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主教扎/萨莫萨】《烟火》

诸位新年快乐呀。海外党跨了两次年超级开心,现在凌晨肝段子,更加开心。
第十四个脑洞。
一个现代AU的段子。莫扎特=德扎特 沃夫冈=法扎特
————————
00

晚上八点,莫扎特从科洛雷多身上爬起来,迷迷瞪瞪抓过手机。
“快来看烟火!”
“沃菲?等等我刚刚在睡觉。”
“现在睡觉?”
“闭嘴。是谁昨晚拉着我不让走到凌晨五点的。”
对面沉默了三秒。
“准备好我们去看跨年烟火!一个小时后我们去接你们。”然后直接挂了。
莫扎特抓抓头发,倒回科洛雷多身上。

01

十五分钟后,他坐起来,想了想,把科洛雷多踢下床。

02

“别打别打!等等放手我的裤嗷呜——”

03

沃夫冈敲门,莫扎特一身行头吊儿郎当,戴着墨镜来开门。
两幅墨镜面面相觑。
两个莫扎特击掌庆祝。

04

天全黑了。

05

莫扎特拉着科洛雷多坐到后座。他刚坐下就倒吸口气站起来,又小心翼翼的坐下。
前排的沃夫冈凑到开车的萨列里耳边,看了他眼,小声说了什么。
萨列里面无表情地把沃夫冈推回去。
莫扎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窗外。

06

科洛雷多见他耳尖红了,靠过去,手臂揽住他肩膀。
他往胸肌上蹭了蹭。

07

“近一些没有位置。”萨列里说,停下车。
然后沃夫冈拿着手机做导航,四人走了半个小时。

08

“那个是地铁吗?”莫扎特问。
“是啊。”沃夫冈回答。
“我们其实可以坐地铁?”
“是啊。”

09

其他三人盯着他。
沃夫冈推了推墨镜。

10

“我饿了。”莫扎特宣布。
科洛雷多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果仁巧克力,萨列里掏出一把黑巧克力,沃夫冈掏出半板口香糖。

11

嚼完巧克力,莫扎特又宣布:“我还是饿。”
“我知道有家酒吧,”萨列里说,“芝士蛋糕做得很好吃。”
然后他们又走了半个小时。

12

“还有一个小时。”科洛雷多看了看表。
面前三人已经在各挖一块蛋糕。

13

科洛雷多常常因为自己不好甜食而觉得跟所有人格格不入。

14

烟火在市中心的河边放。
四个人往那边走,突然莫扎特停下来。路边有几个卖唱人,抱着电吉他。他和沃夫冈对视一眼,上前搭讪并成功借到吉他。

15

几近凌晨,天色漆黑。行人熙攘,酒绿灯红。
莫扎特们调了下音,围着一只麦克风,面对面开口。
渐渐人多起来了。
科洛雷多紧皱的眉头放松,萨列里抽出了小刀。

16

“这就是你们的目的?”科洛雷多看着俩莫扎特数起分到的一堆钢镚纸票。
“不,其实是这个。”沃夫冈举手,拿着四个闪闪发光的兔耳朵发箍。

18

萨列里摸了摸头上的耳朵,余光看到科洛雷多一脸屈辱。

19

“快点安东尼奥!我们要赶不上了!”沃夫冈拽着萨列里的手臂。
跑了一段路,萨列里撑着墙喘气。
刚刚是谁拨吉他的。
萨列里提起口气,准备再跑。
“你需要锻炼了,才这么段路。”
萨列里松气,决定不用着急。

20

他们赶上了。
河边黑压压聚集了一片人。他们来的晚,就站在靠后的花坛上。
“去年也是我们四个在这里。”沃夫冈说。
“然后说了今年再来。”莫扎特靠在科洛雷多身上,腰被扶着。
“已经两年了。”萨列里的语气悠远,他看着河对岸,那里大厦灯火通明。
科洛雷多不语。莫扎特把脑袋搁到他肩膀上,他转转头,吻了吻他的侧脸。
“嘭——”
诸人齐齐抬头。

21

天上黑漆漆一片。
沃夫冈眨眨眼,突然就见身边人都往前跑去,于是拽着萨列里和莫扎特往前靠。
然后发现了他们这个地方,正好烟火被旁边的高楼挡住了,一朵花只能看到一半。
好吧,一半也是看。
沃夫冈凝视着萨列里眼中红绿金到的火光,扑上去吻他。

22

他们吻了一年。

23

他们分开的时候,莫扎特已经回到了科洛雷多肩膀上:“我说,要是你们明年也一起看烟火,就结婚吧。”
“不行,”萨列里开口,抿着湿润的嘴唇。沃夫冈还在咧嘴笑,但是兔子耳朵弯了,“看五年,我们就结婚。”他说。
沃夫冈欢呼一声,再度扑上去吻他。

24

科洛雷多好心捂住莫扎特的眼睛,看着他顺从的样子,亲了亲他。

25

这是他们今年第一个吻。

26

“我饿了。”莫扎特宣布。
“我们回刚才的酒吧吧。”沃夫冈提议。
然后他们走了半个小时。

27

他们要了两升啤酒。

28

一开始只是两个莫扎特喝得不亦乐乎,沃夫冈灌了萨列里两杯,现在他也开始傻笑了。
科洛雷多摇头叹息,抱起装酒的小桶敦敦敦——

29

科洛雷多冷静地结账,跟在那三人身后。
莫扎特摇摇摆摆,和沃夫冈勾肩搭背。
然后这俩人又和路人勾肩搭背。
“新年快乐!”他俩叫着,像小鸟一样从一个人飞到另一个,叽叽喳喳。
还好是有人把持得住自己,他看向萨列里。那人跑向莫扎特们,嘴里高喊:带我一个!

30

科洛雷多摇头叹息,随手拍拍身边人说:“新年快乐。”
然后开始一个一个地说。

31

新年快乐!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