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死海未来第五棒

  即使在他们称作安全屋的地方,空气也没有一丝安宁。灵魂界,时间与空间失去意义的地方,只有精神永恒地逗留,徘徊不去,无生无死。

  海瑟姆·肯威端坐在炉火旁。他手中的红茶水汽缥茫,爱德华·肯威在他对面,不落座也不动作。

  行人穿行,车水马龙,高楼大厦,五彩斑斓的广告牌,生机勃勃的人间。那些虚影时隐时现,穿过墙壁又走过桌椅。各个时代的人,各异服装的人。交叠重合。全部没有声音。

  灵媒只是被施舍了触碰超脱凡眼的能力。他们没有资格插手至高无上定下的轨迹。进入世界间的夹缝,用尽手段造出凡人眼中的奇迹,也许有幸窥得一两丝真理。即使是爱德华,这忘了来处的可怜人、流浪者,有着资格在混乱的时空中找到想要的道路,也只能短暂地加入人界,而后被拉回来,饱受横跨时间与空间的侵扰。

  “您认为自己能怎么救我?”海瑟姆问。

  “不知道,”爱德华干脆利落地回答,“但我知道你不能待在这里。你要消失了。我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你自暴自弃下去。”

  “自暴自弃。”海瑟姆抿起嘴唇,眉头皱起。他的两条眉毛间已经有一道深深的挥之不去的痕迹,“我不认为自己——”

  “那你干了什么?”爱德华提起一口气,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告诉我你都干了什么?自从你……来这里之后,你都干了什么?搞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困住了?做了什么脱离这种境地?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有时跟康纳说会儿话,你只是整天像是失去理智的灵魂一样,在这里什么都不干。”

  “以我目前的状态,您觉得有可能做成任何事情?”他笑了,不是气急了的笑,是一种不以为然,昙花一现的笑。

  “你可以告诉我怎么做。告诉我你的执念,我帮你完成,然后你去睡吧。”爱德华说。

  “就如我所说,事业上的执念。我是圣殿骑士,您是刺客。帮助我就是毁灭你的信条。”

  “我不是在帮圣殿我是在救我的儿子,”爱德华开始来回踱步,“海瑟姆,我知道你。即便我没办法亲自在你的身边,但我看着你长大,我了解你。你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提前安排好了一切。有人将继承你的位置,接手你未完的事业。你打点好了珍妮的事宜,也不像圣殿中的败类——刺客中也有人会堕落——将权欲摆在一切之上。我不相信你。”

  “父亲。”

  “你是个聪明人,看得很透。我不相信你会因为这种事情毫无意义地葬送自己。我知道你讨厌无用的付出,”爱德华在他之前停下脚步,直视他的双眼,“所以呢,你的执念是什么?”

  又回到了最开始。沉默延伸,虚影穿行。红茶的热气一缕缕消散。

  “我不知道。”海瑟姆说,语气中有一丝茫然。

***

  在坐的几位有,谢伊环顾一圈,意识到他们几乎到齐了。

  那位学者阿泰尔·伊本-拉哈德,活的图书馆;中枢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精神的纽带;红狼康纳·肯威,残暴的猎人;引路人阿尔诺·维克多·多里安,灵魂界的任意门;双子姐姐伊薇·弗莱和弟弟雅各布·弗莱,死者的桥梁;道姑邵珺,东方的异术者。

  就这样不设防地让他接触到了兄弟会有名号的人物。如果他来意险恶,这些轻信的刺客现在已是死肉几块。

  “这么简单就让我见到了高层人员,不怕我有诈?”谢伊问。

  “尽管使出来。”邵珺伸手虚空一抓,谢伊腕上的束缚勒紧皮肉几分。

  “呃,珺,我觉得你还是绑一下阿尔诺比较好,”雅各布大拇指朝着阿尔诺的方向。那年轻人面色不明,身体紧绷,康纳留了只眼睛以防他做出什么冲动事来,“你看随时都会跳起来。不要把这两人放到一个房间。”伊薇捅了他一胳膊肘。

  “我没事。”阿尔诺开口,对着已经伸出手的康纳点点头,然后沉默下去。谢伊看了他眼,随即转向阿泰尔和艾吉奥。

  “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相信你。但是这要在你的回答过后才清楚。现在我们相信的不是你,是邵。”阿泰尔面上并无表情地说。

  道姑许是有什么奇异手段,毕竟亚洲对于灵魂研究更深。

  “回答?”

  “现在你有求于我们,有求于阿尔诺,”艾吉奥点了点法国人的方向,“你需要赢得我们的信任。”

  谢伊挑眉:“不。你们搞错了。我没有单方面的要求刺客的力量,你们同样需要我。”

  “什么意思?”伊薇皱眉。

  “奇怪你还没意识到,弗莱小姐。”

  伊薇正要追问,艾吉奥抬手阻止了她。他看着谢伊,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曾经是兄弟会的一员,即使进入过总部,每隔二十四小时进入方式却随机更改。阿泰尔都不可能提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伊薇突然意识到了。而其他人也都意识到了。一时间没人说话。谢伊也不回答,只是站着。刚才起阿泰尔的左手食指就在敲打座椅扶手,深陷在自己的思绪中,现在他抬头:“你知道叛徒是谁?”

  “他当然知道……”邵珺悄然拧紧了几分束缚。在意识到之前,阿尔诺接上去:“……毕竟自己最清楚自己。”

  谢伊不能说什么。无论原因为何,背叛就是背叛。他杀了夏尔·多里安也是事实。

  “几个,”谢伊报出一串名字,末了道,“并不是全部。圣殿在排斥我,这些是我自己找出来的。”

  阿泰尔眉头皱得更深。他和艾吉奥交换了眼神,然后陷入沉默。明显是后者在用能力与其精神交谈。

  “为什么?为什么又要出卖圣殿?”阿尔诺问。他神色平静,但是紧紧捏住了扶手,指节发白。

  “我没有出卖他们。只是已经没有理由再待在那里了。”

  “所以信条和秩序对你来说都是只是玩笑?”圣丹尼的头颅在他的脚边,此刻闪烁着莫测的光芒,“想要就要,不要就扔掉。背叛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

  雅各布和康纳担忧地对视了一眼,默默离阿尔诺近了些。

  “对你来说就像呼吸一样。你相信的只有自己。你希望借助我的能力找一个人对吗?这就是你第二次背叛的原因吗?这简直——”突然阿尔诺停住。他睁大了眼,嘴唇拢住未吐出的单词,定格在半空。他的右手摸上心脏的部位,内口袋里冷硬的金属已经被体温捂暖。

  “这简直……”他试着再说一次,但没用。

  他猛地站起来,大步走向门外。雅各布按住要起身的康纳,自己跟了上去。

  谢伊看着这一幕,门开合了两次,两个年轻人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

  “他还好吧?”邵珺忧虑道。

  康纳只是摇摇头。

  “之前你说,”阿泰尔结束了和艾吉奥的讨论,开口说,“你不再是圣殿骑士了。加上之前那次,你已经第二次背叛了自己的组织,为什么我们要相信你?”

  “理念不合,”谢伊解释,“我发现自己无法再相信面上奉行信条还是秩序,背地里却偏见而固执的蠢货。如果这就是你们两边坚持的,我也有自己的正义要坚持。你们不必对我抱有那样的信任,你们可以把我当作雇佣兵。我为你们做事,你们给我酬劳。这样你们能清楚,下次我背叛的时候,是因为你们开价不够,不用太伤心了。”说完,他自嘲地笑笑。

  “既然这样,我们同意你与阿尔诺接触。但我们无法命令他做他不愿意的事。如果他并不想帮助你,我们不会插手。但是在此期间,你必须待在这里。”艾吉奥做出决定。

  “很公平,”谢伊点头,“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吗?”

  得到艾吉奥的同意,邵珺啧了一声,松开了束缚。谢伊揉搓印了深深血痕的手腕,说:“感谢您我的女士。”

  “走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接收到了艾吉奥发送的信息,邵珺押着谢伊出门。

***

  戴斯蒙之前拉着个人问老大艾吉奥在哪,往会议室走时,遇到了邵珺和谢伊。

  “他怎么在这?”戴斯蒙眨眼。

  “哦你回来了。说来话长,我现在有麻烦在身,”邵珺指了指谢伊,后者耸肩,“待会儿再告诉你,或者随便问个人,都在会议室呢。回见。”

  “那回见。”戴斯蒙挥手。

  他推门而入。阿泰尔、艾吉奥和伊薇正小声交流,康纳坐在椅子上,看上去神游天外。

  阿泰尔抬头:“你来得正好,我需要你——”

  “等等我才刚回来?至少让我休息一下吧。”戴斯蒙举起双手。

  “没时间了,如果谢伊说的是真的,你越快出发越好。”

  “哈?”

  “我需要你去威廉姆·迈尔斯的隐居处向他要一样东西。具体是什么伊薇会联系他,到时候你去取就可以了。并不是你无法信任,只是意外常常发生,而且你的身份是最合适的。”

  “啊?那任务报告……”

  “之后再说。”阿泰尔回头和伊薇继续交谈。艾吉奥对戴斯蒙撇嘴,挤眉弄眼暗指阿泰尔冷漠,然后咳嗽两声:“康纳,能带戴斯蒙去收拾东西吗?顺便给他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康纳点头,戴斯蒙只好一头雾水地跟着走出去。


评论
热度(25)
  1. 鬼畜少女Lacendy重度幻想曲 转载了此文字

2018-03-05

25  

标签

死海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