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十三)》【蛇院哈AU】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本来这个月,准备翻完第一卷的。但是吧,这个热度吧,尤其是对比第一章和上一章的时候吧,好像完全没有动力呢。似乎理解了原作者鸽的原因啦。

    全文存稿听着真不错啊。我依然一天三页,然后一月一更,慢慢来,反正我不急。

    好的。

    这章第一遍预览有点想哭,第二遍哭泣,翻的时候继续哭泣。

    啊。多愁善感的日子。

————————

第十三章 下午茶


几天后,哈利迎来了夜游后的第一次和教授的课程。他带着自己的东西,敲门时犹豫不决。这节课他真的恐惧极了,程度仅次于他第一次上场打魁地奇。至少那次他不需要提心吊胆一整周。

他敲敲,门应声而开。坩埚和课本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了,而斯内普站在那里,抱着双臂,神态冰冷。哈利咽了咽:“你好,教授。”

“波特先生,”他的语气干脆严厉,哈利缩了缩脑袋,感到肚子里扭成一团,“我原以为你应当知道如何入手,但我想若你持续表现在期望之外,我也不该惊讶。”

哈利抓着自己的包,点点脑袋,没抬头。他的本能,帮他这么多年来活过德思礼一家的本能,占据住了他。他低垂着头,查看了今天要熬的药剂——遗忘药水。他安静地着手熬制,生怕多说一句话被当作‘顶嘴’。

他开始准备材料。不像之前的提示和敲门,斯内普厉声批评:‘别那样握把手’、‘笨手笨脚’、‘若你想熬废一锅药,做得挺好’。

每一句话都犹如针扎,在他胸口留下痕迹。通常这种言论他并不在意——不再在意了,反正。但是哈利真心实意地喜欢斯内普。这个男人帮了他很多,而且拐外抹角地对他好。

现在都被他毁了。

泪水开始在眼中凝聚,他缩进肩膀里。斯内普评价了他可怜的姿势。

最终,药剂到了需要在特定速度下搅拌数分钟的时候。一开始哈利还能跟上,但他的情绪翻腾,手开始颤抖。很快他乱了节奏。

“蠢男孩!”斯内普挥过手来,哈利无法自制地跳了一下。这一跳让他四仰八叉地掉下椅子,狠狠摔在了石头地上。被这一系列事情惊呆了,哈利忘了低头,露出他通红一张脸。慢慢地,他看向了斯内普。这男人正看着他,完全僵住了,一只手搁在搅拌棒上。自他夜游被抓的第一次,他不再冰冷或愤怒。只是困惑。

哈利内里有什么东西碎了,他不住啜泣一声,卷缩起身子,开始一遍又一遍说‘对不起’。

有很久,斯内普手足无措。然后他在男孩儿身边跪下了,一只手放到他肩上。哈利抽动着躲开,胳膊护住脑袋和脆弱的脖子。

深色的眼睛张大,他认出了这个姿势,是他年幼面对自己父亲时学会的。

不再试着去碰男孩儿,斯内普轻轻说:“波特先生?”他的声音前所未有地轻柔。哈利没有反应,“波特先——哈利。哈利。”

终于,满是泪花的绿眼睛抬起来看到了他。慢慢地,意识到了什么,羞愧涌来,哈利小心翼翼地舒展开手脚,不去看教授。这男孩慢慢站起来,双腿颤抖,不说话。他的眼睛瞧到了魔药,因为他们的不注意已经变成了深色。

“我应该从新熬一锅吗,先生?”他的声音除了丝丝顺从,没有情绪。

斯内普想只有那双眼睛才能伤他如此之深了。

“别管,”他说,声音一定是太尖锐了,因为男孩儿又缩起了肩膀,“不重要。”

教授消失进了房间另一边的神秘小门里,哈利重重咽了咽,想着要不要逃跑。他在干什么?眼前闪过皮带和手杖的虚影,哈利回头看了看走廊。最好待在这里。如果他跑了,惩戒只会更糟。

终于,斯内普回来了,哈利低着头,准备好了挨打。但是他只听见倒什么液体的声音,然后一只茶杯出现在了他鼻子底下。哈利往后一抽,然后眨眨眼,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他震惊地抬头,看着他的教授示意他坐到先前的位置上去。

慢慢地,哈利坐下,小小啜了口茶。是印度奶茶。斯内普喝了口自己的茶,看上去诡异地不自在。

“哈利,”他开口,低头看着茶水而不是他,“你愿意解释自己的反应吗?”

哈利疯子一样摇头,羞耻哽在嗓子眼。不,他绝对不想说。永远不。

“我用词有问题。告诉我你为什么这种表现。”

转着手里的杯子,哈利耸肩:“不知道。”

斯内普叹气,飘在空气中如尘埃。有一刻的寂静,然后哈利抬头瞅了瞅。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似是含着些像是共鸣的东西。哈利脸红,心神不定。

“这就是……这就是我,我猜。怪胎。”他耸肩。

最后一个词听起来像被说过千百遍。哈利对着杯子皱眉,斯内普也是,却多了一丝思虑。

“那种反应是后天学习的。”他指出,哈利只是耸了耸半边肩膀。他不要说话了。从来没有好事。事实上,通常正相反。

当他再抬头时,斯内普几乎在他面前,哈利一吓,茶洒到了衣服上。教授轻柔地拿走他的杯子,放到了废药水的边上。‘哈利,’听到他的名字,绿眼睛慢慢地抬起。斯内普小心地伸出只手,像是要触碰受惊的动物一样往前挪。

最终,他的手轻轻地碰到了哈利的发顶,温柔地拍着,手指梳理着发丝。哈利看着他,惊呆了,而斯内普表情严肃:“怪胎?不。他们只是不像你一样特别。”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词很重,即便是他并不真的理解。哈利轻轻点头,更多地是表示听到了而不是赞同。教授似乎明白,手指最后一次梳过他的头发,收回去了。

“也许下次你会更愿意分享,”斯内普说。哈利耸肩,并不真的觉得,却感谢这段缓刑。男人回到桌子前,拿了两只瓶子交给了男孩,“这支是提神剂。我认为能帮你度过这一天,”哈利苍白地笑笑,点了点头,“另一支是无梦药剂,”他没有多解释,哈利很感谢他。

后退一步,教授点了点门:“我确定你会想和友人重聚,”哈利不怎么确定,但是点头,喝掉了提神剂。他把空瓶子交给斯内普,斯内普给放到了桌上,然后转身离开了。

出门前,哈利转过身。他张开嘴,却不知道如何表达此刻的感情。于是他顿了顿,小声说:“谢谢你。之后见,教授。”

“再见,哈利。”

哈利回到公共休息室的时候,提神剂已经起效了,他觉得不再那么抑郁了。眼泪没了,红鼻子和肿眼泡也消失了。唯一不好的是,如果真的不好,是从耳朵往外喷的蒸汽。感觉很奇怪。哈利进入公共休息室,往自己寝室走。

“你在这。怎么样?啊!我看到你熬了提神剂。真是惊人——挺高级的了。”

哈利笑笑,虽然他确定看上去更像是对德拉科做鬼脸。他扑到床上,扯下袍子,然后踢掉鞋,穿着裤子和里衣躺着。他抽出无梦药剂,在手指间把玩。

“那个是什么?”

哈利看向德拉科:“睡觉的。”

“告诉斯内普教授你的失眠了,是吧?”

哈利不痛不痒地嗯了声,让德拉科自己想是什么意思。他摘下眼镜,拔开瓶塞,一口气喝干。药水火辣辣地流过嗓子,进到胃里,几乎是瞬间他就昏昏欲睡了。很快他就不省人事。

德拉科瞥了眼:“安安,那就。”一翻白眼,德拉科从床上爬起来,去公共休息室看看潘西想不想玩爆炸牌。

***

“你有没有觉得邓布利多行为很奇怪?”

“什么意思,奇怪?”

早餐时哈利往自己的吐司上涂橘子酱,看向讨论着的潘西和德拉科。他咬了一口,转头看邓布利多,他看上去不是太好。

“不知道。也许跟那个石头有关。也许有人要拿到了。我们应该注意有没有人瘸着走。”

哈利给了潘西一个白眼,摇摇头,翻了页预言家报:“嘿,德拉科。在林子里那晚。攻击独角兽的那玩意儿在喝血,对吧?”

“是啊,然后?”德拉科咬了口甜瓜。

“为什么有人会喝独角兽血?”

“那可有一打理由了,”潘西嘴里塞满鸡蛋,哈利恶寒。潘西咽下去说:“独角兽血是绝佳的治愈药剂。据说如果有濒死之人喝下,他们就不会死。不是说……好了,而是多活一会儿。当然,独角兽太过纯洁,所以杀死取血是很邪恶的。没有正常巫师或女巫那样做。”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疤疼。”哈利考虑,喝了一大口茶咽下吐司。

“你的疤疼了?”德拉科的眉头拧起,靠近了瞧哈利的额头,“这太疯了。”

“第一天到这的时候也疼了。就一会儿。我觉得可能是斯内普教授,但我在他那里呆了非常久,没事发生,而且他试着解掉我扫帚上的恶咒。”

“他有?”潘西震惊地张大眼,看了教师席喝茶的斯内普一眼,“也许他知道哈利点什么,也许我们该和他谈谈。”

哈利嗤笑:“过去说‘哦顺便一提,教授,我们知道毛毛和……你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了,我们认为它现在不安全?’他肯定会觉得我们彻底疯了!告诉你吧——他会关我们禁闭到七年级,因为我们去了那个该死的走廊,然后他就会觉得我们全失心疯了!”

“值得一试,哈利。”

哈利对潘西和德拉科皱眉,两人都目露恳求。第一节课的铃响时他站起来,收拾好东西:“好吧。防御课后我们会和他说。”

潘西站起来:“我恨那节课。奇洛教授无聊死了,而且闻起来像大蒜。”

德拉科嗤鼻,领起包和他们一起上二楼,在台子上等了会儿楼梯,然后往黑魔法防御课教室走:“他没宾斯教授坏。我只能这么说。我基本上在魔法史课上赶草药学作业。”

哈利大笑,手臂钩住德拉科的脖子,钻进教室里坐下。

这节课很普通,而且挺无聊的。他们练习了施展和瞄准击退咒,又实战了几次。哈利在不止击飞了布莱斯的魔杖,还把他弄退了五尺。

奇洛格外地笨手笨脚。他把自己绊倒,被小东西吓到。当下课铃终于响起,他大叫一声跳到了椅子上。窃笑不已,斯莱特林心情不错地走出了教室。

“来吧,我们现在去见斯内普教授。”他们往楼梯间走,德拉科催促道。

潘西抬头看了看大门上头的钟表,蹙眉:“我们草药课会迟到的!”

“要是死了成绩就不重要了,”德拉科一边往楼下跑一边斗嘴,“况且斯内普教授可以给我们写假条。”

潘西跺了跺脚,但是紧跟上了德拉科,哈利很快跟上去。他们跑进了空荡荡的魔药教室,德拉科沉下了脸。

“他在哪?”哈利问,看了圈教室。

“快来,我们中午再找他!”潘西冲出教室又回来,“草药课,快点!我们今天终于要魔鬼网的标本了。”

德拉科嘴里嘟囔,但是和哈利跟着潘西一起跑向一号温室。贤者之石需要等等了。


*TBC*

评论(7)
热度(133)

2018-03-26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