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转发的目的就是不时搬出小板凳和爆米花看上头大佬们【嚼

欣生:

转发此文,引以为戒。
告诫自己,把某个领域的理论随意套用到其他领域甚至放大为公理,是不负责任的。
告诫自己,用现代理论框架里的对错来衡量一个学说的历史价值,是单纯狭隘的。

科学的风险固然极大,但各种理论之争也并非成王败寇,就像我们不会因为相对论而完全否定牛顿,不会因为量子论而完全否定爱因斯坦。
科学的风险,可能更多的在于,当拿着低薪水的工资和低保障的待遇,却做着高强度的工作过着不被周围亲友理解的生活时,有什么动力能支持自己坚持当初的选择。
如果是因为对其他事情没有兴趣而选择的这条路,那祝你早日脱离苦海。

晓汲清湘:

不行这波太壮观了,我要转发留念,顺便引以为鉴

以及我真心一直以为只有我们学文的人才会有这种顾影自怜的矫情毛病的

矩阵良:

啧……现在的小朋友,碰瓷还不让人说了?
算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您文章标题结构一抄我(我可还没跟你计较),内容一抄木心老师,大家没说什么吧?
你要平等交流,行,我把您的大作一一列出,一句批评的话都没有只让观众朋友分辨讨论,给够您脸了没?是自由讨论吧?
得,先拉黑我的倒是您。
且不说观点如何,这是自由讨论应该有的态度吗?
你倒是看看右边的大家有一句重话吗?得了便宜还卖乖,过分了吧?上大学的人了就学会了油腔滑调一副“你们都欺负我”的姿态?我欺负人的时候可从没这么温良恭俭让,真欺负起来,您大概还真受不起……
滑天下之大稽。

茱萸别秋子:

啊啊啊啊,对了对了,这件是一定要说的
不是“又”,这是以前的文,然后……
然后……我就是很怂啊😂小哥哥不许凶我,小姐姐就没什么所谓(●°u°●) 」尤其是漂亮的小姐姐~

不过这次……额、这次不会再删掉了(艹,有一种要被标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感觉😅)
然后这种东西居然会有热度真是6😁(那你他妈的还发出来?对,我他妈发出来骗热度的,大实话,不做作)

偏题了,额……
木心先生,额,原文的话就是有很多关于木心先生的言论呐言论……其实这方面怎么说,那篇玩意儿不想较真的主要原因就是:写得时候是作文学写(好吧这特么也算理由?真的是这个理由啊!😅)
所以“九成以上科学家”什么的,全然是文学性的敷衍辣——这种话说出来就是假的,故意这么说,就是因为太假,才方便曲解作文时的意趣。
为什么要故意说假话?
那种情况,说假话,才显得更加诚实。

并没有“再”折腾木心先生辣😅(其实我还喜欢折腾丞相子桓昌谷稼轩种种(「・ω・)「嘿)
有的话,不同的人说出来,内涵就是不一样(只置诸单纯文学性的敷衍)
后人引用论语,曲解她,说是孔子的意思;我也用,也曲解,但不说是木心先生意思,本来就不是木心先生的意思——为往圣继绝学,为往圣继自己的绝学罢?
几千年下来,实在是不好意思继续标榜往圣了_(•̀ω•́ 」∠)_

“把哲学作小说写,把小说作哲学写”
这就是你哲学不像哲学小说不想小说的原因么?
额,咳,正经脸:很抱歉,这真的是唯一的原因了,唯一的,全部的原因。
我不作严肃的哲学
我作严肃的小说,我只在小说里,正襟危坐,神色恭肃
其他内涵,也是有的,这句话,木心先生也说过,未必是木心先生的意思Ծ‸Ծ

所以让我再大吼一声:小哥哥不许凶我!啊,错了错了,不是这句话,文中有用木心先生的话,没有指出,没有指出,这里一并承认。
但木心先生一定写不出这么垃圾的玩意儿,所以文章,还算是我写的(妈卖批,我才不想承认那玩意儿是我写的)就是这样😜

文中的槽点很多,但是不许槽我,漂亮的小姐姐也不行!
我可不介意有人槽:这文章真是垃圾
但如果有人槽:这作者真是醉了
我就删文
不做作,我就是怂,就是听不得别人凶我骂我讥嘲我(生活中累死累活疲于奔命煌煌不可终日就算了,到这里还要被槽,那真是脾气好到没脾气)你又不是我,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

好的文学,从自发到自觉,无一处见作者,无一处不是作者
那真是很抱歉了,文章确实不入流,不入流到不见子都。
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就这样罢、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一时意气而已,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关于这篇文章,就到此为止到此为止罢😒

一地鸡毛蒜皮:

我一开始还以为她终于不再折腾木心了(再怎样也是已过世的前辈),结果拉到最后一口老血……

树洞岁岁不知春:

      
      
             
                

我有点明白了作者把所有概念重新“发明”了一遍的根本原因……这不就是文学界的民科么

这人没脑子:

        
      
      
             
                
                   

呃…所以这就是小说不像小说,哲学不像哲学的理由么(

拉斯普廷:

          
        
      
      
             
                
                   
                      

这次我什么也不说,憋笑太辛苦,说不出话

矩阵良:

            
          
        
      
      
             
                
                   
                      
                         

写小说作哲学读,写哲学作小说读23333
嗯,有点意思233333转出来给大家讨论

茱萸别秋子:

              
            
          
        
      
      
             
                
                   
                      
                         
                            

热度过了之后再把这篇文发出来(没错,我就是这么怂,如果你敢怼我,我就删文😉)
不引战是基本原则😂
这篇文么,文学性大于说理性,仅仅用于调情罢了,而且并不代表本人观点。
有时间正正经经为自由主义产产粮才是要紧事(虽然我并不是自由主义者,我怀疑😝)

以及,把话往敞亮处说,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只同你们说😅
一句话:我写小说,作哲学读;写哲学呢,作小说读。
否则既读不了小说也读不了哲学了呢(๑˙ー˙๑)
上面那篇文呢,就该作戏谑的心态,权当小说读罢,才是畅快。

再说些不该说的:
浪漫主义是一场人事
中国现在,是全然进入浪漫主义的时代了呢
小清新,同人圈,二次元……所遇人事,大多沾染了浪漫主义的敷衍
那些说中国人缺乏想象力的,真是又聋又瞎
文化断层,凭借浪漫主义接合,才是真真切切地全然地浪漫

我并非浪漫主义,我欣赏浪漫主义,楚辞、南华、李白——我推荐大家读李贺,读得了李贺,才算知道什么是诗歌。
我爱我的读者
你们呢,未必要爱我
要经过我
😜


评论
热度(91)
  1. 重度幻想曲欣生 转载了此图片
    转发的目的就是不时搬出小板凳和爆米花看上头大佬们【嚼
  2. よもつひらさか拉斯普廷 转载了此图片  到 雨锈
    哭了。理科生的牌坊此刻塌得一塌糊涂。
  3. 漫协的KEY君晓汲清湘 转载了此图片
    所以事实证明,矫揉造作不分文理呗
  4. 欣生晓汲清湘 转载了此图片
    转发此文,引以为戒。告诫自己,把某个领域的理论随意套用到其他领域甚至放大为公理,是不负责任的。告诫自...
  5. 晓汲清湘矩阵良|已搬迁至Bitcron 转载了此图片
    不行这波太壮观了,我要转发留念,顺便引以为鉴 以及我真心一直以为只有我们学文的人才会有这种顾影自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