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本来想写点小甜饼。然而只是想想。我看看,这次需要打一长串预警,原著向但是私设多,原创女角POV但不重要。

特别声明:喷请随意,哪里烂请说。怕被人怼我帮着一起怼回去。有道理话再难听先接受,但太难听跟着这点怼回去。

如此。请怼我吧挂我吧。不要客气。

————————

《忏悔书》

  我的名字是艾莉森·达沃尔。我要写下从五年前开始的,这五年内发生的事。我不想让别人发现,没有写到过任何地方。但当我回想,却发现细节已经模糊不清,我不要。这些是我不能忘的。

  我是黑光病毒的幸存者。但现在他们叫它墨瑟病毒了,都是一样的。那是段黑暗的日子,在满是怪物的城市里熬了很久,我忘了多久。抱歉我不想提起。我还活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想我早该死了的。现在就是时候了。

  是的写下来……这样,也许以后有一天,谁会发现。

  我经历过一段隔离期,在确定黑光病毒消失的时候。在我出来后,在纽约租了间公寓。一个人住,其他人都死了。

  而我对面的那间公寓里,也是一个单独的人。他叫艾利克斯。只是艾利克斯。

  艾利克斯是个皮肤苍白的白人男性,也许二十,也许三十。他从来没说过,我从来没问过。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正好要出门,抬头时发现艾利克斯站在对面门口,好像也要出去。似乎每次我们见面,他都是要出去。当时,他的脸色阴郁,眼睛下面重重的黑眼圈,驼着背,看上去像瘾君子。于是我把他当成了瘾君子。

  但我不在乎。一点都不了。

  我向他打招呼。他看了我一眼,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我再问他是不是要出去,他终于说了是,嘴唇嗡动,然后消失在了楼梯口。

  就是这样的。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没有特殊的地方,我也认为,也就那样了。不会和他深交,不会谈天说地,像普通邻里那样。我已经很久没有朋友了。

  然后是第二次。虽然严格来说,我们并没有见面。中间或许有几次,我记不得了。该死,我还能记得什么。也许只是之前那样,点点头,说几声你好我也好。

  我们都不好。

  第二次。是的第二次。当时我在卧室里,又做了噩梦,看着天花板。公寓的墙,不隔音,于是我听见了隔壁的声音。我听见艾利克斯在说什么,忽大忽小,但就算最大的时候,也只有一连串的含糊单词。

  然后他开始,撞墙?我不知道。但他在撞东西。墙壁和地板在震,声音很大,真的很大。我想,当时想他只是毒瘾发作,还有是不是要报警。但最终我没有,我睡着了。听着隔壁的撞击和疯语,没有噩梦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记起来这件事,在他门口犹豫了许久要不要敲门问问。但最终我没有敲门。门开了。艾利克斯探出头来,脸色依然那样。他问怎么了,我说,我说做饭没盐了,想借一点。

  太拙劣了,我自己都不信。但是他看上去信了,对我说他也没盐了。他哪里需要盐。当时我点头,说去别家看看。

  这就是第二次……我们见面了。

  我需要咖啡。

  第三次,第三次是他的门坏了。坏得彻底,从门锁到门栓,从墙里拔出来。掉在地上粉身碎骨。我一开门,就直直看进了他的屋里。空空荡荡,不是空空荡荡,只有公寓配的家具,其它什么都没有。

  我问他怎么办。他说找人来修,之后好几天没了踪影。我没进去看,没有趁艾利克斯和门不在的时候进他的公寓。然后我又失眠了。

  等等,为什么要说又。当时,是的,当时,自从第二次见面,我就开始听到他半夜的声音。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有的时候,我以为他有朋友留宿,几个不同的声音,像是在争吵,突然安静,突然响起。

  但我睡着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睡着了。我知道为什么但为什么要让我这样。

  之后第四次见面的时候他真的带朋友来了。他的朋友叫戴斯蒙德。戴斯蒙德看上去是混血,二十岁左右,是个友善的人。他的话很多,和艾利克斯不一样。

  门修好了很久,我忘了多久,艾利克斯和戴斯蒙德出现了。戴斯蒙德住进了对面,也许。经常见到他出入,和艾利克斯一样。那天晚上他敲响了我的门,送了我一袋盐。我收下了。

  我开始奇怪,这种人,这两种人,究竟怎么混到一起的。然后艾利克斯打开门,脸上终于有了表情,让戴斯蒙德回去。我跟他打招呼。他回应了。

  之后,艾利克斯静下来了。我是说,那样的声音静下来了。又有了另一种,说,让我脸红的声音。

  天啊。

  天啊。

  为什么我要写下来。

  天啊。

  对不起。

  我们三个,是的,已经成了我们三个,会聚在一起了。会去酒吧,去餐厅,去对面的公寓做饭。我们成了朋友。

  都是因为戴斯蒙德。

  都是他。

  他是个美好的人。

  艾利克斯也这么认为。

  细节呢。该死的我做不到了。真的做不到了。

  但是,我发现了,我发现了艾利克斯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他很少吃东西,很少喝水,很少睡觉。而且他并没有毒瘾。多明显啊,真的是多明显啊。

  但是,艾利克斯是个好人。

  他真好。帮我搬东西,喂楼下野猫,给妹妹买东西。他也会刷碗也会扫地会亲吻戴斯蒙德。他会领着喝醉的我们回公寓虽然路上放到了一众找碴的混混。他甚至会在不小心撞到人时道歉。

  他有个妹妹,达娜。病了,昏倒了,沉睡不醒了。他联系她的医生,每天都。

  戴斯蒙德那一天出门,失踪了。消失了。再也没回来过。

  艾利克斯那一天在家。

  他又开始撞东西,开始叫喊。这一次我去敲了门。我看到了真相。

  我看到了一团黑红色的东西,挥舞触手,劈裂了家具。我看到了那东西转过头来,形状不断变幻,扑了过来。我看到了我的噩梦。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艾利克斯的沙发上,艾利克斯坐着,眼睛一眨不眨地对着我。我说是你,他说是我。

  他说他叫艾利克斯·墨瑟,黑光病毒的研发者和释放者。

  他说黑色守望是幕后主使。

  他说他杀死了叫做伊丽莎白的母体。

  他说他杀死了很多人。

  他说你快点走不要回头。

  我跑回公寓拿钱,找旅馆,在床上哭睡了。

  然后艾利克斯不见了。墨瑟病毒爆发。我从红区到黄区再到绿区,看着这城市一块块陷落。

  为什么我还活着。

  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的。都知道了。什么都是对的。艾利克斯散播了病毒,想统治世界。都是对的。

  他死的那段也是。

  对不起。

  我很对不起。

  对不起我还活着。

  这是个可以修正的错误。

  ……

  无论你是谁,我不想被记住。我什么都没做。


评论(3)
热度(33)

2017-11-12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