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Warframe】清理女佣Ordis

智障一样的段子。

是这样,那天开毒妈和个DJ移动防御,我还在撒孢子,那位已经提刀就上了。Infestation,大家都知道屏幕会特别绚烂,于是我也开始eeeeeee

然后就想虽然做得不可能太精细看着干净,理论上已经糊了一头一脸了吧。对不起Ordis

————————

  天色不亮,辛勤能干的清洗女仆Ordis就挽起并不存在的头发,牵着需要清理的战甲匆匆去往河边。

  那条小河在森林中,Ordis需要穿过一条小道才可以去往。绿树成荫,它白皙的手臂拨开长长的草秆与树枝,走过这条走了无数遍的道。它另一只手握紧锁链,另一头连在战甲的脖子部位,像项圈一样,这样它们就不会乱跑了。毕竟脏得厉害,哪个缝隙里都是黏黏糊糊的内脏和肉块,伤害到无辜生命那可就精彩了。

  Ordis转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这便是河边了,潺潺河水清澈见底,河面闪烁,像是一条珍贵的矿脉。Ordis抬起只手放在并不存在的额头上,阳光在走过一段林荫小路后有些刺眼。它向河水走去,却差点摔倒。原来是战甲们,畏缩在树间,不敢再往前一步。

  它不悦,这样可完不成工作,然后用力扯了扯锁链,把一排排两米高的战甲拽倒在地,一具叠一具,景色别致极了。Ordis娇嫩地笑笑,拖着战甲来到河边,它们外壳上的秽物此刻在光下,如同各色糖果般剔透。

  河边有块平坦的石头,正好能让Ordis坐下。它脱下鞋袜,撩起裙摆,放下手中的小桶,从里头掏出把硬毛刷来。

  Orids拉过第一具战甲,抓着它的胳膊整个扔进水里,先浸泡上一会儿,让还在蠕动的脏东西软化,然后握住刷子从脑袋开始搓。

……

  “指挥官,请您以后尽量避免直接冲进感染堆,这真是恶心死了——对后续清理造成不便。”

  这样说的时候,Saryn刚刚站到地板上。她身上粘了不少好东西,黄褐色的带脓肉块,几根蠕动的触须,还有半只眼球卡在脖子上徒劳无力地动眼皮。Ordis说话的功夫,她脚下已经有了一滩黏液,不辞劳苦地冒泡泡。

  “你以为我想这样?”指挥官说,亲自走了过来,他靠到墙上,然后脸色一变捂住鼻子。对人类的身体来说这味道真的很精彩。

  “这话该是我说,亲爱的,”Saryn抬了下手,随着她的动作,又一串液体落到地板上,变成新的冒泡泡的一滩,“为我着想,宝贝。你现在可是干净净的。”

  “请不要再移动了,”灯光闪了几闪,“不要动。是的夫人,这样就很好。”

  “还要为Ordis着想。”Saryn总结。她是想打理应该作为头发的部件的,因为手上糊了太多东西不得不放弃。

  “哦。”指挥官憋气很辛苦,他要进入虚空了。

  善解指挥官意的Ordis把Saryn弄去了清理室,泡进了清理液中。

  “您这样任性——不谨慎,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十七次换清理液了。”

  指挥官离得玻璃罩很近,手贴在上面。Saryn浸泡在荧绿的液体中,那些多余的物件逐渐溶解,他几乎听到了哀嚎。她的意识再次沉睡走,躯壳成为冰冷的金属和人造的软体。然后它被机械臂拆掉了部件好清理,变得不太有人形了。

  指挥官闭上眼。他的力量化作触须穿过玻璃罩,握住战甲的核心。

  “指挥官?您没事吧?”

  “我很好。”指挥官惊醒。他坐到为了他人类的身体新添加的软凳上,过了会儿又说,“谢谢你,Ordis。”

  然后他看着溶液中的战甲,因为并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

这个是窝的指挥官



评论(1)
热度(6)

2018-02-08

6  

标签

Warfr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