊,这样。现在,除了静止不动能让你从束缚中掉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防止自己受到伤害?哦是的,格兰杰小姐!”

“魔鬼网喜好潮湿阴暗的地方,所以阳光可以驱逐它。你可以毁掉它们藏身的树木或灌木,或者极端情况下用火焰咒。”

“好极了!格兰芬多加五分。隆巴顿你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哈利看着纳威走过一排学生,来到罗恩和赫敏身边。他冲他束了个大拇指,然后被潘西打中了后脑勺。哈利对她吐舌头,往她脸上扔泥土,让德拉科窃笑起来。

很快就下课了,他们在别人看来就是找地方上自习。但其实潘西扭曲地拽着哈利的领带把他往地窖拖,而德拉科就在他们身后闲庭信步。

他们到了斯内普的办公室,潘西使劲儿敲了敲门。她可以说是肉眼可见地兴致高昂,哈利就不怎么激动了。自上次这间屋子里发生过的事后,他就希望从上周中平复下情绪。

门开了,斯内普低头对着孩子们眨眼。他盯着哈利,面上惊讶,很明显他知道他的想法的。在他开口之前,德拉科挺起身子,摆出完美的马尔福继承人的样子:“教授,我们有些非常紧要的事要问您。”

斯内普看了他一会儿,表情空白,但哈利觉得自己能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愉悦。

“很好,”他说,“那你们应该进来。”

几人鱼贯而入,别扭地围起来办公桌。教授慢悠悠地坐下,看着他们:“所谓问题是?”

“有些……性质可疑的物品正在学校中,是不是,教授?”潘西开头,语气神神秘秘。她稍稍往前倾了倾身子,如同在告诉他一个大秘密。他眨眼,显而易见地无动于衷。

眼神肃穆,刻意无视了上次这么做的尴尬,哈利补充:“某些某人非常感兴趣偷到手的东西。”

斯内普僵了下,但表情依旧空白:“我想霍格沃兹中不少东西符合描述。”

德拉科忍不住叹息,不耐地动了动。潘西瞪了他眼,然后继续说:“我们想的是一件特定的东西,先生。需要特别的保护。比如,一只三头犬。”

有一瞬间斯内普看上去要怒喝他们,但他的眼睛再次转向了哈利。哈利希望他没这么做。于是,这男人把手抬到眉间揉捏:“继续。”

“谁想偷贤者之石?”德拉科一口气说出来,因为不用再兜圈子了,看着放松下来。

斯内普教授盯着这三人组:“我不想问你们是怎么知道贤者之石的,”他长叹口气,听着可疑地像‘海格’之类的,哈利希望他们没给那个巨人惹麻烦,“为什么你们以为它有危险?”

“因为有人试图从古灵阁偷走它。”潘西回答。

蜘蛛般的手指敲打折桌面,斯内普看起来不耐烦了:“我确信贤者之石放在霍格沃兹最安全——更甚于古灵阁。此地有魔法守护,正如你们所知。就算没有,我为何要告诉你们三人?”

这让孩子浑身发冷。真的没有好的理由,不是吗?

灵光一闪,哈利回道:“因为如果我们都能搞明白,那个什么窃贼想清楚是什么难事?”斯内普眨眼,哈利不知为何觉得自己胜了一筹。过了一会儿,哈利叹气,觉得自己是无用功,“你看,您能至少告诉校长我们知道了吗?如果我们都能走到这步,再多些保护也许有必要。”

“很好,”教授叹气,“他从魔法部归来后我会告知他。”

孩子们交换了眼神。

“他不在?”潘西问,听着害怕又若有所思。

“是的。在你们萌生愚蠢的想法之前,没有邓布利多教授,贤者之石周围的保护也不会消失。”

德拉科向前一步,看着有点点迫切。很明显他觉得要眼睁睁看着刺激的冒险溜走了:“您能至少让我们看看是什么保护吗?”

深色的眼珠凝视着一年级生们,三人都惊了惊:“为何我要如此浪费时间?”

“因为,”德拉科开口,虽然动摇了,却不肯放弃,“不然我们就要自己瞎摆弄了,是不是呀?”

斯内普恼火地呻吟一声,看着就要关他们禁闭算完了。但是,德拉科和哈利那天的冒险一定是证明了他们真的会蠢到说到做到。

“好吧,”他粗暴喝道,“我会领你们参观下面有什么,如果你们发生之后离开。”

觉得他们没法再进一步了,一年级们点头,教授大步走出房间,脚下生风,不耐至极。三人跟在后头,兴奋又害怕地对视。他们能看看下面是什么,而且保证安全!比他们想的还好。潘西拍了拍德拉科的后背,他挺齐腰,得意自满。

终于他们到了毛毛的门前,斯内普一抖魔杖开了门。然而里头并没有他们期待的咆哮和嘶吼,只有竖琴声。毛毛睡着了,满足地打着呼噜。

斯内普定住,然后转向学生们。

“在这。呆着。”他咆哮,把毛毛的爪子踢到一边(那野兽呼噜几声,抽了抽,却没醒来)然后打开活板门。教授跳了下去,然后就只剩下音乐和寂静。

哈利一语不发冲向活板门。潘西抓住他的袍脚把人扯回来。震惊的绿眼睛看向她,她怒目而视:“你疯了吗?”她厉声道,“斯内普教授说呆在这。在安全的地方!”

摇摇头,哈利挣开抓握,拽开门:“我不能让他自己下去!不管是谁要偷贤者之石都很危险!如果因为我们叫他来,所以他受伤了……”他声音渐小,表情负罪慢慢,然后一耸肩。“我不能。”之后跟着教授跳下去了。

哈利落到的地方意外地柔软,当他低头,堪堪分辨出朦胧光线中的藤蔓。

“蠢货!你是什么格兰芬多吗?!”他听着上头说,然后抬头见到潘西和德拉科的剪影正往下看。他只是耸肩。

过了会儿,德拉科也掉下来,潘西跟在后头。他俩看着双双不高兴。见哈利惊讶的眼神,德拉科翻白眼:“像是我们会让你自己来似的。而且,现在我们真的能看看保护是什么了。”

话音刚落,他们发现身边的藤蔓开始蠕动,缠到了身上。现在光线好了点,他们认出了这植物。

“魔鬼网!”潘西嘶声。他们惊恐地面面相窥。

张大了嘴,哈利试着镇定下来:“我们现在该干嘛?”

恐惧让他们六神无主了一会儿,恐慌起来,但这时德拉科嘶声道:“别动!如果不挣扎它们就会松开,”他顿了顿,悲鸣一声,被根相当粗壮的藤蔓缠上了,“说的比多的容易。”

支起身子,哈利开始缓慢移动。藤蔓也渐渐收紧了,潘西不由惊叫。最终,他走出了藤条的范围,重重摔到石头上时胆战心惊。他嗷呜了一声。

“有用?”德拉科声音颤抖。

哈利点头,然后意识到他们看不见:“对,有用。有点高低差,注意了。”

有那么一会儿哈利只能听见他们惊恐的喘息,然后潘西和德拉科喘着气一前一后地钻出藤蔓。

三人互相看了看,意识到他们已经过了两道防护。

“我居然要这么说,但下一道最好难一些。这太荒谬了。”潘西咕哝着拍拍身上的尘土。

他们通过了进到下一区域的门,就见到他们的教授骑在扫帚上在飞翔的钥匙云里穿梭。

“教授!”哈利叫道,斯内普空中急转,眼中冒火,无视了身边刮擦的钥匙。

“你们三个下来是有何贵干?”他咆哮。钥匙转了个弯再次冲向他,让教授降到了地上。他漂浮在三人上头,孩子们不禁咽了咽。

哈利不想看到斯内普的眼睛,于是环视整个房间。他的视线落到扇锁着的门上,然后移向了钥匙。有那么一把老旧又巨大的钥匙抓住了他找球手的眼睛。明显与众不同的风格在他脑中过了几圈,很快有了答案,他转向斯内普,他还在气头上。

“我能抓到它!”斯内普盯着点,表情有点困惑,“我能抓到钥匙。”

短短瞬间教授的情绪在愤怒和钥匙的必要之前来回切换。最终他低吼一声把扫帚塞进哈利手里。哈利骑上去,然后起飞。扫帚型号挺旧——大概是学校的——但足够了。

钥匙统统向哈利飞来,划破他的制服,划伤他的脸和手。他全无视了,专心跟着大钥匙。抓到它不过一会儿的事,但其它的钥匙开始生气地嗡嗡响,哈利心无旁骛地落地,钥匙插进钥匙孔。咔嗒一声,钥匙直接冲出去飞走了。哈利转身看了看三人,发现潘西和德拉科在怒气沸腾的斯内普教授后头兴奋不已。这画面让他抖了抖,哈利打开门,四人进到下一个房间。

这房间里满是巨大的棋子。哈利好奇地看着,觉得应该是麦格教授的手笔。他注意到棋盘对面的门,然后无视了其他人的叫喊,飞奔过去。棋子兀然挡路,剑盾摆好架势,哈利大叫一声急刹车。他惊恐地后退,棋子回到了人畜无害的样子。

“我们得玩一局到另一边,”潘西说,“是吧,教授?”

斯内普看着又想尖叫又得了血管瘤。他只是微微点头:“正解,帕金森小姐。”

他们聚集在棋盘一边,斯内普对着马、车、王和后点了点魔杖,这些棋子下了棋盘。斯内普瞥了眼三个孩子,然后叹气,抬起手抵着太阳穴,缓缓吐出口气。

“马尔福先生,你站王,帕金森小姐,车,波特,你做后,我是马。”

“为什么我是后?”哈利抗议,踢了踢暗笑的德拉科的小腿。

“因为,”斯内普回道,转身,“那是局中最强大的棋子,我不希望跟在你后头照顾你。若你抗议,就此离开吧。”

哈利摇摇头,爬上棋盘,站到德拉科身边。潘西站到了大右边的车位,斯内普就在左边,和他们隔了象。斯内普点头,看着棋子摆出英格兰开局。他皱眉,这种走法有多种对应方式。米勒娃果然尽责,棋子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后翼马至H6。”

邻近哈利的硕大石棋子越过兵砸到棋盘上,然后滑到兵和象之前。哈利慢慢吐了口气,手不断握紧放松。他们必须赢。他们必须要到另一边,不然,一切就完了。

许久,棋子布满了棋盘,潘西和德拉科王车易位。潘西正挡在只尤其凶恶的兵面前,时不时被嘶吼。哈利走了几次,都是精心排划过的。哈利看得出斯内普是非常理性的棋手,并且未雨绸缪。不乱走棋子,谨慎而井然。哈利想是不是因为他下的是活人而不是棋子,却觉得不尽然。

对方的象攻击了他们的兵,把棋子弄得粉碎,哈利得抬起手来挡住往脸上飞的碎片。白王被困进了角落,在将军的边缘。哈利明白为什么其它的棋子丝毫不手下留情,他们在害怕。在战败。

“车至B2。”

潘西走过起棋盘,跨过碎石,然后停步。她转了一圈,看着王说:“将军!”

王扔下宝剑,巨大的王冠掉在潘西脚边。她神色兴奋,蹦了蹦,得意洋洋。哈利翻了个白眼走过去:“还没结束。”


*TBC*

评论(12)
热度(96)

2018-04-03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