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Narno】工口十五题(十三)

分级:M
警告:薛定谔的ooc。

人老了(并不,越来越不喜pwp(真的。真不需要写太详细,反正一个套路,太细致还有种谜之恶心的感觉。当然这位太太就很厉害了,这篇文也相当好吃的。另一篇也好吃,就是刚入坑时那个水平五分之四看不懂【悲痛.jpg 以至于前段时间回去看还以为作者改了结局

————————

十三、高那啥时嘴里却被堵住发不出声

  阿尔诺在床上很安静,拿破仑多年前得出这个结论。

  彼时他被按在某个阴暗小巷的墙上,衣服还因为先前的争斗凌乱。他忘了他们为了什么争吵,但当时阿尔诺就是把他按到了墙上,太过用力后脑勺磕在石头上,拿破仑还没来得及头晕目眩就被堵住了嘴。

  有血腥味,不知道是哪个咬破了舌头或撞破了牙龈。他们的呼吸急促又散乱,拿破仑睁开眼,看见阿尔诺侧脸有块不自然的红色,抓紧了他的衣襟。

  然后他被拉开,一双手在他的腰间撕扯。他短暂地记得巷外是明晃晃的巴黎,就投入到对阿尔诺挂满了零碎玩意儿的腰带的对抗中了。

  阿尔诺的手冰凉,他拒绝打那个哆嗦,揪着他的衣领吻回去。

  一切声音都远去了。男人女人的喧哗,小孩的哭闹,墙后咖啡厅里的棋子磕碰棋盘。但是阿尔诺和不到一会儿之前的怒气冲冲判若两人,他赭石色的眼睛只露出一点点,在缺少的光源下不可见底。而拿破仑掐着他的后颈,在他的手指间不自觉呼出无意义的音节。

  也许中间他有过几次低吟,但拿破仑记得不是很清。他只记得最后自己又回到了墙上,又被堵上了嘴,气流只能从鼻子震出闷闷的哼声。

  之后阿尔诺都很安静,无论是简陋的出租屋,军帐,大人物情妇的后花园还是教堂里某个不为人知的隔间。

  此时阿尔诺正坐在床沿,穿戴整齐,拿破仑却缩在被子里,伸出两只胳膊为其系好发带。他说:“我很好奇。”

  “什么?”

  “你在我的床上很安静。”

  “习惯使然。”阿尔诺背对着他答,然后转过来轻吻他。中途改变了主意,用上了牙齿。

  “为了不被发现?”

  “为了你的名声,将军。”他咬了他的嘴唇,站起来把窗户打开。拿破仑注视着他迎向满天繁星,跃入不天明的城市。


评论
热度(36)

2017-11-16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