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十二)》【蛇院哈AU】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如果一天三页pdf,差不多一年坑平。

但是从第二卷开始,这俩作者开挂了一样一个月一卷。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

第十二章 入林


和莉莉在某些方面相似的想法让哈利心中翻腾,他的包紧紧贴在胸口上,轻轻说出密语‘两耳草’。他带着小小的发自内心的笑容跌撞走进公共休息室。

哈利见到潘西和德拉科坐在沙发上,于是过去加入他们。他俩对着他的表情眨眼。

“有人给你来了一发欢欣咒怎么的?”德拉科问,挑起眉毛。

哈利摇头,没有说话。他有点害怕说出来,像是如果这些词逃出来,这些情绪也会飞走。所以他坐到德拉科身边,靠在他的身侧。

一开始德拉科对他困惑地眨眨眼,但显然他决定问问题没好事,就也靠过来,继续和潘西说话。那女孩对他俩眨眼,和德拉科交换了个眼神。

他们就那样待着,哈利沉浸在与不记得音容的母亲的新联结中,德拉科和潘西静静作陪,知道晚餐。

***

“我们该去海格那。”哈利提议。

一上起课来,时间真是飞逝,他们已经返校两个月了。他们尽量把课余时间花在研究尼古拉斯·弗拉梅尔和贤者之石上,却依然没有头绪谁会想偷这石头。

“我不见海格。”潘西哀嚎,在草药学课本后头撅嘴。

“可如果他替邓布利多取来了贤者之石,他们一定有线索自己是要放什么。”

潘西夸张至极地恼怒叹气,然后吹开脸上一缕头发:“好吧,我们晚餐后去。”

德拉科剜了潘西一眼,然后被她踢中小腿,缩了缩。他怒目而视,揉着自己疼痛的小腿,翻开咒语课本。他看着桌上的羊皮纸,然后坐直了。他指挥魔杖,念‘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我们早学过那个了,小混蛋,”哈利翻白眼,“为什么不试试新的?”

“哦,让我们看看你能做什么完美事吧,波特先生。”德拉科故作刻薄地回嘴。

哈利嗤鼻,卷起袖子,抽出魔杖。他动作坚决地一挥。‘速速变大!’那张羊皮纸变大了三倍,潘西礼貌地鼓掌。

“你从哪学的?”

“德拉科家的书里。我觉得挺帅的。”

“怎么把它变回来?”德拉科干巴巴地问。

哈利耸肩,被抱枕糊了一脸。他扶正眼镜,盯着一脸得意吐舌头的德拉科。哈利翻白眼,给自己的书翻页,看向潘西:“你为什么不试试击退咒?”

潘西点头,抽出魔杖。她举着定了一会儿,集中精神,然后劈下去‘Flipendo!’

咒语全力击中了他的胸膛,哈利大叫一声,从椅子上翻下去,摔倒在地。他摊了一会儿,翻身站起来。他再次扶正眼镜,徒劳地抚平头发:“棒极了。”

很快就是晚餐时间,他们之后闲逛了段时间,在冰冷的地窖里享受炉火的温暖。雪已经化了,天却依然很冷。等最后几个人慢悠悠地回寝室,哈利溜到潘西和德拉科身边,他俩从一局白热化的巫师棋里抬头。

“我们该去海格那了。”

“现在?”潘西小声说,瞧了眼角落里的钟表,“已经宵禁了。”

哈利狡猾地笑笑:“我有办法。”

潘西挑起边眉看着哈利拿出块闪亮亮的多色布料:“这是什么?”

德拉科坏笑起来,跳下椅子拍拍哈利的肩膀:“你是个天才。”

哈利把斗篷披到肩上,身体就消失了。他抬起胳膊:“来啊,我们挤挤都能进来。”

潘西目瞪口呆,但很快爬到斗篷下,贴在哈利身边。德拉科也乱哄哄地进来,抱紧了潘西。哈利让斗篷落下,魔法布料盖住了所有人,然后他们出发。

他们一到小屋,潘西直接抓住了斗篷查看。过了会儿,她掴了下哈利,让他无声地抗议:“你没告诉我你有件隐形斗篷。”

“有人送我的圣诞礼物,我忘了说了,”他耸肩,“我们能晚点儿说嘛?”潘西愠怒,但点了点头。

他们敲门,里头传来声巨响,像是有什么大东西掉地下了。过了会儿,海格来开门,看上去有种奇怪的负罪感。“你仨来这干啥?”他质问,不像他自己地简短。又一声,他回头看进屋子里。牙牙呜咽了声,惊慌地跑过海格,钻进窝里蜷缩起来。

有那么会儿没人说话,然后终于海格开口:“好吧,进来吧。”三人面面相窥,小心翼翼地走进去。乍一看挺普通的,就是比平常更乱,然后一坨看着像龙皮的东西动了动。然后还真的是龙皮。

德拉科吱儿了声,往后倒,眼看就要随牙牙去了。但是他撞上了海格。他似乎没注意到他,黑色的眼睛凝视着龙,表情……骄傲?

“诺伯,我们有客人了!”海格宣布,然后那龙,被命名为诺伯,咳了点火,“噢,看看你!健康的小东西!”海格挺起胸膛,像个骄傲的爸爸一样。

哈利消化了一会儿才能说话:“海格……这只龙从哪来的?”

“哦那是个傻问题,啊?从蛋里来的,和所有龙一样,”然后巨人说,“噢,你的意思是……从霍格莫德一个希腊伙计。玩牌赢来的,”海格回忆着,眼睛转悠,“我平时玩牌不咋样,但想赢的时候……”他又笑了,潘西害怕地尖叫了声。

有点恢复过来,德拉科对着他噼里啪啦:“你肯定不是认真的!”海格疑惑不解,他继续,“你不能留着这东西!这太过危险了。而且不合法。”那男人看着想要说什么,但是迅速咽下去了。哈利挺欣慰的。他真的不想知道他准备说什么。

海格看着还没被说服,潘西说:“但是你住在小屋里。小木屋!我说不出一周这地方就要变成灰烬。”

海格这下听进去了,他四下看看,像是在考虑。哈利等了一分钟,从另一个角度尝试:“而且,想想……诺伯。他会长得很大,对吧?藏在你的屋子里他不会高兴的,或者森林里……他注定要飞翔。”巨人的眼睛闪了闪泪花,悲伤地凝视诺伯。

“猜你是对的,”他最终叹气,皱眉抿嘴,“可我不知道该干啥。魔法部要是知道了甚至可能把诺伯解决掉。”

所有人安静了一会儿,各怀心事。然后德拉科呻吟一声,脑袋埋进手臂里。

“怎么了?”潘西问,看着后悔自己问了问题。

“我不相信自己在说这个,但我觉得我们需要韦斯利,”每个人都眨眼,他不高兴了会儿,继续说,“他有个哥哥在龙类保留地工作。我记得父亲谈起过不敢相信会有人让自己的孩子在那里上班……”他的大声吐槽被哈利和海格的严肃神情压下去了。

哈利思索着:“你觉得他哥哥会收留他?”

德拉科嗤鼻:“有史以来韦斯利全进了格兰芬多。我确定他会不假思索的。”

于是第二天早上,哈利早餐时找到了罗恩,快速解释了下情况。从霍格沃兹有只龙的兴奋中平静下来,红发男孩同意猫他哥哥。哈利借给了他海德薇。

晚餐时他们收到了回复,查理会让几个朋友过来带走那只龙。重点是,因为整个行动都不怎么合法,他们不能被看见。于是他们会在最高的塔上等着。半夜。

考虑到哈利有隐形斗篷,这并不算是坏情况了。那天傍晚,罗恩、哈利和德拉科(斗篷只能盖住三人,而潘西身体最不行。至少德拉科玩魁地奇),还有篮子里的诺伯来到了塔顶。

这几个人想办法手忙脚乱地把诺伯搬上去,然后送走。不幸下去的时候,一副移动的楼梯夹住了斗篷角,给拽下去了。三个一年级生去取回来的时候,费尔奇从走廊出来,明显听到了他们。

不到二十分钟,三人就坐在了麦格的办公室,面对眼看着刚醒不久的院长。几分钟后,衣衫凌乱的斯内普走进来,他的眼神冷硬,扫向自己的两个一年级生。

“你们三个在想什么?”麦格厉声道,“你们应该知道不应该晚上在走廊走动。不过几个月前发现了只巨怪!”她分别盯着三个学生,让他们不安地扭动身子,“五十分!每个人!”

三人惊恐地互相看了看,斯内普开口让事情更糟了:“以及禁闭。”他沉声说,凝视着哈利。他的眼睛比开学第一天还要冰冷,同时还有些悲伤,像是被打破的承诺。

麦格点头:“没错。你们会和费尔奇先生领禁闭,”罗恩张嘴抗议,但是两束尖利的视线让他立刻闭了嘴,“现在,我会护送韦斯利先生回寝室,斯内普教授将负责波特先生和马尔福先生,因为你们无法自行回去。”

三个心情抑郁的一年级离开了办公室,就属哈利最糟。当然,丢了那么多分他感觉很烂,他们的院友肯定会不高兴,但是斯内普眼中的不认可和愤怒更让他受伤。

他无言地把他们丢在了公共休息室,立即转身出了通道。哈利看着他的背影,心脏像是要爬到肚子里。

德拉科和哈利对视许久,回到了寝室,没用惊动其他男孩,然后安静地互道晚安。

三天后,哈利、德拉科和罗恩跟着费尔奇穿过霜冻的湿润土地,前往海格的小屋。哈利往上拉了拉斯莱特林围巾,盖住耳朵,手塞进袍子里。他身边的德拉科魔杖快速画了半个圆,一句‘荧光闪烁’魔杖尖像火炬一样亮了起来。哈利也掏出魔杖,而他另一边,罗恩有样学样,但是魔杖只是吐了几个火花。

“好了,我们到地方了,”费尔奇笑容恶劣地宣布,把他们呈现给海格,“你的小帮手们。”

“哦棒极了,”罗恩嘟囔,脑袋缩进围巾里吹气。

哈利跺跺脚:“小声点,你宁愿跟着海格还是费尔奇?”

罗恩盯着哈利:“就是因为他我们才在这的。”

“韦斯利说的有道理,你知道,”德拉科的脸被魔杖顶端苍白的蓝光照亮,“啊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说。”

“要是我的话,你们仨都要被提着拇指挂在地窖里,”费尔奇一笑,露出一口歪扭的黄牙,“但是,现在,你们都要在禁林里帮海格干活。”

禁林,你疯了?”德拉科睁大了眼,来回看着两个校工,“是禁林。像名字说的一样。我们不准许进去的!”

“邓布利多教授给了你们仨特别待遇,”费尔奇回道,听着不能更高兴,“安安。”

哈利目送费尔奇抽身而去,愈发绝望,他转身面向海格,咽了咽:“我们不是真的要进去,对吧,海格?”

“恐怕要啦,哈利。有玩意儿袭击独角兽。那天我找到只要死的。邓布利多说有啥很不好的东西盯上他们了。所以,我们要把他搞定,”海格笑着拍了拍十字弩,“现在,要是你找到什么东西,就放烟火,罗恩和我会跑着过来的。”

“你和罗恩是什么意思?”德拉科问,慢慢地恢复过来,“你要让我们分开行动?让我们独自进禁林?有狼人怎么办?”

“哦安心,马尔福。下周才是满月。要是能让你好受点儿,牙牙给你,”海格把粗大的狗绳给哈利,“好咯。我们走。”

罗恩惊恐地看了德拉科和哈利一眼,跟提着油灯照亮的海格走了。哈利同情地回了个眼神,拽着德拉科的袍子往禁林走。德拉科怪可怜地呻吟一声,和哈利走进了黑暗中。

“我不信我们在做这种事。太掉价了。”

哈利牢牢闭着嘴。要是德拉科觉得从森林里找独角兽掉价,那他会怎么想哈利这些年为他姨父姨妈做的活?于是,哈利一抖魔杖,往前送出道光帮他们护航。他们进入禁林不久就遇上了罗恩和海格,海格正弯腰查看一弯银色的液体,手指在里头拨弄。

“海格,”哈利小声说,“那是什么?”

“独角兽血。附近肯定有头伤得很重。我和罗恩走这边,”海格的银手指点了点方向,“你和马尔福走那边。”

哈利严肃地点头,垂下视线看着那一弯血,五脏六腑扭起来。德拉科已经走了挺远,被石头和树根绊倒的时候小声咕哝,他抬起头,看到哈利小跑着追过来。

“我恨这个。”德拉科一字一句说,把脚从树根里解放出来。

“你在害怕,是不是?”

“我才不害怕。马尔福从不害怕。”

哈利盯了德拉科一会儿,一个失足翻滚下了斜坡。牙牙被牵在后头,往他脸上糊口水,确定他没事。哈利坐了起来,手在地上摸索眼镜。

“这里。”

哈利握住了德拉科手里的眼镜,给自己戴上:“谢了。”

“来吧,我想我听到那边有动静。”

哈利看着德拉科行动,摇摇头。现在德拉科脑子有点锈,试图证明自己并不害怕。哈利站起来,拍拍袍子脚,然后跟上了德拉科。德拉科突然站住,抽出来魔杖。哈利撞上了他的后背,瞥了德拉科一眼也抽出了魔杖。

不到百尺的地方,一只独角兽躺倒在地,静静地喘气。牠还活着,很勉强,眼睛闭上,吃力的喘息中夹杂着痛苦的呻吟。牠身侧裂开了道口子,而且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两个男孩眼神惊恐,定在原地,看着那个无论是什么的生物吞咽着独角兽血。

哈利有种呕吐的欲望,头疼得要命。他踉跄几下,魔杖脱手而出。视线开始模糊,他抬起双手捂住脑袋。他身边的德拉科不安地扭动身子,他的呼吸急促,几乎是无声地在呜咽。牙牙往后退去,然后这猎狗狂奔进森林。

哈利的身形摇摇欲坠,倒下的时候被德拉科接住。德拉科捏紧了魔杖胡乱甩动,唤出了小瀑布似的亮紫色火花。那东西动了。哈利大叫起来,德拉科摔倒在地,睁大的眼中满是恐惧。哈利很确定德拉科在尖叫,但他头痛欲裂,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

他过了一会儿才分清阵阵蹄声和脑子里的声音的区别,但然后一只半人马从林中蹦了出来。牠——不,他——冲那东西挥舞起蹄子。牠惊吓地后退,似乎直直看向了哈利。头疼到达了新高,哈利伸手去揉额头,堪堪意识到自己在干嘛。终于牠似是决定了不值这工夫,滑远了。

半人马走到男孩们身边时,哈利缓缓恢复了知觉。两只臂膀像钳子一样把他圈起来,德拉科的脑袋缩在肩膀里,一只眼看着靠过来的半人马,半是害怕半是微妙地决绝。他握着魔杖的手颤抖,指节泛白。

“哈利·波特,”半人马吟咏,像是发现了什么伟大的秘密而不是称呼哈利,“牠不会离开太久。请与我来。”

德拉科嗤鼻,稍稍往高里挥魔杖:“那可不一定。”他近乎咆哮道,声音发抖,低沉里含着畏惧。

在金发男孩能反抗之前,男孩们被双双提起来,放置到了半人马的背上,德拉科堪堪抢夺起哈利的魔杖,然后他们出发了。他们在森林中飞速奔跑,德拉科更是死死攀住了哈利。不过是几分钟他们就碰上了海格和罗恩,两人正快步向紫色火花出现的地方赶去。

“费伦泽,”海格喘着气,眼睛在他和男孩们之间来回移动,“咋了?”

“一个恐怖的生物正行走这片土地。”不及他继续,男孩们就从他身上滑下去,而林中又冲出两只半人马。他们看着异常愤怒,其中一只——黑皮毛的男性——开始长篇大论居然让人类骑在他身上。

场面变得更糟之前,海格打断了他们:“啊看看,贝恩。费伦泽只是在救下这些男孩。不是坏事。”

贝恩显然不为所动,又开始阴沉地嚷嚷些星星和骡子的东西。无视了他,海格转向德拉科和哈利,他俩紧紧贴在一块,站在哪里都好不要这里的罗恩身边。

“你俩还好?”

“我想吧。”哈利含糊地说,正巧和德拉科一边摇头一边说‘不’撞在一起。哈利看着他,被自己的魔杖贴脸。他接过来,轻轻对另个男孩微笑道谢,德拉科只是点点头。

这一会儿人类自干自的,无视了那边贝恩紧咬费伦泽不放。“我想,我们现在就走吧。”海格最终说,把一年级生们往霍格沃兹赶。

贝恩张嘴欲言,被费伦泽打断了:“他们还年幼。”黑皮毛的半人马在抽身离去的人类和同伴间看了几圈,跺了跺前蹄。

“好吧。”

当他们回到海格的小屋,他逐个拍了拍,问他们需不需要去医疗翼。得到了三个不要,他就把他们赶回寝室了。

一年级们回了寝室,准备歇息,真的累坏了。在睡着之前,哈利悄悄说:“德拉科?”

有一瞬间哈利以为自己说晚了,但一个疲惫的声音答道:“嗯?”

“谢谢。”

那边回了个哼声:“别再提了,真的。再也别。”


*TBC*

评论(3)
热度(72)

2018-03-21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