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奇幻AU】【Narno】丢失的故事(序)

这不完全是这个的扩写,因为我这只鼠有习惯性挖大坑的好习惯。

于是变成了想了很久的全员史诗奇幻AU的番外、名字是早定下了叫《刺杀神明》,设定却一直没补全,剧情也是飞的。

这个东西,是本篇开始前的一段。并不是传统的剑与魔法或者奇幻,大体人设是拿破仑-巫妖|阿尔诺-血族|邵珺-修真者

嗯是的,邵是别的位面来的修真者,所以她的画风不一样。

————————

  “……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拿破仑一世与多里安结下契约。多里安立誓不对任何人透露皇帝的真实身份,作为交换,拿破仑将其收做贴身护卫。这便是两人有趣的友谊的开端了。”

  邵珺合书,见拿破仑举起茶盅抿上一口,面色难以捉摸,就提壶为之满上:“此书是吾来路上偶得,正巧要访拜尔二人,是缘,便——”

  “为什么?”拿破仑垂眸看着茶水中一片叶子打圈。

  “何解?”

  “我的意思是,”他抬头,“为什么我要和阿尔诺立约。虽然这样做能让他为我所用,但是那样的秘密我怎么可能冒险。也许之后我会找个由头处理掉他,毕竟只是个开头。”

  不等邵珺答话,阿尔诺从他大腿上坐起来,双手抱胸:“你可以啊波拿巴。”

  这人别开脸不说话。

  “来让我总结一下:皇帝被恶魔绑架了,我被诬陷杀死养父入狱。权臣内讧,放我救他将功抵罪。然后我发现恶魔,”他翻了个白眼,“已经把皇帝转变成巫妖。虽然我杀死了恶魔,但是转化不可逆,所以结下契约,这样就没第三个人知道了。”

  “然。”

  “那为什么是我去?”

  “尔义父绝非常人。伤他者亦非草莽野夫,再若是……不提罢。”

  “没事。那为什么是死囚犯?”

  “皇帝在眼皮子底下被劫走,说出去可要各方大乱的。”拿破仑示意邵珺递过书,自己翻了起来。

  “你又不是真无人可用,自愿赴死的可是一个接一个。而且恶魔?这些东西已经几百年没出现了,除了小说里,爱情占多数。而且我入狱和你称帝差了有,”他用手比了比,“这么远。他们写了多少版本了,过了这么久。”

  “当年之事着实惊世骇俗,后有谣言小传不足为奇。”

  “这确实是爱情小说,”拿破仑指着其中一页,读了出来,“‘阿尔诺心中涌起无法言明的喜悦的浪潮,眼中噙着泪水。他对他的皇帝说:我也爱你。’然后他们啃到了一起。”

  “你再这样我就把你的实验室烧掉。”阿尔诺微笑。

  “你怨念这么大为什么不自己写。”拿破仑把自己的同人小说放进收藏里。他已经专门开了个空间放同人了。

  “正有此意。”

  “待吾片刻,”邵珺从乾坤戒指里取出灵果瓜子铺开,又取了几壶琼浆,斟上三只玉杯,“洗耳恭听。”

  阿尔诺决定不说什么。

  “就用刚才那故事做蓝本,皇帝被绑,我含冤入狱……”

  拿破仑将法师塔建到了崖边上,高处看朝升日落。此时斜阳如火,这三个非正常意义上的人类刚要开始一个故事。


*TBC*

评论(3)
热度(6)

2017-10-0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