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度幻想曲 —

【授翻】【Drarry】《狡猾与野心·卷一(九)》【蛇院哈AU】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最后一段太残忍了。

这章很长,还有我摸鱼成瘾,咳,不,其实是因为说了月更(x

————————

第九章 做圣诞


哈利从壁炉里出来后晃了晃,掉到了对角巷地上。所以这就是飞路网了。他不喜欢。他嘴里满是煤渣和烟灰,而且很肯定身上也盖着煤渣和烟灰。他背后传来一声哄响,德拉科掉在了他身上。他悲鸣一声,德拉科滚到了一边。

“好啦好啦,”纳西莎的声音响起,哈利把自己拽起来,看着她抖抖魔杖,清理一新德拉科身上的煤渣和烟灰。

哈利站着不动,让纳西莎也清理自己一新,他的眼睛落在自己破破烂烂的肥大的衣服上,感到羞愧。即便在火车上,德拉科,像其他纯血学生一样,也穿着体面的合身长袍。现在他身着合体的牛仔裤和深蓝色的高翻领线衫。从母亲手里接过件蓬松松的黑色派克大衣,他甩到身上,一边拉拉链一边小声说‘谢谢您,母亲’。

“哈利,是有人对你的衣服下恶咒了吗?”

哈利挠挠后颈,脏兮兮的鞋子踢进地上的积尘里:“不是的,纳西莎。”

“啊,很明显那些麻瓜不懂打扮。没关系,我们先为你添新衣服,再去订做袍子。我也需要去取魔药材料。”

他惊讶,但还是穿上了她带给他的派克大衣——深红色的——拉上兜帽,手塞进了口袋里。外头是狂风和暴雪,他们一头扎了进去。

穿过破釜酒吧,来到伦敦街上,哈利想要说他还没把加隆换成英镑,但决定在德拉科的母亲面前抗议无效。这真奇异,哈利想着,纳西莎优雅又高傲地在人群中穿行,德拉科同样架起了那股气质,女巫在现代。她的高贵气场格格不入。哈利却是没有痕迹地融进了人群,鼻子埋进衣领取暖,肩膀缩起,在雪中跋涉。

他们坐上计程车,哈利和德拉科在后座,短短一段路却也抖得厉害,纳西莎则优雅地坐到前座。她的姿态完美无缺,同时微微烦恼,仿佛汽车的存在惹到了她。她给出地址,一路上安静地诡异,只有调低了的收音机和司机的对讲机在出声。哈利往窗外看去,街道飞逝,逐渐驶到更繁华的街区。不多时他们在邦德街停下。纳西莎打开她的手包,掏出钱包来,翻找了约有一分钟,抽出几张纸钞递给司机。他低头看着,简直绰绰有余,然后收起来找零。

他们无言地下了车,纳西莎走过铲了雪却结冰的人行道,进了拉尔夫·劳伦,德拉科毫不犹豫地跟在后头,哈利却停下,对着高大的玻璃橱窗张望,浑身难受。过了会儿,纳西莎打开门看了看他,他快步走进去。

德拉科早就懒懒地坐在了椅子上,他的外套被侍者带走了,相当自在地一脸无聊。哈利迟疑着递过他的外套,在那个女性侍者从头到尾打量他时尴尬地低下头。他差不多就是她鞋上的一粒灰。哈利好奇地四处张望,在纳西莎叫他的名字时走过去,她随意地从衣架上抽出衣服,挂在手臂上。

“你穿红色一定好看极了,哈利。也许黑色也不错,没人穿黑色不好看的。或者蓝色来配你的眼睛……一些深绿色……”她突然转身把手里的衣物放进侍者怀里,说了句‘帮我拿着,可以吗?’然后去裤子那边翻找了。她看了一些,表情不悦,直接扔下,又去看别的。不多时,那个可怜的侍者女孩儿就往试衣间送了三趟,德拉科无聊地看了本杂志。

“好了好了,哈利。去试衣服吧。”

“可我真的不——”

“好孩子,我帮你拿着眼镜,进去吧。”

“可是,纳西莎,我真的——”

“好极了,亲爱的。”

在哈利能多说一个字之前,他被推进了试衣间,窗帘拉下,面对第一堆衣服。他眯起眼看了看,脱下达利的旧T恤扔在地上,然后是牛仔裤。他先试了裤子,黑色的柔软布料,他让其挂在腰上,穿上件衬衣,扣好扣子。将下摆塞进裤子里,他拉上拉链,从地上一堆衣服里找出件毛背心套上。或许和家人一起住的时候没机会穿,哈利却是看过别人怎么穿的。

拉开窗帘,哈利走出来,从纳西莎手里接过眼镜戴上。她立在那儿,骄傲地握起双手看着他。哈利的心在雀跃,他意识到自己在笑,为她的认可而欣喜。德拉科从他的杂志上抬头,眼睛张大了,惊讶地挑起眉毛,站起来,脸上笑容大大的。

“呜哇,你很会收拾自己嘛。”

哈利羞怯地微笑,走到镜子前好好端详自己。他咽了口气,几乎认不出自己了。裤子是深灰色的,衬衣苍蓝色,毛背心是深一号的蓝,领口和下摆嵌着白线。他看上去完全不同了。他挺直脊梁,打开肩膀,感到自信。

镜中一阵影子摇摆,哈利转身,见到纳西莎打包好他穿来的衣服,递给侍者:“帮我个忙,烧掉这些,”她转向哈利,合起手掌,“我们继续吧。”

大抵两个小时后,他们结束了购物,有一千镑花到了哈利身上,少部分是德拉科的。趁没人注意,纳西莎将他们的购物袋用魔咒转移了,他们又回到了街上。哈利挺胸抬头,穿着一条漂亮的白色长裤,衬衣外套了件V领黑线衫。现在只剩鞋子了。他们正往那儿去呢。

他们没留太久,哈利得了双皮鞋,一双运动鞋,还有双皮靴。德拉科有两双靴子,而纳西莎买给自己三双高跟鞋。

而后他们叫了辆计程车,回到了破釜酒吧。纳西莎的魔杖在石砖墙上点了点,他们就进到了对角巷。那些砖块儿刚在身后合起,哈利就脱下了兜帽,这很难解释,但比起麻瓜,还是呆在巫师间更让他安心。并不是说……只是这样他不用遮遮掩掩了。

他们先去了古灵阁,纳西莎把英镑换回了加隆,然后和德拉科在大厅里等着哈利去自己的保险库。他拿了适当的数目,回到大厅。他们出门后约定好了半个钟头后在丽痕书店前碰头。纳西莎去了魔药铺,哈利跟德拉科则四处逛荡。

男孩儿们进了一家每年这时定期开放的礼物,对视一眼,分头行动。哈利在冬季饰品区转悠。潘西是他第一个有机会熟识的女孩儿,他发觉自己拿捏不定主意。首饰的话每人审美不同,据他所见,他不想花大笔加隆和时间买个她讨厌的东西。衣服似乎是合适的,但他不知道她的尺码。所以围巾之类的就好了——友好又实用。

他在各式围巾中翻刨,对着颜色太鲜艳的扮鬼脸。要是他挑了条热粉色的,她准能拿来勒死他。最终,他找到条漂亮的冷银色围巾,深绿和漆黑的漩涡在上头蛇一样盘踞。布料厚实保暖,看上去做工很好。她应该会喜欢的,和校服也很搭。他从衣架上取下来,去挑下一样,却犹豫了。潘西习惯了大排场——他乱蓬蓬的小围巾看上去就可怜。也许再配上枚胸针?

原路返回,哈利扫视货架,看有什么合适的。他瞧见了顶帽子,有毛绒绒的耳罩和毛球的那种。想象中带着这顶蠢帽子的潘西几乎让哈利笑出声,他拿了,和围巾放到一起。不说别的,至少她嘲笑他的时候会很满意。然后他就能顺理成章地问她想要什么了。

对自己很满意,哈利往店里头去。他路过糖果展示柜,拿了一盒,觉得罗恩应该会喜欢。毕竟能吃的。这一片大多是装饰品,哈利漫不经心地穿过去,不认为能找到什么有用的。

余光里有东西亮闪闪的,哈利转身,然后定住了。面前的货架上有只精致的沙漏,黑木封在光洁的玻璃上,沙子是黑和深灰色的,一条银色的金属巨龙缠绕其上,张牙舞爪,眼直盯着哈利。

就是那条龙了,哈利抓起沙漏。那金属的野兽爬上他的手,让他轻颤了颤。比想象中的冰冷。放进购物袋里,他往店前头走,有那么一点点更期待圣诞到来了。

很确定他会比德拉科先挑完——那个男孩挑剔地不像话,哈利怀疑挑礼物会是个例外——他就在各个展示柜前瞎转悠。其中有一个抓住了他的注意。上头摆满了精致的镜子,和他姨妈放在浴室里的小镜子一个类型。他拿起一面来,用其观察自己身后的其它顾客。他发现有一面镜子里自己的倒映是反着的。眨眨眼,他开始找标牌。

双面镜!上面写着。令通话天涯咫尺!哈利缓缓拉开一个微笑,特意挑了一对外形大气的。他确定马尔福先生和太——呃,和纳西莎会很想在德拉科上学时也能联系上的。而且要是能让德拉科不那么频繁地抱怨离家太远,就更值了。

全弄完了,哈利往前台走,目光找寻着德拉科。无果,他拿出挑好的东西,给店员要结账。当德拉科不紧不慢地悠悠出现时,哈利早十分钟前就准备好了。

德拉科见到他就停住了,气愤地示意他转过身去。哈利翻了个白眼,德拉科盯着他。叹气,他耸肩,转身,看着窗外的对角巷。他见纳西莎从魔药铺里出来,优雅又从容,即使是身后飘着一袋又一袋恶心的药材。

他被街上来往的男女巫引走了注意力,于是德拉科出现在他视线时着实是一惊。哈利毫无形象地高声怪叫,几乎让袋子掉到地上,然后瞪着那个捂嘴笑的金发男孩。

纳西莎及时出现避免了哈利踩上他的脚,就德拉科的表情来看,这都是他计划好的。

“好了吗男孩们?”她问,挑起一边眉。他们点头,纳西莎领着人去了幻影移行区。出乎意料地小小的咔啪一声后,他们站在了马尔福庄园的大门前。

哈利双脚打颤,觉得不太舒服,手摸了摸自己确保每了零件都在。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小声呻吟,跟着另两人进来庄园前厅。他确定这里头能装下三四个达斯里家。如果算上地基能更多。

啪嗒一声,一只大眼矮身,长手垂耳的生物让哈利一惊。那东西礼貌地鞠身,自称多比,马尔福家的家养小精灵。哈利纠结,一边想戳戳看是不是个幻影,一边有点反胃有点惊恐地不想靠近。多比却只是接过他们的外套,啪嗒一声又消失了。

“好了,你为什么不带着哈利看看客房呢?”

德拉科点头,轻轻拽了拽哈利的胳膊,从地上提起他那一包礼物。哈利提着自己的袋子,跟在他后头。他的眼睛在墙上的挂画和图片上飘忽。

“小心这里有——”

“嗷呜!”

“——假台阶。”

哈利瞪着德拉科,揉着自己的小腿,拔出脚:“提前说明我会感激不尽。”

德拉科耸肩,接着上楼,哈利快快跟上。他们到了三楼,在‘几间多余的客厅,图书馆和父亲的书房’上头。德拉科穿过弯弯曲曲的长廊,停在扇门前。他敲了两下,然后转动把手,先拉再推。门转开,哈利跟在德拉科后头进去。

这房间,从黑木门上闪亮亮的海报来看是德拉科的,跟哈利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不是深色或者黑色,而是舒服的棕红,比铁锈色浅一点。墙和地板的交接处镶边是灰褐色,天花板上的压条则是蛋壳白。看上去舒适自在,让人放松,几乎不像德拉科的风格。

墙上贴了一排排海报,好几张上是同一组人。外表上看,应该是个乐队,哈利走到离得最近的海报跟前,打量上头的一个男人,摊在沙发上挠鼻子。组合名——古怪姐妹——在他们头顶发光。哈利觉得挺奇怪的。他们都是男人,所以名字有点可笑。

床上头贴了张魁地奇的海报,一名找球手在骑在扫帚上上升。哈利去看队名,最底部有个小小的黑色的瓦斯特拉秃鹫队。

“他们是哪里的?”

“保加利亚。很认真,场场全力以赴。不像泥水池联队,相信骑士精神到输比赛。”

“我从来没看过职业魁地奇赛。”

“我们什么时候该去看看。好啦,现在带你去客房。”

哈利跟着德拉科去了客房。色调是冷灰色,镶边是生硬的黑。装点着几样雅致的现代家具,一面高大的椭圆形立镜在角落,几幅风景画在墙上。哈利浅浅笑了,这房间太大了,全是他一个人的。床看上去很软,软到能陷进去,在挥手邀请他。他得强行压下扔掉手里的东西大叫一声扑上去的冲动。

“好了……我走了,你慢慢来。”德拉科笑笑,点头然后留他独处。

哈利看了门很长时间,然后扔掉手里的东西大笑一声扑到床上,在倒下来的抱枕里游泳。翻了个身,哈利对着天花板咧嘴笑。

他能习惯这个的。

***

第二天,哈利早早就醒了,还是按照在学校里的作息。他半是想翻个身再睡过去,半是大清早兴奋地不想睡。

精神到睡不着,哈利掀开被子看了看表。早上八点。周末时德拉科从不在十点前起床,现在也应该一样。呆在房间里感觉有点无聊,但要是在房子里游荡又有点冒犯的感觉。他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也许四处乱转被看作极为无礼。

所以他翻出昨天的战利品,满心满意。圣诞购物对他来说很新鲜,找到这么多合适的礼物让他有了更多希望。不关他的亲戚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也许未来哈利可以过得好好的。

看到自己买的礼物包装纸——绿底银铃,要是凑到跟前细听,还有悦耳的铃声——他抓过来卷开。这又是一件哈利从没做过的事儿。佩妮姨妈不敢让他接近达利的礼物堆,即使这意味着她要自己包装。但是,他看她的动作学到了大体是怎样个流程。拿了些胶带和剪刀,哈利迫不及待地上了手。

九点过一会让,德拉科敲了两下然后推门而入。他看到哈利坐在纸屑里,有的甚至混进了他头发。那男孩奇迹般地全身无处不是胶带,包括脸和眼镜。虽然如此,他咧嘴笑得开过了头,包完了条围巾和顶帽子。德拉科好奇地看了看,就哈利只是惊讶地对他眨眼来看,那些不给自己的。其它几样东西摊在床上,全都惊讶地包装地好好的,毕竟房间里真是一团乱。其中在一个奇怪地动作,德拉科想着那是什么东西。

“早。”哈利高兴地致意,小小挥手,手背上黏着的纸片随着这动作飘飘悠悠落到地上。德拉科面无表情地看着它飘,眼睛盯到哈利脸上。

“梅林在上你在干吗?”

哈利眨眼。

“包圣诞礼物。”他咕哝说,语气在说德拉科真是神经质。

翻了个白眼,德拉科在他朋友面前挑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我知道。但为什么是你在做?交给家养小精灵就行。”

他不解地歪头:“交给什么就行?”

压下毫无形象地扶额的冲动,德拉科摇头。

“就好像你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他说道。哈利翻了他的白眼,“他们像是佣人。干些做饭打扫的杂活。还有包圣诞礼物。”

哈利看上去一点都没被解惑:“为什么我要让他们做?我想包礼物。”

“所以你的房间不会变成一团?”德拉科干巴巴地说,哈利羞怯地看了看四周。

捡了捡纸屑——虽然反而让他头发里的掉到了地上——哈利说:“我可以打扫干净的……”

他被一大声嘲笑搞起了头:“你真是一点都不听啊?家养小精灵打扫卫生。他们会解决的。”男孩站起来,向哈利伸手,他接住,“带你早饭前参观一下。但是我们不能迟到。父亲会生气的。”

德拉科拉起哈利,出了房间,无视了对方蹙眉回头看了看那一团糟。

男孩儿们在上面几层瞎转。德拉科因为能和别人分享他爱的家,兴奋得闲不住,大概就是他一反常态起这么早的原因了。哈利被马尔福家里各类有趣的房间迷住了。有一间里头放着很早以前中世纪的挂毯和物件,施了咒看起来像新的一样;有一间简直是座室内花园,非常像哈利上小学时郊游去的那家植物园。里头甚至有看上去很舒适的长凳供人休息和观赏。灌木和花朵间有梦幻的光点浮动闪现。

最震撼的恐怕是图书馆了。德拉科,知道哈利的软肋,先带他去了魁地奇历史和战术区,再是魔药区。哈利兴奋地摸过书名,从跟教授的辅导课里认出了几个熟悉的作者。对着本磨损厉害的书顿了顿,他睁大了眼把书抽出来,轻柔却满心期待地翻看:“《迷情剂的改良》!就看斯内普教授提起这本的语气,他不择手段也要读到。”

“并没有那个必要,考虑到他已经读过,”卢修斯·马尔福说,两个男孩转身见到他从门外进来,“正是这一本,事实上,”他的视线在哈利和那本书之间来回,似是不确定要不要让他借阅,然后被他小心翼翼的珍视样子说服了,“早餐很快就要开始了,孩子们。小心别迟到,”他转身离去。

哈利看向德拉科,他挺直了身子。

“母亲与父亲意识到遵规守矩的重要性,即便是在家中,”在哈利的死鱼眼下,那副面具掉下来,德拉科耸肩,咧嘴笑,“总之是据他们说。该走了。要我我会把书留在这儿。在饭桌上会弄脏的。”

哈利点头,放回书架上,然后跟着马尔福先生快步去餐厅。

落座前两人洗了手,然后坐到张大大的桌子上,但他们都集中在一端。纳西莎从只精致的杯子中啜饮,闻上去是浓咖啡而不是茶。她装束随意,穿着的睡袍能让佩妮姨妈的礼拜服感到羞耻。她的头发梳起,在头顶用夹子卷发夹和发网固定。哈利觉得肯定有用在头发上的咒语,也确定纳西莎喜欢自己动手打扮梳妆。

卢修斯坐在主位上,右边是纳西莎,左边是德拉科和哈利挨着。不像他的妻子,卢修斯穿着贴身妥当的西装,扣子闪闪发亮,长头发用根简单的黑绸缎束在脑后。他看上去像过去走出来的上层绅士,贵气又不寻常。一对奇异的家乡小精灵出现,将早餐递给相应的人。哈利感激地笑了笑,接过放到自己面前。

每个人的盘子里都大不相同。德拉科的盘子里是黑糖布丁,两面煎半熟蛋(自从克拉克不小心给了他两面煎半生蛋,哈利就了解到德拉科只吃半熟的),番茄和吐司。纳西莎有班尼迪克蛋,熏三文鱼和土豆。卢修斯的最简单,烤半面吐司,新鲜水果和麦片,加上杯热气腾腾的浓咖啡。哈利盘子里是热蛋糕,淋着草莓和浓糖浆。他们是怎么知道他最爱的早餐的,不得而知,但还有橙汁和格雷伯爵茶,完美的搭配。

“您今天得去魔法部吗?”

卢修斯轻轻摇头,往麦片里掺了些水果:“圣芒戈。”

德拉科点头,挖了块布丁,喝了口锡兰红茶。他挪了挪,身上不是常穿的袍子,而是条牛仔裤和宽松T恤。他看上去比平时年轻太多,就是头发也乱糟糟的。这样很好看。

早餐大抵在沉默中进行,偶有关于学校或假期打算的对话。纳西莎提起装点圣诞树。哈利喜欢这主意,默默附和,他在小学时总爱装饰圣诞树。有一年他甚至放了最顶上的星星。之后卢修斯在前厅幻影移行,德拉科拉着他上楼要带他看点东西。

“我觉得你会觉得这很赞,快来。”


*TBC*

评论(7)
热度(103)

2017-07-12

103