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十一)》【蛇院哈AU】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第一卷三分之二了——啊!仅仅是开始!

上一章语文水平可怜、可怜的词汇量。

————————

第十一章 再一次的感情


潘西挑起一边眉,抽走哈利挥动着的卡片:“许多人认为的现代最伟大的巫师——我不认为——主要成就为1945年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龙血……尼古拉斯·弗拉梅尔!”潘西雀跃,手臂环上哈利的脖子,去亲他的额头,“棒极了,你真是!现在我们知道从哪里开始找了!”潘西蹦下德拉科的床,兴奋地高高举起卡片,“去图书馆!”

他们激动地跑跳去图书馆,潘西爬上梯子够高处的书之后抽出数本之后他们坐到软乎乎的椅子上翻阅。有点很不好,哈利发现了,在翻着一本古老的厚书时,魔法书籍很少有目录。他把眼镜推到头顶,揉揉额头和眼睛,斜扫到了书页上的污渍。

这简直是白费功夫。

“找到了!”

德拉科从椅子里站起来,去向中间的桌子。他把书拍到桌上,哈利眨眼。那本书大概价值连城。德拉科指着块黑油墨书写的文字,潘西轻哼着扫阅,而他就站在一旁看着自满得意。

“噢。”潘西最终站直了,说。

“噢?”哈利疑问着重复。

潘西点头,拨开脸上的头发:“尼古拉斯·弗拉梅尔因为制作贤者之石而成名。”

德拉科的眼睛落在书页上:“。”

哈利皱眉,感觉被孤立了:“所以,贤者之石到底是什么?”

“什么,你不知道?”潘西质询,脸上是真心的震惊。

哈利抱起手臂,沉下脸:“不。我很抱歉自己不想你们两人得益于自幼在巫师家庭长大。”

有一瞬间潘西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和德拉科交换了一个或许是羞愧的眼神,又看回哈利:“贤者之石是件物品,根据传说,可以把任何金属变成黄金,任何液体变成长生不老药。”

哈利皱眉,不太明白问题在哪。那石头在霍格沃兹里应该是安全的。毕竟有条三头狗守着。然后哈利想起了古灵阁的失窃,巨怪,以及他的扫帚搞怪。突然他明白了。这就是了,事实上,一个,很大的,问题。

“噢。”

潘西和德拉科点头,表情严酷。三个十一岁的孩子面面相觑,不确定到底该做什么。

这发现让一整天索然无味,潘西飞路回家是闷闷不乐。很快,哈利上床睡觉,因为这一周的大起大落疲惫不堪。但是,德拉科还醒着,想跟母亲说一说。

他在大厅里找到她。她膝上有本搁着。当他走进来,她抬起头微笑,却在看到她儿子严肃的表情时不见。德拉科爬上沙发,靠着她。

“怎么了?”她问他,声音开始露出担心。

德拉科先是没回话,试图理清思绪。

“是哈利。”他最终说。

蹙眉,她合起书。

“你们吵架了?”她问。就目前她所知,男孩们没有半点意见不合的地方,而她也不希望看到有那么一天。

德拉科摇头:“不,不是那样。只是……几天前,我们上床睡觉前,哈利说了奇怪的话,”德拉科抬头直视母亲的眼睛,“他说这是他的第一个圣诞节。那怎么可能?”

纳西莎安静了一瞬间,明显在消化这信息。她将它与那男孩留下的印象做对比,并不喜欢得出的结论。最终,她摇头赶走了那想法。肯定不时地。她应该只是自顾自想远了。

她的手安抚性地环住了德拉科,揉着他的背。她一部分高兴德拉科关心他们小家庭之外的人,同样一部分在悲伤。她的儿子长大了。

“也许只是他的亲戚不过节。”她轻巧地说。

表情云开雾散,德拉科慢慢点头:“哦,我没想到。很有道理,”他再次点头,这次更果断,“谢谢,母亲,”他吻了吻他的面颊,跳下沙发,“晚安。”

她的儿子离开,纳西莎的面色微沉。重新打开书,她的眼睛扫过字句,却没读进去。她反应过激了。不可能那个活下来的男孩有家庭问题。有人早就发现了才对。

还是感到不安,她把书召回原来的位置,上楼了。好好休息一下会把这些可笑的想法赶出去的。

***

相比圣诞节,新年真的很平淡了。男孩们午夜前在房间里玩了几小时。当钟表到十二,房子各处的钟琴响起,父母探进房间来说新年快乐,然后告诉他们上床睡觉。

几天后他们到了车站,纳西莎幻影移形男孩们过去,哈利不觉得第二次的感觉有好点儿。一旦到了公共场合,温馨的家庭氛围转成了冷凝又滴水不漏的假面。哈利不确定他是该觉得有趣还是伤感。他们感到自己应该掩盖起来他们有多爱对方,这算什么?

卢修斯用魔法把他们的行李送进后车厢,庄重冷漠版本的马尔福与他们的儿子和他的朋友道别——真正的道别发生在他们离开庄园以前,纳西莎对着德拉科千叮咛万嘱咐,卢修斯温柔地拍拍男孩的肩膀,告诉他保持上个学期的好成绩。

哈利和德拉科找了个车厢,很快潘西找来了。克拉布和高尔在开动后也过来了,但德拉科把他们踢出去,专横地宣布他们三人有非常,重要的是要讨论,而他们不受邀请。他们疑惑了一会儿,走了。哈利有点可怜他们,虽然他们看上去并不介意被支开。他们毕竟送了德拉科圣诞礼物,这个待遇有些无礼了。但话说回来,那两个男孩儿声音很大,而且有点吓人,他不用和他们共处一室几个小时算是安慰了。

三个心态轻盈的孩子已经从节礼日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了,他们很快着手解决这谜团。显然贤者之石被转移到霍格沃兹防止失窃,古灵阁的事件证实了这点。但有趣的问题是要偷走它。

“也许是一个韦斯利,”德拉科开玩笑,明显在享受胡乱指证,“甚至是他们一家。如果有人需要可以点石成金的东西……”他的讥笑因为哈利的眉头紧皱没了下文。

“也许是费尔奇,”哈利耸肩,“他总是在那一块儿,而且他看着疯到试图穿过毛毛。何况,他恨死自己的工作了,应该会做任何事来得到金子,然后就不用再待在霍格沃兹了。”

潘西抬了抬嘴角,但是看上去若有所思。

“斯内普呢?”她大胆道,“巨怪来了之后他就瘸腿了,像是他试着穿过毛毛,他也可能诅咒了你的扫帚,”越想她越觉得有道理,“他也特别鬼鬼祟祟。谁知道他在干什么。”

摇头,哈利回道:“不是他。”好奇的视线投过来,哈利意识到自己从来没告诉过他们镜子的事。

“我们,嗯……我们谈过了,就在放假之前。他做事都是有理由的,所以我不觉得是他。”德拉科皱眉,这回答太暧昧不清,而哈利无能为力地耸肩。他真的不应该说更多了。但是,两人都明白保守秘密这种事,没有再探究。

“那好吧,也许是奇洛,”潘西说,她的声音轻快。德拉科和哈利奇怪地看过来,她笑道,“在悬疑小说里,都是嫌疑最少的那个。谁会想到奇洛教-教-教授想要贤者之石呢?”她模仿起奇洛来有模有样,三个孩子顿了顿,大笑起来。

德拉科,一旦平复下来,翻了个白眼:“这是现实世界,潘西。不可能是奇洛。”

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潘西回道:“就开个玩笑,小混蛋。”

然后对话的内容变成了互损,之后德拉科拿出他父亲给的国际象棋,魔法运输部的官员送来的。他们轮流下棋,直到到站。

哈利再次走进大厅时,学校似乎不同了。他整整领带,他和潘西在马车上玩了局激烈的魔法弹子,领带松垮地套在脖子上。突然它自己打了个结,紧紧系在了他脖子上,平整紧致,哈利被小小勒了一下。他四下看了看,对麦格教授露出个羞涩的笑容,她眉头蹙起,魔咒点着自己的手臂。谨记,回归时仪容整洁。

“嘿呀,哈利。”

哈利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越过一群重逢的朋友,对罗恩挥手:“哟,罗恩。圣诞过得挺好?”

“不赖。谢谢你的糖。我终于从你送来的那包里收到托勒密的卡片了。”

哈利点点头,看着个圆脸男孩——纳威——他的脑力外援和格兰杰走到了罗恩身边。他对他们和睦地点头,然后趟过大群学生在楼梯上加入他们。

“我给你准备了东西,不知道你的地址但是……”他翻起自己肩上的小包,抽出两件包装精致的礼物。第一件,他递给了赫敏,是本他在丽痕书店找到的进阶魔药制作书。另一样,他交给了纳威,是一套羽毛笔和彩色墨水。

“这……”赫敏长出一口气,睁大了眼睛,礼物抱在胸前,“你真是太客气了哈利,谢谢。”

哈利点头,用手背推了推眼镜:“好啦,我该走了。圣诞晚节快乐。”

哈利跳下台阶,投身进人群找到了潘西和德拉科,他俩看着他的样子像是他长了两个脑袋。

“这……”德拉科看向赫敏,她拆开了礼物,兴奋上蹦下跳,“真是特别格兰芬多。”

“嗯嗯,”潘西赞同地点头,瞟着赫敏,抿起嘴唇打量着那个麻种,“好吧,来吧,去公共休息室,我想知道布莱斯喜不喜欢我妈给他做的蛋糕。”

德拉科快步跟在潘西后面,哈利也要跟上去,但是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他回头,对着认真凝神他的邓布利多眨了眨眼。

“圣诞节过得愉快吗?”

“是的,先生,谢谢你。”

“好极了,”邓布利多点点头,松开哈利的手臂,搭起手指,“我看到你和格兰杰小姐跟隆巴顿先生的交流了。不错的场面,你不觉得吗?”

“我……我很对不起,先生。我没意识到我们不能跟自己学院之外的人交朋友。我会——”

“嘘嘘,我在表扬你,亲爱的孩子。斯莱特林加五分,为你的慷慨。现在,去吧。”

哈利点头,小小地笑着,转身加入了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往地窖去的人流,然后去往公共休息室。他说出密语——易容马格斯——浑身轻松地走入过道。

***

第二天是周日,他们周末返校好有时间调整过来,哈利和斯内普教授有节课。他态度积极地带着坩埚进入教室。他想着给教授带件礼物,但是不知道该送什么,所以保险起见,他精心挑选了张圣诞卡片。他甚至写了长长的感谢词(几乎有半卷羊皮纸)塞了进去。哈利选了这张卡,因为它很简单:冰天雪地中,雪花柔柔飘落,每每有野生动物出现,比如雪鸮划破天际。但哈利决定买下来是因为十五分钟就穿行过树林的鹿儿。好吧,那个和卡片里的信息。

虽然这样,圣诞节前几天他送出了卡片,却没收到回信。也许是他逾越。也许他只能在课堂中与他交流,而不是之外。他走进房间,没有人,但他常坐的桌子已经收拾好了,正在学的书摊开,瓶瓶罐罐和工具器材摆在桌上。哈利慢慢靠近,瞧了瞧书页上的药剂。是副相当基础的头疼药。

听到声音,哈利抬头,看到斯内普教授从后面的房间大步出来。他关上门,放了个咒语,哈利总是想着后面的那个房间是不是他私室或者卧房。或许两者。他点头致意。

“您好,教授。”

斯内普简短地点头:“波特先生,感谢你的准时。”

哈利弱弱地笑笑:“没什么。我……我在想……我圣诞节猫了您,您收到了吗?”

僵住,教授的眼睛在哈利的脸上停留。他看了很长时间,找寻着什么。哈利不确定他有没有找到,但这男人再次短短点头:“是的,我收到了。谢谢你,波特先生。”哈利的笑容变大了,而斯内普的表情转成空白。

细长的手指点点了书页,哈利低下头看向指导说明。瞧了眼斯内普,确定自己可以开始了,一挥魔杖,坩埚开始加热。

这一次,哈利发现教授的提示很有帮助。他有无穷无尽的小窍门,像是切割植物和动物的不同手法,或者根据所需速度抓握搅拌棒的不同姿势。

在这期间,哈利注意到教授的手一直在进进出出口袋。一开始的几次他什么都没想,但当全程他都在这么做时,哈利开始有些担心了。斯内普教授的口袋里有什么东西他需要解决吗?能让这个男人做出连一年级都能察觉到的动作,一定非常非常重要。有一会儿罪恶感侵袭了他,但教授之前的警告阻止了他说话。最终,他把一部分药剂倒进瓶子里,交给斯内普。教授小心翼翼地检查,在手中转圈查看浓度:“比正常稍稀。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波特先生?”

哈利想了想:“我应该让其冷却更久再加入白鲜?”

“你在询问我还是告诉我?”

“告诉,先生。”

斯内普点头,看上去微微满意。或者说,斯内普程度的满意。

“正确,”他把瓶子放到哈利面前的桌上,一抖魔杖招来另几个瓶子。再度动作,坩埚把魔药倒进了瓶子里,“质地过稀将具有怎样效果?”

哈利得想一会儿再作答:“会降低保质期。”

又一个点头。“正确。因此,这些药剂将送去医务室,”哈利对教授眨眼,惊呆了,“保质期在学校中并不成问题,更况且类似于头疼药剂。单五年级便可能在这周前用光这些。”

哈利再眨眼,斯内普看上去正抑制翻白眼的冲动。

“谢、谢谢你,先生。”哈利终于说,脸上绽开微笑。

“不必谢我。我向你保证,若你的药剂不合标准,你同样会被告知,”斯内普看向他,哈利点头。他有预料,“现在,我想你已经用了我足够的时间,”这句话并不带怒意,男孩只是笑笑,“离开吧。”

哈利花了点时间清理工作台,有些不太让人愉快的物品有渗漏,然后抓起自己的包。在走之前,他停下,转向自己的老师,“再次谢谢你的课程,教授。我的意思是我在卡片里说的——你真的不用这么做。”

他得到了个干巴巴的眼神。

“我对提供我的时间说过什么?”斯内普慢吞吞地说,哈利缩了缩脑袋,点点头,感觉有点开心,“祝你傍晚愉快,伊、波特先生。”斯内普因为自己的话微微一抽,他的手伸进口袋。过了一会儿又出现了,这次哈利可以看到自己送的卡片露出来一角。

没有表示自己察觉了——他会欣慰没门的——哈利挥挥手,微笑:“再见,教授。”他快速钻出门,拖着脚步想着教授几乎要说出来的东西。

他回到公共休息室的途中,突然明白了。伊万斯。斯内普在镜中看到了他的母亲。

他让斯内普想起自己母亲了吗?


*TBC*

评论(21)
热度(99)

2018-03-19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