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AD钙奶】《他该解释但没解释的事》【触手PWP】

灵感来自 @Meaculpa 的

然后为了 @Eldeath 

Alex/Des

没有设定,如果有就是一个happy endo的世界,谁都活着

放飞自我。其实并不。触手play就应该这样写。AD钙奶就应该触手。

————————

  “艾历克斯?”戴斯蒙·迈尔斯高声问道。

  无声应答。

  他再问一遍。

  依然没有。数息前的响动好似不过又是幻觉。

  摸黑套上件背心,熟练扣上袖剑,他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板上往客厅去。凌晨三点,戴斯蒙顺眼看了电子表。这是十七楼,很可能是男朋友,很不可能是匪徒。

  为了方便艾历克斯,窗子一向不锁。不排除任何……

  ……有什么冰冰凉凉的碰了他的脚踝。戴斯蒙惊起,数个念头闪过,开了鹰眼。

  地上形状圆润的蓝色的一团。

  如此他卸下半数警戒,打开灯。

  ‘啪唧。’那只章鱼说。

  戴斯蒙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那只章鱼。牠约是一尺长,黑底红斑,八只、不止……为什么章鱼会有那么多触手。软趴趴地翻着双白眼盯着他,泡在血水里咦?

  他停顿了一会儿,张嘴又合上又张开:“艾历克斯?”

  ‘啪唧。’

  戴斯蒙·迈尔斯,一生奇遇数不胜数。年少逃离家门,自寻生路。后被邪教组织绑架,在另一邪教组织的帮助下逃出。拯救世界,大难不死。凌晨三点发现自己男朋友终于里外不是人了。

  对视一眼又万年。

  “别动!整天把我公寓搞得血糊淋啦也不打扫卫生,”触手抗议性蠕动,戴斯蒙一边唾弃自己的萌点一边软了口气,“乖乖呆着,我马上回来。”

  然后就去浴室给浴缸放水了。

  这间公寓的浴缸一点都不标配,设置得独立别墅一样。搁浴缸的瓷台靠墙,齐腰高,占了相当大面积,足够放几个小柜子。夹在两扇高玻璃窗间,通常帘子拉上。

  等他回到客厅,艾历克斯不见了。一道红痕七拧八拐啪唧啪唧伸到沙发底下。

  莫非因为章鱼脑容量小,连带男朋友变智障了吧。

  戴斯蒙叉了会儿腰。尝试性地解开打结在沙发柱上的一坨章鱼。

  解成死结了。

  手红得像案发现场。

  他弹出袖剑,微笑:“自己解开。”

  摇头。

  微笑。

  艾历克斯·墨瑟屈辱地、不清不愿地、慢吞吞地、一根一根地、也抽不出来。

  袖剑寒光凌然,戴斯蒙果断手起把沙发柱拆了。

  抱着艾历克斯,他还在扭动,戴斯蒙冲进浴室关门反锁扔鱼进浴缸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墨瑟触手纷飞,张牙舞爪‘啪唧’掉进水里,水花四溅,一池清水打着漩儿成了红色。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章鱼能做出慷慨就义的表情,但刚刚一脸慷慨就义的艾历克斯,目前交叠起两根触手,悠哉游哉地划水玩儿。

  戴斯蒙·迈尔斯,穿着裤衩和背心,浑身湿透,抱着胸,手血红血红的。墨瑟两根触手搭上浴缸边缘,露出半个脑袋,又伸出根触手碰了碰他的小臂。戴斯蒙面无表情。那根触手爬过锁骨,喉头,尖端在他颧骨那里磨蹭磨蹭。他叹气,手指抚过这触须,准备把水放干,换上新的。然后发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艾历克斯,泡过之后,胀了。

  一倍有余,在浴缸里趴了半满。

  并没有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啪唧’,他估量了一下,不想把更多水弄到地上,直立的章鱼喜欢吹竖笛,跨进去了。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下手将艾历克斯搞到台子上。

  墨瑟省心地堆在那里,肢体们软软地、一搭没一搭地摇晃,整只鱼在浴霸的暖光下水汽氤氲。泡干净了,碎火似的斑纹艳丽,漆黑的眼珠里倒映——戴斯蒙绝望地捂脸。

  觉得自己男朋友可爱有什么错!

  “呆着别动艾历克斯,掉下去我不会抱你上来,太重了。要么你自己爬,要么在这儿过夜,也不是说我会让你进卧室,”戴斯蒙转过身去调水温,被触手勾住了腰,“放触手,我不觉得自己能更冷了,但我现在更冷了。”

  为防止水煮章鱼,他放的都是凉水。湿得透透的,少得可怜的衣物贴在身上一副半透明的样子,艾历克斯就像是冰块儿。水在哗啦啦地流,头在哔哔哔地痛,他下狠手掐了下腰间的小混蛋。

  艾历克斯‘啪唧’收回触须,整只鱼委屈地缩了一小半。戴斯蒙再次叹气,抚平他皱起来的表面,拉过刚刚掐的那只触手亲亲。

  虽然他是最委屈的那一个,

  于是被扑倒在浴缸里。

  艾历克斯垫在他身后,戴斯蒙磕到柔软的肢体上,一阵晕眩。

  “你特么搞什么?”他对身上这坨鱼无奈到了极点,“我走了,睡觉,你慢慢玩。”他挣扎着要起来,墨瑟却紧紧压住他,触肢缠缠釒苹口绕绕,勒得他有点难受。

  “放开……唔……”被碰到敏釒苹口感点,戴斯蒙一下子软了腰。他眉头抽了抽,触手摩挲的动作好像是在晕开细碎的电流,麻麻痒痒地钻进骨子里。

  自己选的男朋友。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触手。


随缘

AO3

石墨

评论(27)
热度(56)

2017-08-11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